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八章:三个人,只能活两个

    “什么?!”陈父一脸的震惊,就这样看着白愿倒在血泊当中,地上的鲜血都已经干涸的变得漆黑了起来,让人有些想要作呕,可以看的出来他伤的一定是不轻的,再想一下他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才会受了伤,心里的愧疚又是多了几分。

    他们家跟沈家一直都是世交,如果让沈毅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只怕是以后都没有脸面面对他了。

    “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这人你们还要不要了。”见他们不停的在这议论着,给他们开门进来的人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要,当然要!”他几乎没有一丁点的迟疑,立刻就开了口。

    “上头说了,跟你们的交易是两个人,多出来的这一个给我们自行解决,你们挑两个带走吧。”

    “你说什么!他们可是三个人啊!”陈母只觉得身体一下子没了力气一样,差点就一下子给坐在了地面上。

    “他本来就是无辜的,是硬生生让你们一并牵扯进来的,你们不能这么做。”陈父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是提出了这样的抉择给他们。

    这怎么可能让他挑的了,两个是他的亲生儿子,一个是逝去的挚友的儿子甚至还给自己的儿子挡了一枪现在几乎都是奄奄一息了,再耽搁下去只怕是命都会没了,这让他怎么可能选的出来两个?

    “要是不选,那可就是三个都没有了。”说完,他手中的抢已经上了膛,就差按下扣板。

    陈母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求求你们不要这么残忍,就放过他们三个吧,你们都还想要什么,我们夫妻俩都答应你们。”

    “我们老大已经要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足够了,从来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再加上你们做的孽实在是太多了,这下好了,正好让你们也知道知道什么是痛苦,劝你们可要想好了,地上这人可是快要死了,要不要其实都无所谓的,就这样放心的带着你们儿子走不就好了。”他似乎还说的慷慨大义一样。

    “不可以!”不等陈父陈母开口,陈少华是最先跳出来反驳的,“他还没有死,还可以救的了。”

    “那这就有意思了,那就是你想代替他去死?”拿着枪的人觉得他说的话很是搞笑,“亦或者是让你这兄弟替他去死?还真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挑的。”

    “我不答应!”他几乎是咬碎了一口的银牙,“白愿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兄弟,但是跟哥一样对我很好,甚至还为了救我们现在几乎快要死了,要是我们这么放弃他的话,真的太不是人了。”

    陈父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但是现如今这些匪徒根本不是为了钱啊,也不为利益所诱惑,是铁了心的只给他们两个人,要怎么才能够全部人平安无事的离开。

    陈子华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虽然白愿确实是救了他,但是……

    如果真的选两个人的话,他自然是希望可以保全自己跟陈少华就足够了,毕竟他们才是亲生兄弟啊,况且也不一定白愿从这里出去之后还能不能够救得活,难不成自己的父母还能够为了他而放弃他们兄弟俩吗?

    可以说他自私忘恩负义,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只能够怪他自己倒霉了,现在父母都还在犹豫,或许不过是为了念及着故情罢了,等会就会想通了。

    陈子华不断的在心里头给着自己安慰,也同时坚信着。

    “到底要怎么样,你们才肯放了三个人。”陈父在这个时候都不顾及太多,直接的就是跪在了地上,让他怎么可能忍心将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给丢下,况且他从小就跟白愿的母亲交好,现在他母亲走了,他怎么可能会狠得下心在这个时候将他给丢下来,两个儿子也同样是他的心头肉,不管是丢了哪一个他都必然不会好受的。

    “我没有收到这样的指示,快挑吧,就两个人,要说就只能够说你们倒霉罢了,我的耐性可都被磨没了啊。”

    “爸妈,你们就带着大哥跟白愿走吧。”陈少华也不知道自己是突然哪里跑出来的勇气,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是医生,让一个病人活着是我的指责,不管是论朋友还是指责道德。”

    看着他的脸上似乎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如果让白愿死了的话,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你疯了吗?”陈子华似乎是不敢相信他说出这样的话以及决定,“难道爸妈就会舍得留你下来送死吗?”

    “没事,我死了,总比白愿死的好。”他强硬的扯出了一抹笑意,故作轻松的模样,“白愿又能干,又聪明,是个人才死了可惜,我反正除了动动手术刀以外就什么都不会了,大哥你的医术天赋也比我高得多,所以你们走吧。”

    “说什么糊涂话,妈怎么可能舍得让你留下?”陈母拼命的摇着头,眼底满满的不舍。

    “那怎么办!三个人怎么可能选的出来两个人!”陈少华的情绪也开始有一些崩坏了的模样,怒吼了一声。

    陈子华的拳头一直在身后捏紧着,看着他们一个个犹豫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要为一个外人在这里犹豫这么的久,他们才是真正的亲人啊。

    “嘀嘀嘀……”是那个匪徒来了个电话,他一手拿着枪一手接着电话,嘟囔了十几秒左右就挂断了。

    “时间到了,要是在选不出来的话,你们就都别想离开这里了。”他那漆黑的枪管抵在陈少华的脑门上,不由的让他划下一抹冷汗。

    “爸妈!”陈少华用着最后恳切的眼神,似乎是让他们将自己给抛下的好。

    陈父突然捏紧了拳头从跪着的地面上踉跄的站了起来,一脸的凝重仿佛是做好了什么准备。

    “老公,你想干什么?”陈母察觉到了不对劲,摇了摇头。

    他的手心冒出了不少的汗,视线猝不及防的盯在了陈子华的身上,悠悠的开口,“子华,你是哥哥。”

    “什么?”陈子华浑身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其中的意思。

    “相信你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弟弟去死,是吗?”陈父越是这么说着,越是觉得喉咙跟堵住了一样,说句话都仿佛在用着所有的力气。

    “呵,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冷不丁的笑了一声,依然是带着不解,可是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警,“爸我跟少华才是你的亲儿子,我们才是血浓于水的家人!”

    “我知道,我都知道!”陈父自问这辈子没有哭过几次,但是这一次他却是真的哭了出来,见状陈母仿佛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狠下心的别过脸不断的擦拭着脸上那止不住的眼泪。

    “你沈阿姨从小跟我还有你妈妈是挚友,她临死之前摆脱过我们要好好帮她照顾白愿,如果白愿出事的话,以后爸妈死了,也没有脸面去面对你沈阿姨。”

    “爸,你不要犯傻,我是你的亲儿子!”陈子华如果在这个时候还挺不明白他的意思的话,那可真的就是个傻子了。

    “爸,你把白愿跟大哥带走吧,我那么没有用,不值得!”陈少华拼命的喊着。

    陈父似乎是真的做了决定,将他们的话自动的过滤了犹如听不见一样,“如果白愿死了的话,那么沈家就算是断了后,我不希望他们家会落下一个万劫不复的场面,你可以理解爸的是吗?”

    “不,不要!”陈子华不敢相信,瞳孔里头所装着的都是不敢置信以及震惊,嘴里仍然是在重复着那句话,“我是你的亲儿子。”

    见陈父不为所动,他转移到了陈母的身上,“妈!你说句话啊!难道你也不要我了?!”

    “子华,对不起。”陈母没有回过头,而是背对着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回了他一句。

    不敢相信,自己的父母竟然打算为了一个外人要自己去送死,“疯了,你们都疯了吗!?我才是你们的儿子啊,他是个外人,他流了那么久的血,救出去的话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活……”

    “闭嘴!阿愿是为了救你的,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陈父指责了他一声。

    陈子华突然地就大笑了一声,“哈哈哈,你们真的疯了,都疯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选择的人是自己,论外人,应该抛下白愿,论兄弟之间,他远远不知道要比陈少华出色多少倍,哪怕是医术方面也好,他的天赋都比陈少华多多少,但是他们在这其中,却选了一个陈少华。

    不甘,怨恨,愤怒充斥着整个胸腔。

    “哥说的没错,他是你们的亲儿子,爸妈,我跟大哥相比没用的多,不要再想了。”陈少华怎么可能忍心看着自己两个那么重要的人去送死呢。

    “不要再说了!”陈父害怕再这么拖下去的话,他必然会后悔。

    他的眼睛郑重的盯着陈子华看了一眼,带着浓浓的愧疚之心,“子华,对不起,是爸爸亏欠了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