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九章:跟我回安城,我照顾你

    “不要,爸,我不想死。”他还那么的年轻,他在医学上还有一番的造化,怎么可以止步于此?

    “你把他们两个放了,至于这个……”陈父一脸的痛苦,“你们看着办吧。”

    那个人似乎是对于陈父做做出来的决定异常的惊讶,“没想到为了一个将死之人,自己的亲儿子都可以不要,我算是长见识了。”

    “爸!求求你不要。”他并非生性软弱,但是对于被抛弃的这一点,他怎么都不敢相信。

    “是爸爸对不起你。”陈父哽咽着声音说道。

    陈母几乎在陈父的怀中哭的晕厥了过去,陈少华还想说什么,确实后背被枪用力的敲击了一下,眼前一黑的躺了下去。

    “子华,你会理解爸妈的对吧。”真的原谅他们不可以将他平安无事的带走,放弃白愿,他们是真的没有办法做到,他不可以让沈家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哈哈哈哈!”陈子华像是得了失心疯的一样,仰起头用力的大笑着。

    看着他们那丝毫没有打算回过头的模样,心就像是掉进了十二月里头的冰窖一样,冰冷的几乎不能够呼吸。

    他发誓,如果有机会活着,他必然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他是真的恨白愿,恨他明明不过是一个外人,却可以让自己的亲弟弟,亲生父母对他如此的执着,甚至于可以将他舍弃。

    他不是物品,他是人啊,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身为亲生父母的他们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将血淋淋的白愿以及昏迷了的陈少华塞入车厢内,陈父跟陈母倒是也没有人为难他们,还真的让他们轻而易举的就离开了这个仓库里头。

    “砰,砰砰砰!”几声枪响划破了天际,似乎是在向他们昭告着陈子华的死亡。

    陈父用力的捏着方向盘,眼泪几乎都快要模糊了眼前的视线,“不要哭了!”

    后来白愿被送进了抢救室,但是也幸亏抢救的及时,捡回了一条命。

    “所以,你才会一直说你欠下他的一条命?”顾挽澜吃惊的咽了一口口水,不敢相信曾经的他们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对,叔叔阿姨不应该为了我放弃了子华的,如果我当时没有昏迷的话,我不会让他们那么做的。”他当初怎么也没有想到死里逃生过后听到的就关于陈子华也许可能死亡了的消息。

    “虽然当时我们都去找过了那个地方,可是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或许就在自欺欺人吧,我们一直都说他不过是失踪罢了,对外也是这么说的。”说完,他的眼底黯淡了几分。

    顾挽澜动了一下手,将他给牵了过去,“不怪你啊,你但是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可是如果不是我在的话,他们也不会放弃子华,被自己的亲生父母往死路上推,可以知道他有多恨了,这么多年叔叔阿姨都活在自责当中,我知道他们肯定也是很痛苦的。”他长叹了一声,声音里充满着无奈。

    “都不怪你,你何必自己揽上身,更何况你还是为了救子华才会受伤昏迷啊。”顾挽澜并没有觉得他错了,“你不欠他什么。”

    “我骗不了我自己,欠了就是欠了,他对我怎么样无所谓,但是我只希望你们好好的,不要牵连进来。”

    顾挽澜侧躺在他的臂弯里头,哀叹了一声,“但是陈子华很奇怪。”

    “嗯?”白愿有些不解她的这句话。

    “陈子华好像认识我,对我也很熟悉,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我有见过他。”并且白愿说过了,他们全都是在巴黎长大的,她没有去过巴黎,怎么会认识陈子华呢。

    白愿也是心生好奇,“他怎么会认识你,这不可能啊。”

    “是吧,可是他也不说是怎么认识我的,但是如果不认识,他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劲让我留在他身边,甚至于我是你的人都可以接受,我觉得这并不是为了报复你的做法。”

    她可以感受得到陈子华同样不希望自己牵扯进他们之间的恩怨里面的,除了有时候的做法有些过激之外,他也没有一点的对自己不好,要是真想报复白愿的话,肯定早就对她施.虐了,让白愿痛不欲生,不会对她这么好的。

    “别想了,万一哪天就想起来了。”白愿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现在你知道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了,满意了吗?”

    顾挽澜抿了抿唇,“我不管,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总是用你那样的想法来判断自己该做些什么,你真的不欠他什么,你当时是昏迷了的,做出决定的人也不是你,根本就怪不得你,所以如果他真的要伤害你的话,你一定要反击,你不是说你不希望我出事吗?同样的,我也不可能会希望你有事,一丁点也不。”

    听着她这么说,白愿的心里很是安慰,“好,我会保护好自己,也会保护好你们的。”

    此时抱着她的手已经从后背探进了薄薄的睡衣里头,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顾挽澜知道,这肯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了。

    翌日起来的时候她感觉浑身的骨头就跟散架了一样,酸疼的很,哪怕是伸个懒腰都说不出的疼。

    “昨晚太没节制了?”白愿见状,自言自语了一声,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看的顾挽澜是咬的牙齿直发痒,“还不都是你害的。”

    “以后我多注意。”白愿干笑了两声,但还是很细心的给她揉起了腰来。

    顾挽澜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你昨晚不是还说一次就可以了吗?到后面呢。”

    她几乎是一整晚都没有睡,哪里只是一次啊,他分明就是争着眼睛说瞎话。

    白愿将薄唇凑到了她的耳根出,呼了一口气,“是你自己太诱人的。”

    “老流氓。”顾挽澜面上一红,背过身去掩饰着脸上的燥热。

    白愿给顾挽澜揉了好一会儿的腰后这才从床上爬起来的,这两天保姆也跟伊人熟悉了,倒是也没那么的闹腾了。

    顾挽澜也不敢轻易的判断,谁才是她跟白愿的孩子,但是对于他们,自己都是付出了感情的,如果这其中有一个不是她孩子的话,那么她是真的会有些难受,也有不舍。

    本来安排着尽早的回安城的,可是偏偏陈少华一天都没看见踪影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少华不会出事吧?”她突然的想到那天陈少华确实是有心事的,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现在又一天都找不到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怎么样了。

    陈少华第二天一大早的就去了尹家,找他要了当天他所请来的服务生所有资料,似乎是想要将林思染的资料以及联系方式找出来一样。

    最后得知她是在一家西餐厅里面上班的,已经按耐不住的朝着餐厅所在的地方而去。

    果然,他刚进餐厅没一会儿,就看见了她正端着饮料过去给某一张桌子上,他立刻疾步的走了过去,狠狠攥住了她的手腕就要往外走去。

    林思染紧蹙着眉头,用力的将他的手给甩开了,“这位客人你干什么!”

    但是等看清楚眼前所站着的人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抹厌恶,“你怎么会来这里,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你们这的经理就是这么教你对待客人的吗?”但是他也没有伸手过去了,也深知自己刚刚确实是太过于用力了。

    “不好意思,能这么粗鲁的跟一个服务生拉拉扯扯的我不认为你是什么客人。”她说完又是转过身要走。

    陈少华脾气也是倔,二话不说的就把她给拦住了,“别干了。”

    “你疯了吧?我不干活怎么赚钱,你以为跟你这样的纨绔子弟一样,家里有背景有钱。”她的言辞里充满了讥讽的意味。

    说真的,陈少华一向都是不喜欢听到这些话,“我是想清楚了才找你。”

    林思染浑身一僵,也干脆不说话了,似乎是在等着他先开口一样。

    “你不是让我负责吗?我想过了……”陈少华挠了挠后脑勺,久久的才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不是你们有钱人玩弄的对象。”她似乎是不相信一样。

    “我说真的,你跟我回安城,我照顾你。”做出这个决定他是真的很艰难,他不是上过一次就会出现感情的人。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糊里糊涂的上了一个处、女,况且对方还是个好女孩,如果因为自己而将来被她的男朋友或者丈夫所嫌弃的话,那么他就是个天大的罪人了,所以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了。

    “安城?”她恍惚的眨了眨眼,那个曾经给了她无数痛苦的地方。

    “没错,我是安城的人,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陈少华。”说起来,他还没有正式的说起过自己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跟别人自我介绍。

    “陈少华。”她呢喃了一声这个名字,“我可以,相信你吗?”

    “你的父母呢,我想当面跟他们见一下。”陈少华虽然不知道跟一个女孩子交往是一种什么体验,毕竟他一直都是喜欢一夜的露水情缘,但是也是知道的起码家长是要见一下。

    “我爸妈都死了。”她的脸色骤变,阴沉的可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