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两百章:让这个狐狸精滚出去!

    陈少华听了之后身体微微愣了一下,很快的带着一脸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这也不是什么好隐瞒的事情。”还记得当初在安城这还是被不少的人知道了的。

    “那就更好了,你就直接跟我回安城吧,x市恐怕没有你留念的东西了,有朋友吗?或者其他的亲戚。”

    听着她父母双亡的事情,心里对她的心疼又是多了几分,更加升起了对她的疼惜之情。

    “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她的眉头拧的很紧,似乎是对于他刚刚的那句更好了的话而表示着微微的不满。

    没有察觉到这件事情的陈少华还在不停的追问着其余的事情,最后下定这决心,“我爸妈应该会跟喜欢你的。”

    毕竟他们都一直希望陈少华可以安安分分的找一个女朋友,这一次给他们带回去的话,他们肯定是很高兴的。

    “是吗?他们会嫌弃我是个孤儿,无依无靠吗?又或者会不会觉得我是为了你的钱……”她在举例出自己所有担忧的事情。

    陈少华为了让她可以放下心,“不会,我爸妈不是那样的人。”

    “哦。”她的回应有些不冷不淡,弄的陈少华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跟你去找你们经理辞职吧,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你工资也大可不要了,我这两天就要回去了。”

    “你是认真的吗?”林思染的声音里似乎还带着怀疑的成分。

    “那是当然,我从来不会骗人。”他语重心长的看着林思染,“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她并没有很快的答应,而是平心的思考了好一会儿,“好。”

    当他将林思染带回酒店给白愿他们看见的时候,顾挽澜不由的吃了一惊,“少华,你这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吧?”

    莫名其妙的他就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说要一起带回安城,这是什么事情,难不成天上掉冰雹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要不然陈少华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们不都结婚生了孩子吗?我大概也该考虑一下这件事情了。”他说的十足的有道理的模样,还自我的点了一下头,跟他们介绍着,“她叫林思染,你们看着叫就好。”

    “你好,我是顾挽澜。”顾挽澜有些尴尬,又有些不敢相信的将手给伸了出去,示着好。

    林思染对于他们都不熟悉,但还是故作友好的点了一下头。

    “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白愿审视的眼神在林思染的身上不断停留着。

    陈少华摸了摸后脑勺,最后也不得已的承认,“在尹轩家。”

    但是多余的事情他并没有说出来,怕会让林思染感到不适。

    “林小姐,请问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白愿只觉得她的脸有些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有些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或许是我长的大众脸吧。”她抿了抿唇,浅笑了一下。

    “得了,你不准欺负她。”陈少华怎么也不让白愿问下去了,“决定好哪天回安城了吗?”

    “明天。”白愿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可见是已经早就决定好的了。

    他明白的点了一下头,“好,那我这就去定票。”

    说完还让林思染在酒店等一下,很快就回来。

    顾挽澜看着有些怯生的林思染,不禁将她拉到了身旁,“思染,看来少华一定是很喜欢你,要不然也不会说带你回安城的。”

    “是吗?”她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明觉厉的冰冷,“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但是你直接就这样走的话,合适吗?你家里人怎么说?”顾挽澜问出了跟陈少华一样的问题。

    让她的脸色同样的又阴沉了几分,解释着,“家里人都死了,亲戚朋友也早就疏远我了,所以只剩下我一个。”

    “啊,对不起。”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儿竟然是有着这样的经历。

    “没事,少华对我不过是想要负责罢了,他对我没有感情。”林思染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却不由的让顾挽澜察觉到一抹荒凉,她不了解林思染跟陈少华之间的事情,不敢多问,生怕问错了话,到了最后也不敢随便的乱说话了。

    然而白愿那狐疑的视线依然没有停止过,总觉得这个女人很熟悉,可是在哪里见过,或者听过她的名字,是真的想不起来。

    可是就是很奇怪这个时候突然陈少华说要对一个女人负责,由此可见这一点都不简单。

    要知道他跟多少的女人发生过关系,但从来都没有对这些事情抱过念想,这一次……

    没有一会儿,陈少华就过来将林思染给带走了,并且跟他们说明了第二天机票的时间,让他们好准备准备。

    “白愿,你怎么了?”顾挽澜看着他的模样,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声。

    他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我想的多了。”

    “是吧,你估计跟我一样意外,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少华,说找了一个女朋友就找了,还有了结婚的打算,真是不可思议。”她自言自语了一声。

    第二天,一行人就踏上了回归安城的飞机上,犹豫是包下前边的头等舱,所以并没有受到不该受到的打扰,苏茉莉坐在一旁一直都在看着两个孩子,眼底散发出来的都是独属于母亲的关怀。

    “要抱一下吗?”顾挽澜像是感受到了这股热辣的眼神一样,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苏茉莉有些别扭,可还是点了点头,抱过了一旁的伊人,这还是她第一次抱孩子,感觉跟她想象中的不同,原本以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孩子远比她想象中的都要柔软,生怕自己用的力气太大,会让伊人有任何的不适。

    看着她抱着孩子别扭的动作,顾挽澜轻笑了一声,矫正着,“不是这样,你看我,手要放在这里,你这样的话,孩子肯定不会好受的。”

    “是吗?”听到孩子会不好受,她立刻就照着顾挽澜所说的方式抱着,果然轻松的多了,好像孩子脸上的神情也放开了不少,不由的心里都变得暖暖的。

    “嫂子,你都快要变成照顾孩子的小能手了。”陈少华看着不禁开了一句玩笑。

    顾挽澜轻佻了一下眉毛,将视线转移到了林思染的身上,“是吗?我看你也快了。”

    林思染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抹红晕,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但并没有开口说话。

    “你看你脸皮厚成天乱说话,我家思染脸皮薄,你们都别开她的玩笑话了。”陈少华立刻开启了护妻模式。

    厉盛淡眸撇了林思染一眼,“也不知道你哪里骗来的小姑娘跟你回安城。”

    “什么骗,我这是正儿八经的带回去的好吧。”被他们几个人一块埋汰着,陈少华说不出的憋屈,只好想要从林思染的身上寻求着安感了。

    偏偏林思染似乎是怕生,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对于他们所有人所说的话,都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置之不理。

    加上她对于陈少华也并不熟悉,话自然是更少了,能不说的时候都是尽量不说的。

    但是没有人发现,他们都在讨论的火热朝天的时候,林思染伸在桌子下的手不由自主的死死的揪紧了自己的裙子,似乎是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怒气,眼底迅速的闪过了一抹狠戾,但也只是一瞬间,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

    飞机着落了之后,就都各自分开了,顾挽澜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哪怕苏茉莉心里再怎么不甘心,她都还是跟着去了沈宅。

    近期住在宅子里的顾父跟顾母看到刚刚一同进门的顾挽澜的时候,几乎都震惊的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但是那湿润了的眼眶就可以足以的证明了对于她的思念,以及高兴。

    “爸妈,我回来了。”顾挽澜也跟着湿了眼眶,在怨恨着当初的自己为什么要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伤害了所有都爱着她的人。

    “老公,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澜澜吧?”顾母说着说着自己滑落下来的眼泪都早就已经模糊了视线,为了更加的看清楚眼前站着的人,她只能够拼命的擦拭着。

    “妈,是我,我对不起你们,是我不孝。”顾挽澜立刻扑到了二老的怀里,一家人几乎是哭作了一团。

    “真的是澜澜,真的是她,她还活着啊!”顾永成老泪纵.横,将母女二人都收紧了几分。

    “爸妈,这件事情以后我再跟你们解释清楚,但是她确实就是挽澜,如假包换的。”白愿看着他们几个人也不由的有些感触。

    “好,好,还活着就好。”只要能够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活着,哪怕是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了。

    不习惯这种哭哭啼啼的场合,苏茉莉别过脸询问了一声,“我的房间在哪里?”

    “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时候他们才注意到苏茉莉也在这个屋子里头,对于她当初跟白念的事情,他们可是记恨的很,脸上很快的就表示出了不满,“快让这个狐狸精滚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