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零一章:我的人,跟你何干?

    苏茉莉脸上立刻就是闪现出了一抹难色,不知所措的看着白愿。

    顾永成一脸的怒气,“你来我们家干什么!难道说你勾.搭完了白念跟他离了婚,现在觉得澜澜嫁的好,你是不是又想做什么?”

    他只以为苏茉莉是别有可图,或许会重蹈当年的覆辙一样,非得要把她给赶出去。

    “我没有。”她觉得无辜的很,可是顾永成怎么都听不进去,“你的把戏多了去了,你又装什么可怜博取澜澜跟阿愿的同情,想让他们帮你什么吗?”

    “爸,你先不要激动。”顾挽澜见他有些失控的模样,赶忙的拦截住,解释了起来,“苏茉莉是因为住下是因为情有可原,反正事情我会跟你们解释清楚的,但是白愿跟她之间没什么的,你们不要想的多了。”

    “要不是为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想要在这里住下。”她紧了紧拳头,对于他们的言辞打心底里生气。

    可是偏偏她没有办法发作,要不然真把他们给惹怒了的话,自己也不会好过。

    “什么意思?”这下顾永成是更加的误会了,“孩子,什么孩子?”

    顾母掩着嘴吃惊出声,“不会是你怀了阿愿的孩子……”

    “妈,你们都胡说些什么,我都说了他们没事的。”顾挽澜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想象真的不知道是该哭的好,还是该笑的好。

    “爸妈,苏茉莉说的孩子,是他们。”白愿指了指保姆所推着的婴儿床道。

    这个时候他们才是真正的发现到那辆婴儿车里头有着两个相似的孩子,这让他们哑口无言,“这……”

    “因为有些原因,所以苏茉莉的孩子跟我们的孩子一块弄混了,也就是说,小牧或许有可能就是苏茉莉的儿子。”白愿看着他们的神情,不紧不慢的解释着。

    顾母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噶声,嘴巴都张的大大的,几乎可以塞的下一个鸡蛋了,“怎么会这样,小牧是刚出生我就过去照顾的啊,怎么可能会不是你们的孩子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跟顾永成两个人都是一脸的茫然跟不解。

    “总之,我没有要跟白愿勾.搭的意思,希望你们都不要误会了,我跟白念的事情也是已经过去了的,我不希望再提起来。”苏茉莉长叹了一声,道。

    白愿生怕苏茉莉再待下来的话,状况会有些不可收拾,直接的就跟苏茉莉指了其中一个开着的客房道,“坚定结果出来之前你就在那间房吧。”

    苏茉莉点了点头,就算是知道了,直接的就走上了二楼,仿佛将他们所有人都置之不理一样,“砰!”一声关门声将他们隔绝在外。

    “阿愿,你说的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他们的孩子会不是亲生孩子?

    他们两个人都是听的一头雾水的,根本没有那么快转过弯来。

    “因为一些私人恩怨,所以遭到了报复,有人故意让挽澜假死骗过了我们然后偷偷的将孩子掉了包,带走了挽澜,我也是这一次无意之中到了x市才在那发现了挽澜,要不然我也会跟你们一样,都以为她是真的死了,再也看不见了。”

    说着他一脸疼惜的将顾挽澜给搂抱到了怀中,“谢天谢地。”

    他这辈子最庆幸的不是别的,而是去了x市,将被带走的顾挽澜给平安无事的夺回了自己的身边。

    “到底是谁会跟你这么大的仇!”顾永成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我的女儿,幸好没有事,爸妈痛苦了那么久也算是值得的了。”

    “爸妈,对不起,都怪我不好。”她脸上带着浓浓的愧疚,她多想坦白的告诉他们,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才会让他们这么的难过。

    但是回来之前白愿特地的跟她说好了,关于陈子华的事情半个字都不可以跟他们透露,免得他们只会更加的担心。

    所以这才没有敢说出口,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自责起来,明明他们的年纪都这么大了,自己还这么任性让他们做了一回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是真的不孝。

    “没事了没事了,回来就好,能回来就好,只要爸妈能够看到你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

    他们说的话让顾挽澜又是感动了一番要不是孩子会在这个时候哭出了声音来,只怕他们三个又得抱在一起哭好一会儿了。

    顾母将孩子给抱过轻哄着,“他们都这么可爱,不管哪一个才是你们真正的孩子,我们都会疼的。”

    “我也是这么说的,他们都一样的天真活泼,不管哪一个才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会高兴。”

    第二天顾父跟顾母就离开了老宅,虽然很想要跟顾挽澜多聊一些话,但是觉得他们有些重要的事情肯定是要谈的,也就很自觉的离开,没有打扰了。

    顾挽澜既然回来了安城,自然而然还依然活着的事情很快的就被不少人给知道了,紧接着就被当成了一个热点发布给了新闻社。

    “怎么这件事情是谁说出去的。”顾挽澜看着报道上面漫天都是关于她的事情,脸上不由的闪现出了一抹愠色。

    “他们既然爱播那就播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白愿倒是有些不以为然。

    顾挽澜抿了抿唇的点着头,“那倒也是,估计他们都以为是见到鬼了。”

    苏茉莉刚下楼就看见了他们你侬我侬的画面,难免有些尴尬,但是自从那天顾挽澜在飞机上教她怎么抱孩子更加轻松舒服的之后,她就一直很想要知道更多。

    因为她没有去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对于孩子很多事情都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要怎么照顾才好,如果是请保姆的话,她肯定是信任不过的,只想要自己亲力亲为,所以自然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多练习一些,到时候等鉴定结果出来了,也没必要这么的慌慌张张的了。

    “你醒来啊。”看到她下楼,顾挽澜也尽量的用着很和蔼的语气跟她对话。

    “嗯。”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如果不是为了可以更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恐怕她也不会想要跟顾挽澜有任何的交谈。

    顾挽澜也似乎是对于她这样的态度习以为常,倒是也不觉得怎么样,反而也是很细心的告诉着她,“孩子刚刚都喝过奶了,现在不会饿了,不过等会要是换尿布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应该要怎么做的。”

    “哦。”又是一句不冷不热的反应。

    “对了,那你要吃点东西吗?我去叫人给你准备一下吃的。”说完也没有等苏茉莉答应就已经是自作主张的去吩咐了下去。

    看着她那十足女主人的架势,说实话苏茉莉是有些嫉妒的,记得曾几何时她嫁给白念的时候,虽然他也很有钱,但是他并不喜欢请保姆,所以家里很多的家务事都是她亲力亲为,哪里有这种指挥的时候。

    再后来认识了陈子华,虽然陈子华待她极好,但是她一样是跟着佣人一块只能够有着叫少爷的份,活脱脱的自己就像个女佣,更加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所以看着的时候不禁心生艳羡。

    刚刚去张罗完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急促的门铃,顾挽澜有些好奇,见白愿坐在沙发上,也不催促他,自己就走过去开了门。

    刚刚打开的一瞬间,还没有一秒,她就立刻被门口的来人给一把揽入了怀中,禁锢的死死的,让她竟然觉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过来了一样,“放,放开!”

    听到声音不对劲,白愿也急忙的起身到了玄关处,只看见白念正一脸享受的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拥入怀中。

    只觉得怒火中烧,迅速的就疾步走过去用力的将两个人给拉扯开来,并且在白念的脸颊上就是重重的一拳砸了过来。

    对于这个拳头他有些措手不及,被打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黑着一张脸的白愿正怒气腾腾的瞪着他。

    白念抹了一下被砸破了的嘴角,只觉得有些腥甜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但脸上很快的就绽放出了一抹欣喜的笑意盯着顾挽澜看,“澜澜,你真的还活着!”

    他在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就用了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亲自确认着,当看着她的时候自己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将她给抱在了怀中,感受到她身上的那些温热的体温,这才觉得不敢置信,她是真的没有死。

    “白念,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顾挽澜反应过来之际,就是看到他一脸的激动,似乎久久都没能有办法停止下来一样。

    “对了你的腿,没事了吗?”他就像是听不到顾挽澜的问话一样,一个劲的问着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听到白念的这个名字,苏茉莉不禁也将实现朝着玄关处撇了过去,然而那个笔直站在门前的人,正是白念,她忽然的有一种一眼万年的感觉,仿佛他们已经过了几十年都没见过面了一样,身子竟然一时僵硬的做不出半点动作来。

    “白念,我的人死没死,跟你有什么关系?”白愿将顾挽澜抱在怀中宣告着自己的所有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