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零三章:没有我,你能怀孕?

    她觉得这辈子就再也没有再这个时候这么的生气过了,只因为他的说话不算话。

    当时是他下了决心跟自己离婚的,说恶心的人是他,不愿意负责任的人也是他,还记得曾几何时她放手一搏的找上门的时候,他那样狠心的将自己给赶出了家门,现在呢,知道了孩子顺利的出生以后,就打算若无其事的要回去。

    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孩子也是她的命啊,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给回他呢?

    既然当初决定不要了,现在就没有一点的资格可以跟她争夺半点的抚养权。

    “没有我,你能怀孕?”白念嗤笑了一声,说的冠冕堂皇的。

    顾挽澜见他们两个人争执不止,脸上不由的神情更加的凝重了起来,“孩子不是你们之间争夺来来去去的东西,甚至是玩具。”

    “刘妈,先把孩子给带上去。”白愿叫来了保姆个刘妈,让顾挽澜也一并的把孩子给交到了她们的手中,随机就抱上了二楼。

    “孩子如果真的有我的一份的话,你们没有这个剥夺我的权益。”白念一脸的正色。

    热的苏茉莉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一样,“权益?法律是把孩子留下来给我了的!你还在妄想什么,你是想孩子想疯了吗?”

    现在才想要孩子,当初在她那样潦倒的时候,他甚至是一次援手都没有伸出来,甚至还落尽下石,巴不得她跟孩子一个都活不下去。

    现在好了,她被陈子华给救了,养尊处优的把身子养好,最后几乎是用了大半条命才生下来的孩子,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冒出来说要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不是个天大一样的笑话吗?

    “白愿,你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情。”苏茉莉害怕白念会不把自己的话给听进耳朵里,不由的将希望寄予到了白愿的身上。

    但是当初她可是跟白愿做了交易的,孩子必须是平安无事的还给她,但要是这其中白念想要抢走的话,他都应该让白念心知肚明的退出,而不是这样的死皮赖脸。

    她坚信着哪怕白念是再横,也不可能会比白愿都还要来的横,只要他开了口的话,以后或许白念就不敢再骚扰他们了。

    “白念,你走吧,孩子既然你已经放弃了,就没有要回去的道理,更何况法院都已经做出了判.决,你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出来添乱了。”顾挽澜很明显的声音都有些不悦了起来,似乎是对于他这样的所作所为极其的失望。

    “白念,听说你最近找了白展宏的一些好友,也凑钱开办了一家小公司是吗?”白愿倒是出奇的从容,轻佻了一下眉毛询问道。

    白念顿时的心里一个咯噔,脸色苍白的可怕。

    他没有忘记当时白愿要偌大的白氏倒闭,只是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更何况现在是那样不起眼的一家小公司呢?

    “十秒钟,如果你还没有从这个屋子里出去的话……”他说的还故意停顿了一下,拖了一下音,将白念的心都给提到了嗓子眼上,“我会让你看到你那所谓的新公司,一定会化为灰烬在你的面前!”

    他浑身一颤,紧要着嘴唇,“白愿,这件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管的好,我要的是我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你没听见苏茉莉说的吗?我答应过她,肯定是要把孩子好好还给她的,你这个时候冒出来的话,不是自寻思路吗?”说着,白愿还不由的冷笑了一声。

    白念带着深深怨恨的眼神看了一下苏茉莉,念念有词,“苏茉莉,你厉害,可以让白愿给你说话!”

    他攥紧的拳头指甲都几乎是要镶入进了肉里面,最后只能够到底为止,奋力的转过身离开了。

    但是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了的话,他相信真,即使白愿要保苏茉莉一时,但肯定不会要保一辈子!

    再加上苏茉莉没工作,没男人,她能有多少钱养孩子,哪怕他现在不过刚刚经营起了一家小公司,可也算是一个小资,如果到时候他重新去法院申述的话,到时候法院必定会按照他们之间的财产来判定孩子到底是跟着谁才是最好的。

    不知道白念心里盘算的苏茉莉一脸感激的看着白愿,虽然有些不甘心跟别扭,但还是说了一声,“谢谢。”

    如果这会白愿不在这里的话,或许她根本就斗不过白念。

    白愿上下的审视了苏茉莉一眼,提醒了一声,“白氏早就破了产,白念虽然开了个新公司,但是资金远远不足,不过都是金玉其表罢了,然而你是跟过陈子华的人,我不信他没有给你一丁点的补偿。”

    他的话,瞬间就大大的提醒了苏茉莉,对啊!她有钱,有很多钱!

    有着她这辈子哪怕是打断了腿都可以无忧无虑过一辈子的钱,白念早就落魄了,白氏也破产了,要是真的斗起来的话,很有可能白念根本就没那么多的钱跟自己横,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呢?

    她对于白念的害怕,全都保存在白氏还繁荣的时候,现如今没了白氏的这个支撑,安城里头能有几个人还听白念的话的。

    “我知道了,真的谢谢你。”这是真的发自真心的感激,如果不是他的提醒的话,或许自己早就因为害怕孩子会被夺走这样的心里变得懦弱起来。

    “对啊,你根本就不用害怕白念的。”虽然她也并不是很喜欢苏茉莉,因为自己是被她害过的人,见证过了她的心思歹毒。

    可是她也能够感受得到苏茉莉对于孩子的喜爱,孩子关乎着一个母亲的生命,她也认同着孩子肯定是交给苏茉莉带着是最好的,哪怕只是一个单亲家庭也好过于白念的身边。

    他现在不过是一时的脑热,如果孩子真的落在了他的手上的话,过了一阵子他冷漠了,又或者是跟别的女人交往了,那么可怜的终归是孩子。

    比起这个,至少她现在是相信苏茉莉对孩子是真心的。

    “闹剧结束了。”白愿冷不丁的说了一声,告诉顾挽澜,“少华说今天就可以出报告结果了。”

    苏茉莉听到后眼睛瞬间一亮,“是真的吗?”

    她终于可以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了,只要一想到这里,她就立刻是满怀欢喜了起来。

    “这样啊,那你过去拿吧。”毕竟她害怕如果走开了的话,孩子在家到时候会哭闹不止,要是带出去的话,人多眼杂的,也不知道陈子华的人会不会跟着来了安城,总得有个人留下来的好。

    “好,那你乖乖的在家等我。”白愿说着也一点都没有顾及苏茉莉还在他们身后,抱着顾挽澜就是在她的额前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弄的顾挽澜的脸瞬间就红起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下苏茉莉的神情,只看见她早就悄无声息将脸给别开了,故作什么都看不见一样。

    “快去吧,不要墨迹了,等会天都要黑了。”顾挽澜将他给轻轻的推开了一下,催促着。

    “好,我真的走了。”说完出去的时候还有些恋恋不舍的模样,惹的顾挽澜很是尴尬。

    白愿出去了之后,苏茉莉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找着顾挽澜问,“你不是说要教我给宝宝换个尿布什么的吗?”

    “好啊,上来,我教你。”说着,顾挽澜已经开始往二楼孩子所在的地方走了上去。

    报告出来后,陈少华都没敢自己先看里头写的到底都是什么,只是刚出来他就立刻装到了文件档案里头,就等着白愿过来取了。

    林思染看着熟悉的医院,熟悉的走廊,剩下的只是满心的苦笑跟嘲讽。

    “咔嚓。”轻轻的将门就给打开了,看到坐在里面的陈少华,她佯装出一副三好女朋友的模样,“原来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吗?”

    “你怎么来了?”看到她的时候,陈少华有些狐疑。

    林思染抿着唇浅笑了一下,“我打听了一下公司的方向,就过来看看了,怎么,不欢迎吗?”

    “没有,就是有些吃惊。”他顺势的就将林思染给搂到了怀中,满脸的宠溺,“没有想到你会过来而已。”

    “那有没有给你惊喜的感觉?”林思染也顺势的搂住了他的腰,似乎之前的生分全都不复存在了一样。

    “有,你先在这坐着,等会白愿就过来拿东西了。”他松开了手,让林思染去一旁的椅子上做好,生怕等会白愿过来了看到他的这个模样,肯定是免不了一番酸的,他肯定不会让白愿给抓到数落他的机会。

    果然,话才刚说完没有多久,院长办公室的门就给人推开了,能够这样毫无顾忌的人都不用想就可以知道肯定是白愿来了。

    林思染的手下意识抓紧了包包,用力的拧在了一起。

    当初她爸爸的死,过后新闻的所有事情都是这个叫做白愿的处理掉的,她要报仇的话,白愿也跑不掉,当初在飞机上她没敢轻举妄动,生怕惹来他们的怀疑,但是这个时候是打好关系的第一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