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零七章:白念,你无耻!

    “也是。”陈少华的话反而的提醒了他们一下,陈母很快的就将这一份悲伤的神情收敛了起来,只觉得这才不过是见了第一面罢了,自己就一个劲的乱说话,到时候说不定林思染就被他们都给吓坏了,赶忙的干笑了两声,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事,思染,我跟你叔叔就是随便说说的,你不要当真了。”

    “说这样吗?”看着他们都各自不对劲的神情,林思染的心里还是一直带着疑惑的,可是看着他们都突然这么极力的想要掩饰的时候,又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所以让他们更加的为难了,就只好是什么都没有问下去了。

    “对啊,你瞧瞧叔叔阿姨都是怎么了,怎么净说糊涂话,你说要是就这样说下去,你做的菜估计都凉了。”

    “那叔叔阿姨快吃吧。”说完她也是立刻改变了话题,没有追究了下去。

    见此,陈父跟陈母才是放松的点了一下头,将关于陈子华的话题早就已经跑到了九霄之外去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顾挽澜跟白愿都是早早的就起来了,然而苏茉莉就像是真的受到了重创一样,在房间里头一直待到了下午,估计是饿的受不了了,这才慢悠悠的下楼来。

    看着她那仅仅不过是过了一个晚上就变得那么憔悴的脸色,顾挽澜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苏茉莉,我知道你担心孩子,但是你现在这样的话,恐怕也是对自己身体不好的。”

    “那我能怎么办,我就是很难受啊,你别管我了。”说完还没有多久,她哽咽的声音再度的升了起来,弄的顾挽澜是一脸的为难。

    突然想到了之前陈子华给她留下的手机号码,不禁咬了咬唇,也不知道他的号码换过了没有。

    她没有让白愿知道自己想要自行联系陈子华的事情那么快,只想着隐瞒一下,想着就独自的去了天台处,将自己手机给拿了出来,之前她害怕会被陈子华给找到所以从始至终都是关着机的,这下她也是无奈之下才开机的。

    果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属于陈子华的,但是这频率比她想象中的要来的好,没有预期的那么多,只有仅仅的几个就放弃了。

    她踌躇了一下,还是按下号码打了过去,“嘟……嘟嘟……”

    传入耳朵的是接通了电话的声音,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上,“你联系的可比我想象中的慢啊,顾挽澜。”

    电话刚刚被接通,就是传来了陈子华那低哑的嗓音,顾挽澜一下子就屛住了呼吸,“所以说,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对,我知道。”他倒是一点都不隐瞒的就承认了起来,“不然我会那么大意,让你走了吗?”

    他那么的坚信,坚信着她会为了孩子不告诉白愿,“你说你告诉白愿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我会对伊人不利吗?”

    “我没有告诉白愿!”顾挽澜下意识的就否认了起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我的,但是我真的没告诉过他,我知道他认出来我还是在宴会的前面才知道的。”

    “也行,既然知道不是你告诉的,我心里还好受一些。”起码自己没有被她给出.卖,至于白愿怎么知道的他也懒得追究了,要怪就怪自己没有做好完全的保密工作,自以为是的将顾挽澜一而再再而三的带到他的面前得意洋洋起来。

    “所以,你到底把苏茉莉的孩子带哪里去了?你把她的孩子困在手里又有什么用处,为什么不还给她算了!”顾挽澜咬了咬唇,提出这要求道。

    “为什么没有用处,要是真没有用处的话,你为什么会给我电话?”陈子华一句话就道破了她的心思,顾挽澜面色如死灰一般,“就当我求你好吗?”

    “不行,孩子是我花了一大笔钱给买来的,我凭什么要这么轻易的就还回去,我像是这么蠢的傻子吗?”

    “那你告诉我,你给了她多少钱,我还给你就是了。”

    “这些话让白愿跟我说,我不会跟你说的。”说完,他啪嗒的一下就终止了通话。

    顾挽澜紧紧的握住了手机,正纠结的要怎么跟白愿开口的时候,刚刚转过身就撞上了一堵肉墙,手机啪嗒的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她还捂了一下额头,呲牙咧嘴的摸了一下,似乎是撞疼了。

    但是等看清楚眼前的肉墙的时候,她迅速的将地面上的手机给捡了起来藏在身后,说话都有些哆嗦了起来,“白愿,你,你怎么会在这啊?”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自己身后,她不知道白愿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一些什么,亦或是很有可能什么都没听见,只是正好刚刚出现而已。

    心里正庆幸的想着的时候,白愿开着口问,“他怎么说的?”

    “啊?”顾挽澜没反应过来,懵了一下。

    白愿毫不犹豫的将视线个盯到了她身后拿着的手机上面,“陈子华是怎么说的?”

    “你都听到了?”她浑身一个机灵,小心翼翼的道。

    心想到底还是完了,本来还打算瞒着他不告诉那么快的,可是还是让他给知道了,事已至此也隐瞒不下去了,只好坦白了,“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又没做什么事情。”白愿似乎对于她的这一声道歉很莫名其妙。

    “我瞒着你偷偷给陈子华打电话了,你不生气?”她说完用着眼角的余光试探性的看了一下他脸上的神情。

    白愿唇边露出了一抹浅笑,“我当是什么呢,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再说了,你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苏茉莉,不想我失信于人,我明白的,既然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还要生气啊。”

    “真的吗?”他意外的没有升起,让她竟然有些不习惯了,可是也很快的摇了一下头,“你不生气就好。”

    “陈子华说了什么?”他重新的将话题给扯了回来。

    顾挽澜只是摇了摇头,“他什么都没说,还说只跟你谈。”

    “那好,你把他的号码给我,我跟他谈。”白愿说着就伸出手像她索要着手机。

    顾挽澜踌躇了一会儿,还是递了出去,“但是你记得要好好的说话哈。”

    她害怕他们之间要是说了什么过激的话,到时候惹的谁都不愉快就不好了,这不是她想要看见的模样。

    “放心吧。”他很是肯定的让顾挽澜尽管的放宽心来,他肯定是不会跟陈少华激动起来的,除非是对方想要而已。

    “等晚点再跟他说,你先下去。”他劝了一声,顾挽澜就下去了。

    看着坐在客厅那盯着孩子一声不吭的苏茉莉,顾挽澜佯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坐了过去,“在想什么呢?”

    “在想我的宝宝要是在我身边的话,会不会也是这么的无忧无虑呢?”她说的时候唇边泛起了一丝苦笑。

    “你也别这样了。”顾挽澜看着心里也不是滋味,“孩子肯定会没事的。”

    “你说以后孩子真的回到我身边了,他跟别人亲近了,突然接近我,会不会根本都不认识我,毕竟我对于他简直就是个陌生人。”

    越是想着,她的鼻头越发的泛酸起来,只觉得眼睛涩涩的,似乎有什么在眼眶中快要落出来一样。

    顾挽澜到了后面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陪着。

    苏茉莉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自己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跟她好好的说着话,以前总感觉这是很不可思议的,现在说了,却也就觉得是那么一回事了。

    突然,苏茉莉的手机响了起来,都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人主动联系过她了,苏茉莉下意识的就以为这个时候联系她的人会不会是陈子华,兴奋的接起来的时候喊了一声,“子华?!”

    “什么子华?”白念没想到对方刚接了电话就是喊出了一个他没有听到过的男人名字,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气不顺。

    “白念?”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苏茉莉的眉心一下子就紧蹙了起来。

    他在那头微微的颔首了说一声,“是我。”

    “你有什么事情,我不觉得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可以谈的。”听出来市他的声音之后,苏茉莉的声音明显的是冷淡了下来,充满了警惕之心。

    白念在电话里头冷笑了一声,“怎么没有,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之间可以谈的事情多了去了吗?比如我的孩子。”

    “白念!”苏茉莉毫无预警的喊了一声,浑身似乎都在因为愤怒而微微的发颤,“你最好不要让我重复多一次,孩子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非要在这个时候跟我抢吗?”

    “告诉我吧,哪个孩子是我的,实情我都已经交给法庭来处理了,其实今天不过是给你一个电话做个心理准备。”他心平气和的说着,似乎对于这个事情已经是运筹帷幄了一样,自信满满的。

    苏魔力没有想到白愿竟然这么的不要脸会来跟自己重新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白念!你无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