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零九章:了结

    林思染不知道他突然这么着急是要去x市做什么,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我等你。”

    “爸妈,思染麻烦你们了。”说完就提着自己的行李箱毫不犹豫的就出了门。

    白愿在机场下了车,没有按照陈子华给的地址过去,而是先跟尹轩寻了个住处。

    看着他还没几天就又来了x市,尹轩不禁是心生好奇,“你是在x市掉了宝贝,还是舍不得x市的这一片大好光景?”

    “胡说八道。”白愿白了他一眼,“我就在这住几天了,不会打扰你吧。”

    “不会不会,我房子多的是,难不成怕你拆了?”尹轩呵呵的笑了几声,突然的看着他那一脸的凝重,笑容戛然而止,立刻就僵硬在脸颊上面吃惊的问,“不会吧,你还真打算拆了?”

    “我肯定是不会拆的,别人就不知道了。”他轻佻了一下眉,也不知道是在故意的骗尹轩,还是在说真的。

    尹轩脸色立刻就不好了,“虽然说我房子是有,但是你不会真的千里迢迢找人把我房子拆了吧,那得多亏……”

    话都还没说完,白愿就给他丢了一个钥匙过去,还有一张纸,上面似乎是写着一个地址,“就知道你小子小气,跟你换就是了。”

    尹轩一看上面的地址,虽然说对安城没有那么的熟悉,可是他也是知道那一带的房价的,绝对在自己的这房子之上,“没有没有,我就寻思的说一下,你要是这么想我就不对了,我跟你睡跟谁啊!”

    “是吗?那还给我?”白愿的视线立刻的就落在了他手上的钥匙上面。

    尹轩迅速的就将钥匙给放好了,“哪里有给出去的东西还收回去的,我就当是给你保管,先帮你拿着。”

    看着他的模样,白愿也就随意的敷衍了一下,“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吗?”

    “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尹轩还真的就想不明白了。

    “别问那么多,怕你惹事上身,赶紧走吧。”白愿并没有打算跟他透露过多的事情,只是催促着他赶紧离开。

    尹轩见他执意不说的模样,也就没当作一回事,还真的就走了。

    已经从自己派出去的人得知白愿已经到了x市的事情,陈子华倒是也不着急着去找他,反正白愿总会自己过来的。

    他走进了顾挽澜曾经所住过的房间,不由自主的躺了上去,枕头上似乎都还残留着关于她的香味,闻着很让人舒服。

    顾挽澜……

    他闭上了眼眸,放空了思绪,没有一会儿竟然就睡了过去。

    梦中,模模糊糊的闪过了那天发生在那个仓库里的事情,他极力的恳求着自己的父母,不要抛弃他。

    至于到了现如今这个局面,他都没想明白,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因为白愿而将自己给舍弃了,莫名的觉得可笑,可笑之极!

    那天他们所有人都走了以后,那些匪徒拿着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门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要死了。

    擦耳而过的枪声,格外的响亮,“砰!”那一下,他以为集中了自己的脑门,吓得几乎是出了一声的冷汗,但是等当他那绝望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却发现预料之中的疼痛根本就没有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然而拿着枪举在自己脑袋上的人,躺在地上挣扎着,奄奄一息的模样,他的胸口中枪了,可是没有断气,一只手拼命的想要去重新拿起那把枪,也许是想要活下去的欲.望很大,驱使着他迅速的捡起了那一把枪,看着那个人一脸痛苦的模样,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按照着他刚刚举枪的模样,对准了他的脑门处,“嘭!”

    又是剧烈的一声枪响,他的脸上被迸射出来的血液给几乎是模糊了视线,他不知道刚刚的打到这个男人的那枪是在哪里开出来的。

    他还在犹豫着等一下要怎么从这个地方逃离出去的时候,又是几声枪响,等他悄悄的从铁门的缝隙往外看了出去的时候,就连是在门口守着的人也都躺倒在了地面上。

    很快的就来了一伙人,他们看了看陈子华,最后将他给带走了,一个炸弹将那个小小的仓库炸成了一堆的灰烬。

    他想,陈子华或许就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吧,被他的亲生父母还有自己的亲生弟弟们给杀死了的。

    那伙人是跟那群绑匪是敌对的关系,没有想到在那会出现一个陈子华,但是他们看中了陈子华毫不犹豫开枪打死了那个人的神情,所以就带着他一块在身边了。

    他的梦里忽忽闪闪过无数次他在为了活命在血堆里爬出来的场景,有一次他跟着他们到了安城,那一天他们中了别人的伎俩,全部人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个死里逃生,浑身是伤的躲在昏暗的垃圾堆里头待了也不知道多少天,整个人都开始发霉发臭,伤口也有些地方的肉烂死,长了蛆,要多肮脏就有多么的肮脏。

    那一瞬间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因为与其这个样子一辈子,他宁愿去死了算了。

    但是在他绝望之际,顾挽澜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了将死的自己,丝毫没有一点嫌弃他身上的恶臭味以及那比垃圾堆都还要来的肮脏的躯体。

    也不顾及路上行人的视线,将他给背到了医院,他还记得那一天医生跟护士们都看到他的模样,就仿佛是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苍蝇一样,唯恐不及。

    顾挽澜不想看着他就这样死去,不停的哀求着医生们救他,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强硬睁开的眼,看着她脸上布满着的泪痕,仿佛那死寂的心正在慢慢的,慢慢的被她砸落到地面上的眼泪给软化了一样。

    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人会为了他的死而可以这样的难过,这样的痛苦。

    “你撑住,你一定要活下去。”顾挽澜一边求着医生,一边跟着他说道。

    最后医生只能够给他进行了紧急的抢救,等他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他也是因为这一次的机会,彻底的脱离了那个组织的摆布,或许他们都已经以为自己死了。

    但是那天起,他就觉得这条命就是顾挽澜的了,如果没有她的出现,自己或许早就如同一个垃.圾一般的烂死在垃圾堆里,如果不是为了她,自己不会这么努力的奋斗到今天的地步。

    陈子华突然的从床上清醒了过来,脸上竟然还有一丝泪痕,苦笑了一声的抹了干净。

    但是他没有想到,当他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找到顾挽澜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一个被自己深爱的男人抛弃,无奈嫁给了自己大哥的女人。

    然而那个人,还偏偏是他做梦都想要碎尸万段的人,白愿!

    陈子华那个时候就觉得老天爷在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样,他曾经因为白愿而被自己的亲生父母给舍弃,没想到到了后面自己爱的女人,也都嫁给了他,甚至还几乎成了一个残废。

    所以陈子华才会故意接近,想要看她的状况,并且早就已经想好了要带她离开白愿的准备,他拼命的离间着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没想到她还是回到了白愿的身边。

    “叮咚。”门外的门铃响起,白愿原本还以为是尹轩,可是当开门的时候看到了陈少华的人,吃了一惊,“厉盛不跟着你来,但是我肯定是要跟着你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白愿拧着眉,看着他很自然而然的就将自己的行李给推进了屋子里来,问道。

    陈少华一屁股躺在了沙发上,“你刚到这就想到了尹轩,那我肯定也是不例外的,再说了,你在这里除了认识尹轩之外,你还认识谁?”

    “你不应该来的。”他的脸色有些深沉,说道。

    “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更何况,他是我哥!”他突然坐直了身体,郑重的说道。

    只听见白愿长叹了一声,“算了,不来都来了,我也没办法把你给撵回去。”

    “嘿嘿,就是说啊,你自己一个人要是没伴儿的话怎么办啊,那多无聊。”陈少华立刻就恢复了痞子本色。

    白愿语重心长的看了他一眼,“你真想好了,你是要结婚的人。”

    “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他拍着胸脯保证着。

    白愿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还是在心里头默默的说了一声,“但愿如此……”

    第二天,他们就到了陈子华所说的地方,陈少华不禁的在手心里头捏了一把汗,“白愿,你紧张吗?”

    “不紧张。”他面色凝重,看不出一点的波澜,这个反应让陈少华也开始的放下了心,“那就好,我也不会紧张。”

    “咔嚓!”一声,院子的门被打开了。

    白愿跟陈少华四目相对,最后白愿缓缓的道,“走吧。”

    他们走进去还有一小段的路程,陈子华此时正在二楼的窗户俯视着走进来的两个人,一脸的悠然自得。

    这么多年的怨恨,应该是要做一个了结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