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章:他出事的话,我该怎么办

    然而在大门口处仿佛是感觉到了那一抹热辣的眼神一样,白愿不禁抬了一下头看向了陈子华所在的窗户,四目相对。

    “怎么了?”看着他突然的就站住了叫,陈少华也是一脸好奇的抬起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陈子华,嘴里不禁嘟哝了一声,“哥?”

    “两位,少爷吩咐过了,让你们尽快进去。”看着两个都停下脚步的人,那个管家催促了一声。

    白愿将视线收了回来,什么也没有说就跟在了他的身后,走了进去。

    刚刚进门,就可以感受到一阵强大的冷气迎面吹来,让人不寒而栗,陈少华抱了一下肩膀,“怎么开这么大的冷气,跟进了鬼屋一样。”

    “这可不就是鬼屋吗?”有一个想要杀掉他们的魔鬼在这,跟鬼屋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桌面上也早就精心的准备好了菜肴,似乎是在等着他们的想用,这个时候陈子华也不紧不慢的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了下来,看着他们眉眼都是弯起来的。

    “白愿,陈家少爷,好久不见了。”他从容的直接坐在了主位上,似乎是极为绅士的问候了一声。

    “你这是想干什么?”白愿拧着眉,看着桌面上的饭菜丰富的很,他并不觉得这是在欢迎他们。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招待你们吗?”他轻佻了一下眉,说道。

    陈少华也看出了不对劲,“哥,你放弃吧,我知道当年是我们的错了,你想怎么样,别拿无辜的孩子撒气。”

    “把苏茉莉的孩子放了,我人也在这了,你还怕能跑了吗?”白愿说完,也跟着坐了下去,似乎是想要得到他的信任一样。

    陈子华似有似无的点了一下头,“好像是这么回事啊,但是孩子不在这个屋子里。”

    “不在?”这下白愿的眉头拧的是更紧了,“那孩子在哪里?”

    “先吃饭,晚点再说。”他说着先拿起了刀叉,慢条斯理的动作让他们俩都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陈子华,我不是过来陪你玩的。”

    “哐当!”铁制的刀叉放在盘子上面发出了一声微微清脆的声响,“那这么说,你们是都着急了?”

    陈子华干脆也不吃了,拿过一块方巾擦拭了一下嘴唇,“孩子我可以放走,但是我们的债肯定是要还的。”

    “好,你说,怎么还!”白愿一点都不含糊,似乎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样,一双眼睛笃定的盯着他看,没有移开半点。

    “其实我有点好奇,陈家少爷你怎么也会来,你要知道你们家可就只有你一个宝贝儿子了,要是没了,可就没人给他们送终了。”陈子华说着的语气里头充满了讥讽的意味。

    “哥,你也是陈家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陈子华就打算了他所说的话,“我不是!听着,我是被你们杀死的!现在这副模样假惺惺的干什么。”

    “算了。”他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的激动,很快的平复了下来,将一把手枪给丢掷到了桌面上,“这里面只有一个子弹,我们来赌赌。”

    “赌什么?”白愿将手枪拿过,问道。

    陈少华脸上一惊,“白愿不行,这是要人命的!”

    “怎么?怕了!?”陈子华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白愿自然是不会不答应的,“少华,没事的。”

    “你要是赢了,孩子我可以还给苏茉莉,但是你要是输了,命留下。”他唇边闪现过了一抹狡黠的笑意,让人看不出来他真正的意味。

    “好,我跟你赌!”白愿话音刚落,也顾不上陈少华的阻拦,指甲拿着手枪上了膛,“咔!”

    是空枪,听着这个放心的声音的时候,陈子华那阻拦的手这才停了下来,浑身的血液都感觉像是在倒流着一样,紧张不已,“幸好。”

    “到你了。”白愿将手枪给推了回去,冲着陈子华挑了一下眉,有些挑衅的模样。

    陈子华定睛一看,跟白愿刚刚的模样一样没有一点的犹豫也开了一枪,想同的,是空枪,六发子弹,现在空了两枪,下面的几率就是更加的大了。

    “够了!不要再疯了!”他想要极力的阻止着这个恶意的游戏继续下去,可是两个人就像是聋了一样,丝毫听不进去他所说的半个字,“白愿,求求你们别玩了,真的会死人的。”

    他是个医生,真的不希望再有人会死在自己的面前了,更何况他们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个是至关重要的朋友,一个是血浓于水的亲哥哥,不管是哪一边他都同样的难以抉择,就跟当初一样。

    “你都苟且活了这么多年了,难道玩个游戏都玩不不起了是吗?”陈子华发出了一声阴冷的笑意,让白愿将陈少华给推开了一些,“少华,你到一边去,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你废话,怎么可能是你们的事情,难道跟我就没关吗!”陈少华暴跳如雷的说道,如果可以他或许这个时候都在他的脸上狠狠砸一拳下去了。

    “咔!”白愿没有理会他的话,拿着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用力的按下了扣板,又是一记空枪。

    陈少华只觉得在开枪的人就是自己一样,整个后背都被冷汗给浸的湿透了,额头不断的滑落着汗水,恳切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陈子华。

    显然他仿佛也开始有了一些紧张,陈少华冲着额他不断的摇头,“哥,别玩了。”

    “我开的赌,还不至于我不敢赌下去。”说完,接过枪又是用力的按下扣板……

    然而已经两天没办法联系上白愿了,顾挽澜再傻也不至于这个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原本习惯性的第一个找陈少华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他也是跟着联系不上,她让顾父跟顾母到自己的家,将伊人跟小牧交给了他们才放心的去了陈少华的家。

    但是开门的人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人,是陈父跟陈母,顾挽澜看着他们愣了一下,随即问道,“叔叔阿姨好,我想知道少华在吗?”

    “少华去了x市了,说是会去做一些事情,要过阵子才回来。”陈母也没想太多,只是听见她这么问了,就很如实的回答了她。

    “你是说x市!?”顾挽澜立刻瞪起了铜铃大的眼睛,“你确定?”

    “对啊。”陈母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她那神色忽然的心里也闪过了一抹不安,“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难道是少华会出事吗?”

    陈父看着陈母在门口嘀咕了半天都没有进来,所以就也跟着起了身,也走到了玄关处,“谁来了啊?”

    看到了门口的顾挽澜的时候,醒悟了过来,“是阿愿的媳妇儿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陈叔叔,你确定少华是去了x市了吗?”顾挽澜仿佛是还没能够真的确定他们所说的是不是真的,想向他们再确认一遍似的。

    “是啊,那天他也是慌慌张张的就回来收拾衣服了,然后说是要去x市的。”陈父也不以为然,说道。

    “完了……”顾挽澜心里直呼不好,但是为了不让他们也跟着担心,立刻的转换了脸上的神情,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事,只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阿愿一块出差了,就问问。要是少华也跟着去的话,我也就放心多了,孩子还在家里没有人照顾,我就先回去了,叔叔阿姨改天我再来问候你们。”

    说完转过身迅速的跑走了,脸上的神情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不用说一定是他们瞒着去找陈子华了,什么出差,都是骗人的,他们是去找苏茉莉的孩子了!

    她没有一点停歇的就赶到了厉盛那,公司里头的人都是认的出来她的,一路上也没有人敢阻拦她,但是她看了一眼办公室,厉盛根本就不在,她立刻慌张的问道,“厉盛呢?他在哪里!”

    “厉总在会议室开会……”话还没说完,顾挽澜就松开了拉住她的手,转过身子就立刻的往会议室跑了过去,秘书反应过来的时候跟着追了过去,在她的身后拼命的喊着“总裁夫人,不行啊,厉总在跟别人开着重要的会议,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的啊!”

    顾挽澜就像是全然没听见一样,径直的跑了过去,看到了在门上会议室的三个字,她没有一点犹豫的就推开了,“砰!”

    会议室里面的人目光突然齐刷刷的就朝着门口处看了过去,在她身后的秘书气喘吁吁的一脸为难看着厉盛,她没想到顾挽澜竟然是可以跑的那么的快。

    “厉盛!你实话告诉我,白愿是不是真的去了x市?他去找了陈子华对不对!”顾挽澜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理智,直接就走了过去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肩膀质问着。

    “谁告诉你的?”厉盛没有回答,但是这个回答跟承认了没有什么区别。

    “你疯了吗!为什么不阻止他!”顾挽澜怒红着一双眼,死死的瞪着厉盛,“你知不知道你在害他!要是他出了事,我怎么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