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一章:放弃他,自己走

    “我知道。”厉盛一脸正色,径直的回答着她的话,似乎是认为她听不见一样重说了一遍,“我很清楚。”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你不拦着他,你就任由他一个人去了x市?”顾挽澜不敢置信的说着,“你们不是很好的朋友吗?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淡定自若的看着他去送死?”

    “要是能拦得住的话,就好了。”厉盛说完以后看了一眼会议室里头几个一头雾水的董事,露出了一抹歉意,“不好意思,我有些私人的事情,打扰到你们了。”

    “我不管,我也要去!”顾挽澜下定了决心的道,说着就要转过了身往外头冲去。

    厉盛瞬间就将她的手给攥住,“不行,白愿说了,你必须要待在安城。”

    “必须?!”顾挽澜嗤笑了一声,随即摇着头,“那不可能!你拦不住我的。”

    她用的语气是极为坚定的那种,深深的看了一眼厉盛,最后还是跑了,不管厉盛会不会帮她,但是至少他告诉了自己真相,让她确定了这件事情,她必须要去,因为她说过在也不会离开白愿了。

    “顾挽澜!”厉盛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但是顾挽澜就像是没有听见似的,根本就没有停下脚步,留下会议室里的人都看着他愤愤窃窃私语了起来,仿佛是在说着什么,但是厉盛都不在乎了,他重新的清了一下嗓子,“会议到此结束吧。”

    他突然的觉得很累,这场会议大概是怎么都没有办法进行下去的了。

    由于在之前就将两个孩子都交由给顾父还有顾母照顾了,顾挽澜很安心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回去收拾,直接的就赶去了飞机.场买了一张最快到达x市的飞机,她不知道到底这个时候的白愿到底跟陈子华见了面没有,如果见了面,他们又会做什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未知的谜团,她剩下的只是满心的担忧。

    上了飞机之后的顾挽澜始终是觉得内心忐忑不安的,直觉告诉她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个时候远在x市的白愿拿过枪,这是剩下的最后两次机会了,不是他死,或者就是陈子华死,客厅里的空气凝聚的极其的紧张,仿佛下一秒谁都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枪下去我出事了的话,少华,你就把苏茉莉的孩子给安全的带回去。”他相信陈子华不会太多余的为难陈少华的。

    陈少华一声也不吭,用力的握紧着自己的双拳,似乎是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白愿紧紧的闭上自己的眼睛用力的扣下了这最后的一次扣板,唯一庆幸的是……

    枪并没有如同陈子华所预料的一样响了起来,不仅仅是白愿,就连陈少华都是立刻闪现出了一抹欣喜,“没事,没事了!”

    白愿抿了抿唇,冲着陈子华道,“我赢了,只有最后一发子弹,孩子可以还给苏茉莉了吧。”

    陈子华看着桌面上的枪,脸色阴沉的可怕,最后拿在了手上端详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

    “哥,既然你输了,那就快把孩子还给别人。”陈少华看着他拿着枪一声不吭的,明显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突然,只见陈子华就举起了那把手枪,漆黑的枪管对准了白愿的脑袋,他立刻慌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白愿的眉头拧的很紧,他不知道陈子华的心里是在盘算着什么,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陈子华唇边泛起一抹阴冷的笑意,“是,你赢了!”

    但是他的手却也是同一时间按下了扣板,“砰!”一声枪响,陈少华呼喊出声,“不要!”

    对准了白愿脑袋射出去的子弹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只看见他的太阳穴上,迸射出一道鲜红。

    有那么一瞬间,陈少华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几乎要停止了一样,他的双眼瞪得就跟铜铃似的一样大,眼底充满了震惊,还没来得及愤怒,却看着白愿淡然的紧闭着眼睛,好好的坐在那,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好奇的看了一下,刚刚那什么所谓的鲜红,根本就不是血,而是他也不知道什么的液体,看起来逼真极了。

    陈子华突的就笑出了声来,泰然自若,“我有告诉你们这是一把真枪?”

    陈少华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他刚刚所说的话,似乎还真的是没有说过,他只是说赌一把白愿的命,可也没说这就是一把真枪,会当场毙命的那种赌法,一开始都是他们自己误会了。

    但是刚刚那样的状况,怎么可能会由不得他们不误会什么。

    “既然你输了,那人可以送回去了吧。”白愿拿过桌上的一块餐巾擦拭了一下脑门上的液体,一边泰然的问着。

    “当然,我说话不食言的。”说完,他就叫了人过来将电话给他递了过去,很快的就听见他跟通话里面的人说些什么,白愿跟陈少华在这栋别墅里等了一会儿,就有人抱了个孩子进来,正是苏茉莉的。

    “太好了!”陈少华喜出望外的,“我们可以回去了。”

    但是脸上的笑意都还没有僵持一会儿,只听见陈子华道,“我说放过孩子,有说放过其他的?”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少华这一听立刻就不乐意了,他以为刚刚赌的就是白愿跟苏茉莉孩子一块的,现在却说只是苏茉莉孩子一个人。

    “没听明白吗?所有人都可以走,唯独他……”陈子华将手指给指向了白愿的身上,“不能走!”

    “少华,你先把苏茉莉的孩子给带回安城。”白愿一边看着陈子华的神色,一边冲着陈少华说道。

    “不行!”陈少华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起来,“我怎么可能扔下你在这呢?”

    “走!”白愿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说道,“我没事。”

    “现在的现状是不是很像当年的模样?”陈子华突的问了一声,语气里还掺和了一丝的得意。

    陈少华的脸色一白,对啊,当年不就跟现在是差不多的一个现状吗?只不过是当年他们有的选择,而今天他们一点选择都没有。

    “如果不走,那就干脆全都留下来好了!”他发出了一声警告,让陈少华不禁说不出话来。

    “少华,你记得我们答应过苏茉莉的,会把她的孩子给还回去,对吗?我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这一次也一样。”

    “……”陈少华狠狠的咬着自己的牙齿,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什么每一次在自己眼前需要被救的人,他都没有办法救活,当年的陈子华,抢救室里的那个急救患者,还有白愿……

    “快带着孩子走!”白愿竭力的说道,因为不知道陈子华什么时候会反悔,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走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陈少华再次将实现放在了陈子华身上的时候,希望他哪怕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也好,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他淡然的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好!”他几乎崩碎了自己的一口银牙,好不容易的才下定了决心说出了这个字来。

    当陈少华抱着孩子走到门口的时候,陈子华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陈少华!你是真的无耻!”

    陈少华抿着唇,什么也没说,最后头也没有回过来,离开了别墅。

    他当然知道他无耻,因为当年他父母跟他一起舍弃了陈子华的时候,也是这样头都没有回过一次,今天依然如此,但是有多少的无奈,只有他自己清楚。

    顾挽澜刚下了飞机,却是在门口处撞到了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陈父跟陈母,她站在即将出飞机.场的脚步,突然的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挪不动。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会……”她一脸的震惊,似乎对于他们的出现没有一丁点的心理准备。

    “少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跟着你买了一样的航班就过来了。”虽然顾挽澜极力的跟他们解释着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不管是那天陈少华的表现,还是顾挽澜的慌张真的是由不得他们不多想,他们夫妻俩只剩下陈少华一个儿子了,再也经不起失去第二个儿子的苦痛了。

    顾挽澜第一次这么的不知所措,如果不告诉他们的话,他们一定会纠缠不清,从他们这么费尽心思的跟着自己来了x市就足以表明了,但是她更加不可以告诉他们,陈子华还活着的事实,因为陈子华肯定是一直在怨恨着他们的,本来这个局面就是乱的不可开交,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也掺和了进来,局面只会沦陷的更加为难的地步。

    “挽澜,少华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了,就当我们求求你了,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少华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又在哪里?”一次次的追问,让顾挽澜避之不及。

    她慌乱之下只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在x市认识一个叫尹轩的人,大概他们就是在尹轩那住下了吧,我只是太想白愿了,才会过来的,少华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太小题大作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意是有多么的牵强,但是除此之外,她是真的想不到任何的借口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