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三章:我只会选择你

    陈子华的一声怒吼,立刻喝止住了他们几个的动作。

    “既然你们都来了,正好。”陈子华冷眸一撇,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就一起来为你们的过错赎罪吧。”

    “陈子华,你疯了吗?”顾挽澜心里似乎是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赶紧将陈父陈母护在了自己的身后,“他们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亲生父母,你这么做是要遭报应的!”

    “那他们呢?有当过我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他那通红的眼眸充斥着满满的愤怒,“你知不知道他们在选择谁去死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将箭头指向了我!他们那个时候,有把我当作是亲生儿子吗?恐怕在他们眼里只有陈少华一个人才是他们的儿子吧。”

    “不是,少华不是这样的!”陈母哭的几乎要晕厥过去了的模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不,你们都有错,你们一个个都是罪人!”陈子华显然的是不接受他们所谓的歉意。

    “我知道当初的你很痛苦,但是谁都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可以有的选择,我相信叔叔阿姨哪怕是自己死掉也不会让你有事的。”顾挽澜试图砸挽回着他内心深处的一丁点良知。

    “不,你不明白。”陈子华摇着头,“你们没有人知道我能够活下来都经历过什么,那是一个地狱,烈火焚烧着的地狱!你们根本就体会不到!”

    他是心狠,但是造成这一切的人,到底都是谁!他们才是始作俑者,是他们所有人将自己一步步的逼到了今天的境地。

    听着他简单的描述,二老就形同于被刀子剐着自己的心似的,疼的几乎不能够自已。

    “白愿,告诉我白愿在哪里。”顾挽澜慢慢的走上去,握住了他的手追问道。

    陈子华只是一会儿就甩开了,“白愿?呵!你到底还要被他骗多少次你才会变的聪明?跟我在一起不好吗?我可以把你想要的一切都捧在你的面前,为什么你不要?!”

    “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白愿!他要是没了,我也就没了。”顾挽澜郑重的看着他,说道。

    她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在表明着自己只是开玩笑,只是说不出的认真。

    “既然你们都想看白愿的话,那你们就看个够吧。”说完,他冲着身旁的人打了一个眼色,只看见站在他身旁的人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也不知道去了哪个房间将白愿给扛了出来,丢掷在地面上,发出一声结实的声音。

    “白愿!”顾挽澜几乎是冲过去的,看着他的脸都几乎被血给洗过了的一样,眼泪一下子就扑簌扑簌的往下拼命掉着,“白愿?”

    “咳咳!”怀中的人似乎还有些意识,睁开眼看了她一下,很快的闪过了一抹愠色,“挽澜……你怎么会来这。”

    “陈子华,你到底都干了什么!”看着怀中的人几乎是奄奄一息的,她别提有多么的痛苦了,再也抑制不住的怒吼了一声。

    陈少华也跟着立刻走了过去,查探着他的浑身上下,不敢相信自己才走了没有多久,白愿就变成了这个模样,满腔的懊悔在心里头迸发着,“白愿,你撑着点。”

    陈子华悠然自得,将二老也给推到了白愿的身旁,“看看,这就是你们不惜牺牲我也要救的人!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现在我再给你们一个选择,是白愿活,还是你们的好儿子活?”陈子华半眯着眼,看向了二老。

    但是他们这个时候几乎是哭的心力交瘁了,没有想到当初自己的抉择会带来这样的后果。

    “走……”白愿用尽着自己的力气,不断的叫着他们,“干什么要来,快走!”

    “不要,我不走。”顾挽澜将他给搂抱的更加的紧了,“说什么我也不走,你不是说过再也不要让我离开你了吗?我不准你叫我走!”

    “陈子华,我求求你,放下你的仇恨,不要再泥足深陷了。”顾挽澜跪在他的面前,几近是恳求的模样。

    “你起来。”看着她这么的伤心,陈子华是有些不忍心的,说着就要将她给拉起来,可是顾挽澜也是固执的很,“我不,你答应我好不好,你不是说喜欢我吗?可以,我离婚,我离婚跟你在一起,只要你放过他们所有人!”

    陈子华在半空中的手僵住了,听着她的话却是一点喜悦的成分都没有,只有满腔的嘲讽,“呵!”

    “嫂子,你不可以这么做!”陈少华想都没有想就打断了她这个荒唐的想法。

    一会儿陈少华就被陈子华给叫人死死的绑住了,一身是血的白愿也不例外,顾挽澜追问着,“陈子华,你想干什么?”

    “好了,你们的选择时间到了。”陈子华没有理会顾挽澜,径直的冲着二老说道。

    “看见了吗?白愿跟当年一样,要死不死的样子,只不过那时候是二选一,现在你们只能够择其一。”他倒要看看,他们是要救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要遵守当初的那个义气,救白愿。

    “你放过白愿,我可以代替他,真的!”顾挽澜说着又要往白愿的那头扑过去,却被陈子华给硬生生的攥住了,“跟你没有关系。”

    陈子华很遗憾,会在这里让她看到这些,但是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真切的告诉顾挽澜,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好。”陈父艰难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他的模样就像是做好了什么准备,神情跟当时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子华也是很想知道他的答案,究竟是亲生儿子重要,还是朋友的儿子重要!

    “当年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得罪一些人,你们三个不至于被人趁机绑架,也不会让子华受到那样的待遇,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是活在自责当中的,我没有一天做梦的时候不在想,子华得有多怨恨我,得有多厌恶我,今天我看见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他看了过去,“子华,是爸爸不好,爸爸当年无能为力,抛弃了你。”

    “现在说这些干什么,博同情?可笑,说的再多也掩盖不了你抛弃了我的事实。”陈子华只是冷笑。

    “老公。”陈母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起身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眼底似乎是充满了决绝,慌乱之下,她将陈父给拉住,冲着他摇了一下头,“不要。”

    “陈子华,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清醒,那是一个无可奈何的事情,如果当初换做是你,你会怎么选择?比如我,还有你的爸妈,三个人选两个!”她促使着陈子华看着自己的双眼,“我跟你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你爸妈是你的至亲之人,换做是你,你怎么选?”

    陈子华突然的就陷入了沉默当中,突然说着,“如果是当年的我,肯定很迷茫,但是如果你问的是现在,我不需要两个选择,只要一个选择就好!”

    他的双眼也是坚定的看着顾挽澜,“我只会选你。”

    “不,你根本就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顾挽澜慌了神,只想要努力的告诉他关于自己的一些见解,“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爸爸妈妈当初实在是无奈之举,他们这么多年都活在悔恨当中,折磨的他们还不够吗啊?为什么你就不可以选择忘记那些不愉快的,看待眼前的这些所有想要为你好的人呢?”

    “够了!”他紧闭起了眼眸,随手的拿起了一把手枪递了过去给陈父,“来,做出你的选择。”

    他还提醒了一声,“对了,这把可不是玩具枪了。”

    他的意思告诉着白愿跟陈少华很明显不过了,只要陈父做出了任意的一个选择,那么那个人只有死亡的结果,一点的余地都没有。

    “子华。”陈父看着手里的枪,缓慢的说道,“我对不起你。”

    千言万语,他有着一堆想要跟陈子华说的话,但是发现不管说什么都是很苍白,只有这句话才能够最真切的说出了自己的意思,自己的心情。

    看着他举着枪的模样,顾挽澜拼命的摇晃着脑袋,“不要,不要!!!”

    然而陈子华却是将她给死死的抱住了,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挣扎机会,“好好看着,他们当初也是这么对我的。”

    “陈子华,我求求你,够了好不好,真的够了。”他们都是人啊,活生生的人命,为什么他可以这样的不动声色,甚至是一丝一毫的恐惧都没有出现过。

    白愿睁了睁眼皮,看着满脸泪痕的顾挽澜,张了张嘴,似乎是用着唇语说了什么,顾挽澜看的一清二楚的,身体挣扎的动作是更加的猛烈了起来,“不要!叔叔不要!”

    “是不是很痛苦,跟我遭遇的比起来,这些真的算不上什么。”陈子华看着陈父犹豫的背影,冷嘲了一声。

    “白愿!你快起来,你快走啊!”顾挽澜几乎是在撕心裂肺的撕喊着出声,只觉得喉咙处火辣辣的疼。

    陈父闭上了眼眸,举着手里的枪支对准,“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