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四章:我从未想过要害你

    “啊!”发出喊叫声的人就是顾挽澜,尖叫的失了声。

    陈父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顾挽澜突然的想要冲过接住那个往地面滑落的身体,然而她却被陈子华给死死的抱住,丝毫动弹不得。

    “老公!”陈母惊呼出声的跑了过去,“不要,你干什么这么傻!”

    为什么陈父要朝着自己开枪,陈少华只是张着嘴,一脸的震惊说不出话来,他对准的是自己的心脏处,鲜血就像是水柱似的不断往外喷射出来,任凭着陈母怎么捂都捂不住,“不要,不要离开我。”

    “子华。”陈父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伤势,睁了睁眼眸朝着陈子华说道,“当年的我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让你变成这个模样,我不怪你,我只怪当初的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但是人活的时间长了,也就活够了,现在只要知道你还活的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为什么!”陈子华咬着牙龈,突然的莫名觉得心痛了一样,“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冲着他们开枪!”

    “因为我开不得!”陈父说完,只觉得喉间一阵腥甜的味道,一口鲜血从口里吐了出来。

    “爸,不要死,快,快解开我啊!”陈少华拼命的在自己身上绑着的绳子挣扎着,他要救人,他要救自己的家人啊!

    陈父摇了摇头,“我自己也是个医生,我知道的。”

    没用了……

    “子华,我就只求你一件事,如果你一直在记恨当年的事情的话,就让我来偿命好了,做出选择的人是我,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放过他们,也求你,放过你自己……”

    “老公!”陈母哭的歇斯底里,看着陈少华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吗?如果非要一命还一命的话……”

    她突然忍住了哭声,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把夺过了在陈父手中还攥着的枪,如同他的行为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嘭!”

    “不要!”陈少华几乎是嘶吼出声的,他竭力的起身想要将她给撞开,却还是没能够阻止陈母的行为,她卧倒在陈父的身上,“所有的错,就让我们来还……”

    他们两个换陈少华跟白愿的话,值得了。

    “叔叔阿姨!”白愿被这两声的枪响给惊的不禁睁开了紧闭着了的眼眸,看着眼前的状况的时候,瞳孔无限的放大,嘴唇微微轻颤的叫着他们。

    只是一会儿,两个人在地面上挣扎了一下,就再也没有了动静了,想来应该是一枪毙命的。

    “撕!”顾挽澜用力的咬下了陈子华禁锢着自己的双手,他吃痛的喊了一声,就松开了,顾挽澜死死的护在了他们的面前,一脸惊恐的盯着陈子华,“你完全的疯了,到现在你都还不明白吗?因为你,到底要死多少人你才会甘心?”

    陈父,陈母,他们又何其无奈,被硬生生的逼迫只能够带走两个要救的人,如果不是实在万不得已,怎么会剩下他一个,现在他们都用自己的命来偿还了当年的债了,陈子华还不满意,还不开心吗?

    陈子华突然的就陷入了一片寂静,理应来说,他应该觉得开心才对啊,为什么看着自己曾经最恨的两个人的尸体就这样血淋淋的躺在自己的面前,却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意味呢,反而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是在被人拉扯着一样,疼的忽上忽下的。

    “挽澜。”陈子华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顾挽澜眼底噙着眼泪拼命的摇晃着头,“不要叫我的名字,一个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舍得害死的人,我是真的觉得恶心至极!”

    他原本想要过去拉扯顾挽澜的手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不确定的问了一声,“恶心?”

    他在那么肮脏的时候,浑身的酸臭,伤口发脓发烂生虫,她都不觉得有一丝一毫的恶心,但是现在她却觉得自己恶心了。

    “对!”顾挽澜抱住了白愿,“你要是还想杀他,你先杀了我吧,我曾经就跟你说过,我虽然不想要看到白愿伤害你,但是如果你对白愿做了什么,他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了。”

    “哥,这一次你是真的太过分了!”陈少华就像是失了魂的人儿一样,说着的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双目空洞的盯着自己父母的尸体,仿佛恨不得死去的是自己一样。

    “过分?”陈子华嗤笑了一声,“当你们不记得是踩着我的尸体从那个废弃工厂离开,出去之后尽情的玩乐,流连于各家夜总会场所的时候,你们可曾想过半点我那个时候是死是活?又有没有想过我那个时候正在经历着什么?我身上的每一道疤痕,每一次死里逃生,都是为了今天!”

    “如果那天,留下来的是我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陈少华自言自语了一声,为什么他当时要走,为什么明明看到自己的哥哥那么恳切的想要活下去,却没有力求留下去。

    “可惜……没有如果!”陈子华摇着头,苦涩的笑意爬满了他的脸颊。

    他慢慢的走到了陈父陈母的身前,伸手过去触碰了一下他们那已经年迈了的脸孔,明知道不会有回答,却还是问了一声,“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结果呢?”

    “陈子华,你针对的是我一个,跟少华,没有关系。”白愿一脸痛苦的盯着他们,让他更加加深了不可以让陈少华死了的念头,要不然就对不起他们所做出的事情了。

    “不要,白愿,我是你老婆,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承担。”顾挽澜抿着唇,不想让自己哭出来,想向白愿证明着,自己很勇敢,也很坚强,“但是你不要再抛下我了。”

    “顾挽澜,你真的这么爱他,这么不要命?”陈子华觉得今天让他最痛的,不是亲生父母的死,而是她终于还是选了白愿,一点点的余地都没有留给他,哪怕是怜悯也好。

    “对!陈子华,我恶心你可以在害死自己的亲生父母之后,还可以这样一点惭愧之心都没有,我厌恶你对于当初为你挡了一个子弹的白愿以及自己的亲生弟弟一样可以不留情面,我恨你自己内心积累的怨恨太多,多的将你的心,你的眼睛都统统给掩盖住了,让你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感受不到。”

    顾挽澜的每一个字里,不在诉说着对于他的不满,陈子华突然的就狂笑出声,“哈哈哈!”

    “我以为我做了那么多,费尽心思的接近你,让你信任我将你带走,我为了治疗你的腿伤,绞尽脑汁,哪怕你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都未曾对我说过一句谢谢,我百般对你好,却到现在,只换来你的厌恶,你的恶心,你的恨意。”

    他自问真的没有比这都还要来的更加可笑的事情了,他见顾挽澜不说话,又道,“你说我心狠,我逼死了自己的父母,还想对自己的亲弟弟实施报复,对白愿施加痛苦,但是我扪心自问,我没有做过半点对不起你的事情,没有欺骗过你,也从未想过要害你!”

    “对,我很感激所对我做的一切,你更加是没有想过害我。”她用力的攥紧自己的拳头,指甲抠入掌心当中让自己更加的清醒着状况,“但是你每对白愿施加的痛苦,在我的这里……”

    顾挽澜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同样会感受得到白愿的所有痛苦,现在我只觉得我的心脏快要被撕碎了一样,疼的不能呼吸。”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白愿的头歪了一下顺势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没了动静。

    顾挽澜浑身害怕的发抖,缓缓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白愿?”

    然而却没有得到回应声,她才真正的感受到了慌张,将手放到他脖子处的地方,想要看看他还有没有跳动着的脉搏,但是很快的就松了一口气,这会儿估计是又昏厥过去了,幸好那微弱的脉搏在告诉着她白愿至少还是活着的,只要能够从这里出去……

    陈少华晃了半天的神,问了一声,“他怎么样?”

    顾挽澜抿了一下唇,“应该还能撑得住。”

    她没有学过医学方面的知识,对于他身上的伤,也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处理,更加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算不算得上是危险的,但是那源源不断冒出来的鲜血,足以证明再这样下去,肯定是会失血过多的。

    顾挽澜眼捷手快的看到了陈母遗留在地面上的枪,心里头像是下了个什么决定,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嫂子,你干什么!”

    陈少华看着她的模样,惊呼出声,只看见顾挽澜镇定自若的站了起来,手里握着那把枪的抵在了陈子华的脑袋上,她从来没有这样真实的拿过抢,手有些抖,也有些害怕。

    陈子华唇边泛起了一丝冷笑,“你这是打算为了救他们,要杀我?”

    顾挽澜唇瓣微微轻颤着,“如果我说是的话,你会放过他们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