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五章:她的一场豪赌

    陈子华很遗憾的摇了摇头,一脸肯定的冲着顾挽澜说道,“不会。”

    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她刚刚就是没忍住的问了出来,突然觉得有些可笑,顾挽澜的唇边泛起了一丝冷意,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着,“是吗?”

    “你不适合拿这个,还给我。”陈子华试图想要从她的手中将枪给夺过来。

    顾挽澜是连连的后退了好几步,不让他接近,“我不。”

    “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开玩笑。”陈子华的脸色有些阴沉,“而且我也告诉你了,哪怕你真的开枪了,我也不会放了人的。”

    这一天他等了那么久,不可能就此作罢!

    “嫂子,把枪放下!”陈少华不明白她的心思,但是有了前车之鉴,他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不要,少华,我一定会带你们离开的,相信我!”顾挽澜脸上的神情从来都没有这么的坚定过。

    陈子华却是不以为然,“你要怎么带他们离开啊?手里的一把枪?你又知道我这里有多少枪?”

    “对,就凭这把枪!”她眼底坚定了不少,“我知道你无所谓,那如果是我呢?”

    说完,她拿着枪对准了自己,似乎是害怕陈子华会听不见一样,多问了一遍,“如果我死了呢?”

    “嗡!”突然的,他觉得耳边一阵鸣响,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阴沉,“顾挽澜,给我把枪放下!”

    “你给不给我带他们走!”顾挽澜同样是丝毫不畏惧的瞪向了他,“我数一二三,你不答应,我就开一枪。”

    “1!2……”

    陈子华的脑子里还在运转着她会不会是真的时候,这个时候伴随着她口中的一个“3!”落下,一声干脆利落的枪声响起,“嗤!”

    是子弹扎入血肉里面的声音,“不要!嫂子,你住手!”

    陈子华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惨白惨白的,看着她的左肩处不断涌出来的鲜血,仿佛被打中的是自己一样,浑身的血液都在疯狂的倒流着,“顾挽澜,你疯了吗?!”

    “我再说一次,你放,还是不放!”顾挽澜疼的整个后背都几乎湿透了,胸前被染的一大片的腥红,她还是今天才知道被子弹打中之后会是这么的痛,手里的枪差点几次都握不住的掉下去,最后还是她强忍了下来才勉强的支撑着。

    “把绳子解开!”陈子华喝令一声,就有人将白愿还有陈子华身上的绳子都给切断。

    顾挽澜脸上一抹欣喜,陈少华一被松开了绳子就是迅速过去查探着白愿的情况,最后将他被背到了后背上,看了一眼顾挽澜,“嫂子,你能撑得住吗?”

    顾挽澜摇了摇头,“我没事,我们走吧。”

    看着他将白愿个背好,顾挽澜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子华,“谢谢你。”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办法很卑鄙,但是她更加不可以让白愿死掉,唯有伤害自己才可以了,可是她其实并没有想到的是陈子华竟然会答应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快。

    看着他们几个走远了的背影,陈子华心烦意乱的嘶吼了一声,“啊!!!”

    最后一拳重重的砸落到茶几上,玻璃立刻就哐当的一声碎开了来,扎到他的拳头上,然而他都仿佛察觉不到痛意一样,看着他们的车辆最后扬尘而去。

    “少爷,这些……”管家征求着他的意见询问着陈父陈母的尸体。

    陈子华抿着唇看了半天,“葬了!”

    “医院就快到了,白愿,你清醒一点。”顾挽澜为了避免白愿就这样睡了过去,不断的摇晃着他的身子。

    此时因为左肩中了子弹的顾挽澜,脸色也是跟着越发的不好了起来,嘴唇都开始泛白了,看起来没有一点的血色。

    陈少华不敢多说话,只是猛踩着油门朝着最近的医院而去,白愿中途似乎是被晃醒了,看了一眼周围,“这是在哪?”

    “我们出来了,这就送你去医院。”看着他还可以问自己的模样,顾挽澜别提是有多么的兴奋了。

    白愿狐疑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看了一下,最后目光定格在她的左肩上,明显的一大滩血迹在那,这个时候似乎都还没有来得及止血,还在不断冒出着血,“怎么回事?谁开的枪!”

    他一个情绪激动,就开始承受不住的咳嗽了起来,顾挽澜将他给安抚住,“没有谁,我们就快到医院了。”

    嘴里不停的在跟他重复着这句话,然而白愿却是没有那么轻易的被收买,竭尽全力的在询问着她的状况,“到底怎么回事?”

    见他追问不止,顾挽澜又不肯说,在前面开着车的陈少华终于是忍不住了,“嫂子为了救我们,威胁哥说如果不放人的话,她就在自己的身上开一枪。”

    “什么?!”白愿一脸的震惊,跟着就要挣扎起来,可是还没动一下,就觉得浑身的骨头都仿佛是要散架了一样,疼的额头直冒冷汗,“你不要乱动,我真的没事的,等去了医院将子弹给取出来的话,我就好了。”顾挽澜露出着笑意向他证明着。

    看着他身上的一个个刀孔,以及各处的遍体鳞伤,顾挽澜的眼眶不禁又湿润了起来,他都这么严重了还想着自己的安危,真的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跟过来的话,他还会被陈子华给虐待到什么时候。

    到了医院看着白愿被送进抢救室的时候,顾挽澜也像是完成了任务似的,腿上一软,整个人也跟着陷入了昏迷当中,只是最后的一丝意识的时候,听见了陈少华喊了一声自己,“嫂子!”

    陈少华接住了她往下滑落的身体,另外的叫医生给他开了一个抢救室,“我是医生,我救她!”

    但是等当所有都准备完毕以后,拿着手术刀正要取出手术刀,他异常的发现自己的手晃动的厉害,根本就无从下手,“你真的是医生吗?如果你不行的话,就只能够等一会儿了。”

    要不是病人的情况很紧急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他让他这么胡闹着。

    “我……”他的喉咙突然像是被哽住了一样,极其没有底气的说道,“我可以的。”

    声音细小的如同蚊子一般,没有任何的作用。

    “你到底行不行啊?!”又是过了几分钟,他拿着手术刀就像是冰冻住了一样,半天都没有反应,护士实在是看不去了,“看看李医生出来了没有,告诉他这里有一个急需要抢救的患者。”

    “好!”说完那个人就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就带了一个医生过来了,看着顾挽澜的情况,“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

    护士一脸的为难,“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来,然后这个人说他也是个医生……”

    “陈少华?”李医生只是一眼的就将他给认了出来,点头道,“他确实是一个医生。”

    一个年纪轻轻就救治过很多人的医生,关于陈少华的事迹基本在医疗界里是无人不知道,但是做错了事,也更加是传了千里,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看他现在这个状况来看,李医生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将他给推到了一旁,“我来吧。”

    手中的手术刀被抢走的那一瞬间,陈少华懵了一下,只见李医生镇定自若的询问着护士对于顾挽澜有没有做过什么急救措施,最后才决定下刀。

    陈少华蹲在角落里,从来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么的失落跟狼狈过,短短几个小时,父母双亡,就连他的这一双手,都再也没有办法动手术了,那他还能干什么?

    手术结束后,李医生看了看他的模样,“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他抬起眼眸的时候,满眼的通红,“我知道,我没做到一个医生的责任。”

    李医生最后也没在说什么了,只是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既然打算做医生这个行业了,你早就应该做好准备,如果只是因为一次的过错就再也没有办法拿起手术刀的话,那么我觉得你也不适合当一个医生了。”

    第二天清晨,顾挽澜微微的睁了一下眼,“唔!”

    她轻轻的捂了一下左边的肩膀,显然的是已经被爆包扎好了,大概是子弹被取出来了。

    她下意识的就找寻了白愿的身影,“白愿呢?!”

    陈少华就是坐在一旁的,听到了动静,立刻询问出声,“嫂子,你行了?”

    “白愿呢?”顾挽澜没有来得及理会他的担忧,“他怎么样了?”

    “放心吧,他没事,在隔壁的病房。”陈少华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顾挽澜不由的想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必然知道他心里不好受,“那你呢,你没事吧?”

    陈少华深呼吸了一口,强硬的扯出了一抹比哭都还要难看的笑意,“还行。”

    “叔叔阿姨……”顾挽澜说话的声音很小,陈少华脸上就闪现出了一抹愠色,“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我想缓缓。”

    被抢救过来的白愿在这个时候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看了一下狭小的病房里没有顾挽澜的踪影,不分由说的就拔掉了自己手背上还打着的点滴,跌跌撞撞的闯了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