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六章:你要找的,我已经喂狗了

    顾挽澜也是深知陈少华现在的心情不会好受,最后也没有追问下去了,“对不起。”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需要道歉的。”陈少华摆了摆手,突然脸上的神情骤变,掩住了自己的脸。

    “有关系。”她第一次见到这么低潮的陈少华,痛苦的模样。

    她继续道,“都是因为我没按捺住,所以才会去你家找你,他们才会发现了异样,才会偷偷买了机票跟着我到了x市,如果他们不来的话,不去了别墅的话,他们不可能……”

    “够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陈少华的双眼通红,难过的神色在脸上显现出来。

    “挽澜!”白愿的脚步有些踉跄,看到顾挽澜在病床上,迅速的跑了过去,“你有没有怎么样?”

    他记得昨天昏迷之前是看到了她中枪的,说着就要查探着她的肩膀处,顾挽澜看了一眼在场的陈少华,将自己的衣领拉紧,“我没事,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怎么样,怎么就起来了?”

    “我没……咳咳!”还没说完话,他就是咳嗽了几声,顾挽澜立刻埋怨的数落着,“伤的这么重就该在病床上好好躺着,过来干什么?”

    “我担心你。”白愿说的时候模样有些委屈,见状顾挽澜也不好指责什么了。

    看到一旁的陈少华,白愿这才反应过来,看着他几乎快要苦出来的模样,白愿心里头也不好受,“少华,没事吧?”

    陈少华没有说话,喉咙跟哽住了似的,只是晃了晃头,但是那不由自主溢出来的眼泪就足以说明了他的伤心。

    看的白愿跟顾挽澜心里头都跟着不好受了起来,白愿道,“我欠叔叔阿姨的,真的太多了。”

    仅仅只是因为跟自己的母亲从小交好,才会不愿意在当年那件事情里面不想要看到自己的死亡而撇下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多年之后,依然是为了自己,而选择了丧命,这不是可以只用感动就足以形容得了的。

    顾挽澜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白愿在当初陈少华在手术意外发生的时候,那样竭尽全力的也要保他周全,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她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就是正义的,但是错了,全都错了。

    “既然你也醒了,你就在这跟嫂子好好聊聊吧,我去叫医生过来。”他那犀利的眼光撇到了他手背上还在流着血的血管,显然是被他太过于用力的扯开才会这样的,至少急救措施是要做一下的。

    最后白愿被安排在了跟顾挽澜病房里,陈少华独自一个人到了天台,有些无力的瘫软的躺在那,双目盯着湛蓝的天空,洁白的白云。

    似乎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静下心来观看这些东西,怀里的手机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他过了很久,才不紧不慢的拿起电话接听起来。

    “喂?”他声音有些沙哑的开了口。

    “少华……”电话的那端,传来的是林思染软软糯糯的声音,让他找到了最后的一丝归属感,“我在。”

    “叔叔阿姨好像都买了去x市的票了,我想大概是去找你了,你看见他们了吗?”林思染起初还以为他们只是出去玩了,但是当去了他们的卧室的时候,看到了留下来的一张纸条才知道他们原来也跟着去了x市了,这就打电话过来询问了。

    “看见了。”陈少华紧闭着眼睛,回答了。

    “那就好了。”听到陈父陈母跟他已经会面了,林思染似乎也是松了一口气。

    陈少华拿着电话,半天没有发出声音,林思染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试探性的又唤了一声,“少华?”

    “思染。”他眨了眨眼,道,“我爸妈,去世了。”

    “!!!”林思染拿着手机,突然觉得脑袋嗡了一下,唇瓣有些微微的轻颤着,“什……什么?”

    “他们去世了。”陈少华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似乎带了一些哭腔,极其无助的说道,“思染,我只有你了。”

    林思染这个时候还真的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的好,这可以说是报应吗?陈少华害死了她的父亲,母亲,现在报应也到了他父母的头上了,她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肆意的狂笑出声,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活该?

    但是林思染几乎是愣了一下,过了半响,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当下,她就决定了买下去x市最快的机票,这个时候陈少华毋庸置疑是最脆弱的时候,也是可以更加走近他心底的时候,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错过?

    病房里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顾挽澜吃过药睡了过去,没一会儿,朦朦胧胧睁了一下眼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陈子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的病床身侧,她瞬间就惊醒了过来,“陈子华!”

    在隔壁的一张床听到声音的白愿也跟着醒了过来,陈子华看着他们激动的模样,撇了撇眉,“放心,我过来没什么目的。”

    白愿支撑着起床,顾挽澜看着他的模样,想要阻拦着,“白愿!”

    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下了床,走到了陈子华的跟前,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领,怒目横眉的道,“你这个疯子!知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

    相反的,陈子华反而是很平静,将没有多少力气的白愿一下子就推回了床上,“知道。”

    他都知道,可是还能够回头吗?

    答案是否定的,当他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你到现在还不甘心。”白愿嗤笑了一声,“从前我一直觉得我亏欠了你的,不对你有任何的反抗,可是现在不会了。”

    陈父跟陈母都已经走了,他就再也不亏欠陈子华的半点了。

    “好啊!那你大可现在就来杀了我!”陈子华一脸的从容,仿佛对死亡已经不畏惧了一样。

    白愿摇着头,“不,对于你这种人,我不可能用同样肮脏的手段还击回去,你小心了,我会搜集你的所有罪证,我要你一辈子在监狱里面忏悔你所做过的一切!包括你的父母!”

    “好啊,你尽管来。”他点着头,对自己充满了自信的模样。

    看向了顾挽澜,“看起来你很好,我就放心了。”

    说完,便转过身离开了,仿佛从来没有踏足进入到病房里面。

    这个时候正好从天台下来的陈少华看见了他的身影,正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只听见他道了一声,“哥,爸妈的尸体,我会带回安城的,那是他们的家。”

    “恐怕你不能够如愿了。”陈子华站住了脚,冷笑了一声,“我已经喂狗了。”

    “你说什么?”一直克制只自己情绪的陈少华听到这,在也没有办法容忍下去了,用力的往陈子华的身上扑了过去,骑坐在他的身上,用尽全力的一拳砸在了他的颌骨上,发出了结实的击打声,“你再说一次!”

    “起开!”陈子华还没有激动,他身旁带来的两个人就激动的要将陈少华给架起来。

    陈子华一个阴冷的眼神撇了过去,让他们不由的后退没敢上前来,他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所说的话,“我说,尸体,我已经喂狗了!”

    “那是你爸妈!”陈少华愤怒的浑身都在颤抖着,一双眼通红的吓人,“你是不是疯了,你的人性呢!”

    陈子华干脆躺在了地面上,肆意的大笑着,带着疑惑问着,“人性?那样的东西,我有吗?”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医院里是不允许打架斗殴的。”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听到了骚乱,都纷纷的赶了过来将陈少华给拉开了来。

    陈子华这才得以解脱的站起身来,然而陈少华却是怒.红了眼,死命的挣脱着他们的禁锢,却是动弹不得,“先生,你冷静一点,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们就要报警了。”

    “他说杀人凶手啊!他是疯子啊!”陈少华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拼命的冲着他们呐喊着,但是这个现况,被当成疯子的人反而是他。

    陈子华理了一下衣领,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在钱包里慷慨的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冲着医护人员说道,“如果他还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你们给打一下镇定剂了。”

    “混蛋!陈子华!你给我滚回来!”陈少华看着他走远的背影,仍然是在呐喊着。

    医生看着他这个吵闹的模样没有办法,只好说道,“给他注射一只镇定剂吧。”

    针管里面的液体注射到了陈少华的体内,眼前的视线逐渐的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最后,身上也没了力气,甚至是呐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陈少华醒过来的时候,白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的身侧了,看到他惊醒,白愿脸上也放松了下来,“你醒了?”

    陈少华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白愿好奇的问,“你找什么?”

    陈少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仅仅的抓住了白愿的肩膀,着急的追问着,“陈子华呢?他去哪里了!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