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七章:你要逃去哪里?

    白愿见陈少华几乎是疯狂的模样,询问了一声,“好好说清楚,怎么回事?”

    他不像是这么情绪不稳的人,可是刚刚护士竟然告诉自己,陈少华还需要注射了镇定剂才肯安定下来,弄的医院人心惶惶的。

    由此可见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他才会这样失控,然而他一醒来就是要找陈子华想来大概是陈子华做了什么他才会动怒到这个地步。

    陈少华痛苦的将白愿抓住,“他是疯的,他把爸妈的尸体喂狗了!我连他们的骨灰都没能够带回安城!”

    白愿震惊一脸,似乎不敢相信,“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是他,是他亲口承认的!”陈少华一双眼通红的可怕。

    “不会的,不会的,他就是为了激怒你,他不可能会这么做。”白愿说什么也不敢相信陈子华会真的可以做的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现在的他,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你冷静,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白愿一昧的安抚着他那如同被烧开了的熔浆的心情。

    “好!”他点了点头,可是白愿并没有从他的眉眼里面,看出丝毫的信任。

    别墅里,跟着陈子华去了医院的其中一个人忍不住的问了一声,“少爷,您为什么要撒谎呢?”

    “嗯?撒什么谎?”他顾名思义的反问着。

    “您明明很好的安葬了他们,但是为什么刚刚在医院里要那么说呢?难道就不怕报复吗?”

    陈子华嗤笑了一声,“报复?好啊,那就尽管来好了!我这辈子难道还有没有见过的场面吗?”

    说完,他的眉眼弯了起来,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见陈子华这么说道,他也就不继续多嘴了,只是微微的颔首,表示明了,最后叫来了保姆给他清理着脸上被陈少华给砸破了的伤口。

    林思染很快的就赶到了x市跟他们会合了,看着一脸颓废的陈少华,林思染都有些认不出来了,脸上的胡子邋遢的像是几天没有洗过澡似的,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少华?”

    陈少华抬了抬眼眸,看了她一眼,道,“你来了?”

    林思染一脸心疼的将他抱住,“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少华也是将她一并抱住,在她的脖颈之间蹭了蹭,“不会。”

    其实他都没有想过她竟然会第一时间就买了机票过来,这已经是足以让自己很感动了。

    林思染靠在他身后的脸上面的笑意瞬间就消失殆尽,也不知道是在思量什么,神情错综复杂。

    白愿跟顾挽澜的伤养了好几天也几乎是好的差不多了,起码可以随便的落地行走了,医院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吉利的地方,很快的就搬到了之前尹轩跟白愿交换的地方住下了。

    林思染来了之后,陈少华的情绪也是得到了不少的安抚,至少不会像那天那样大吵大闹着要杀了陈子华之类的话了。

    还从他们那将苏茉莉的孩子给要了回来,但是鉴于目前情况来看,孩子并不适合继续待在x市,白愿就叫来了苏茉莉。

    按照着白愿所给出的地址,苏茉莉找了过来,起初门铃响起的时候他们还是端详了一会儿才打开的门。

    苏茉莉一进到屋内,立刻就是着急的问了起来,“孩子,我的孩子呢?”

    顾挽澜小心翼翼的把孩子给递了过去,“这。”

    “真的谢谢你们!”苏茉莉将孩子给接过以后,从未有过的感激在脸上泛滥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白愿真的将自己的孩子给找到,并且还可以这么顺利的就从陈子华手里给夺了回来。

    “陈子华没有为难你们吧?”苏茉莉还不知道着事情的严重性,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边安抚着,一边问道。

    显然这是一个很难为他们的话题,所有人的脸上都立刻变了颜色,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顾挽澜只是催促着,“孩子给你找回来了,白愿也没有失信于你,你回安城吧。”

    看着他们都不对劲的脸色,苏茉莉只是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先走了。”

    林思染是见过苏茉莉的,是在上一次回安城的飞机上,但是当时没有交谈太多,所以并不认识,一时好奇,就问了一声,“她是谁啊?”

    为什么她的孩子,会在白愿他们这?

    “一个朋友。”顾挽澜也没有解释太多,但是这人的好奇心吧,说起来就起来了,林思染接着又问起了自己心底的疑问了,“那为什么她的孩子会在这呢?”

    “思染,别问那么多了。”看着陈少华的脸色都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顾挽澜朝着她打了一个眼色。

    虽然知道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将这些都牵扯进来,可是如果不是为了苏茉莉的孩子的话,他们也不会来到x市,然后陈父陈母或者也不会……

    如果继续说起这个话题的话,就怕陈少华会无缘无故的将这些过错牵扯无辜的人身上。

    “那好吧。”林思染见她执意不肯说的模样,这才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见她放弃了追问,顾挽澜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没有察觉到他们有任何的不满,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晚上,顾挽澜刚刚躺下床,就听见白愿问了一声,“你觉得林思染怎么样?”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问话,顾挽澜狐疑的反问着,“怎么了吗?”

    “我觉得她很眼熟,之前没细看没有察觉,但是这几天都住在一起,看的多了,就总觉得是在哪里见过似的。”他绞尽脑汁的响了一下,都没想起来,只能够问了一声顾挽澜,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印象。

    顾挽澜晃了晃头,“估计比较大众脸吧,世界上那么多相似的人,你觉得眼熟也不足为奇啊。”

    她对此不以为然,还劝解着,“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吃了药就睡了。”

    “让我先看看你的伤。”说完,他就伸手过去将顾挽澜的睡衣撩起了一大半来。

    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微红,“我,我自己来。”

    他这根本就是故意的,明明解开前面的几个衣服扣子就可以看得见的了,他非要从下面将衣服撩起,弄的她都不好意思了。

    但是话刚说完,白愿都已经将她的上衣给褪了下来,犹豫是刚刚洗过澡的,所以里面并没有穿别的衣服,白愿轻而易举的就可以看得见她胸前的一片大好风光。

    但是这个时候的白愿也无暇理会这些,将重心都是放在了她左肩的枪伤上面,这个时候的伤口已经结疤了,但是还是可以看的出来有一个明显的子弹形状的伤口,白愿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心疼,“疼吗?”

    “你傻啊,都快好了,还疼什么疼?”顾挽澜故作轻松的轻笑了一声。

    白愿相反的,自己摇了摇头自问自答着,“不,一定很疼。”

    他说过无数次要好好的保护好她,却还是让她为自己冒险了,如果陈子华稍微心狠一些的话,他都不敢想,她是不是会犯傻的下第二枪。

    但是对于白愿的想法来看,顾挽澜是一定会的,她哪怕是拼尽全力,也会救自己。

    “好了,还大惊小怪的,知道疼的话,以后就多疼我。”顾挽澜唇边泛着浅笑,环住了他的腰窝在他的怀里语气轻快的说道。

    白愿回答的毋庸置疑,“那是当然的了。”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他都会一如既往,或者说是更加的疼爱她。

    慰问了过后,由于顾挽澜的上衣是被剥落的,很快的她埋在白愿胸前的耳朵,立刻就听见了他喘着粗气心跳骤然加快的声音。

    温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脸上,经历过那么多的情.事,顾挽澜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他现在的举动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抬起眼眸一看,果然他的眼睛都开始通红了起来,就像是燃烧起了一把火似的,正在热辣的盯着自己的脸瞧。

    一双澄澈的目光猝不及防的闯入了自己的视线内,白愿也就自然而然的轻佻起她的下巴俯下了身……

    苏茉莉在顺利的接到了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一刻停留就朝着机场奔了过去,想要买下最快赶回安城的航班机票。

    没赶得上航班,她的心都没有办法安定下来,一直都是处于忐忑的状态。

    突然广播里面响起了自己的航班时间到了,苏茉莉这个时候的脸色才好转了起来,一抹欣喜一览无遗的展露到脸上。

    她急匆匆的就抱着孩子就要进去,但是这个时候她的身旁出现了几个人,将她给紧紧的围住了。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苏茉莉下意识的将孩子给护住,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们。

    突然,她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哪怕是化成灰都可以轻易听的出来的一个声音,“你想去哪里?”

    只是一瞬间,她的浑身不寒而栗,打了一个冷颤,几乎是机械性的回过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陈子华,他淡然的撇了撇眉,从自己的手里抽出了机票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回安城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