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九章:等一个可以让你爱上我的人

    “叩叩。”又一次的敲门声催促了起来,“苏茉莉?”

    “好,我来了。”她长吁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这才下了楼,看着他们正准备开始吃了,眼神有些闪躲了起来,生怕被他们察觉出来什么。

    顾挽澜给她添了一碗饭,还顺带的问了一声,“宝宝没醒吧?”

    苏茉莉摇了一下头,“没呢。”

    “那就好。”顾挽澜浅笑了一下,坐在了白愿的身旁,顺其自然的也给他盛了一碗汤。

    苏茉莉的视线也不由自主的朝着那看了过去,只见白愿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舀了一勺,喝了下去。

    其余的几个人也都是相同的模样,苏茉莉故作轻松的扒了一口饭,特地的没有先去喝汤,对此,也没有人注意到什么。

    一顿饭下来似乎没有什么交谈,苏茉莉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了,似乎是在等待着昏睡的时间到来。

    顾挽澜正跟白愿说着话的时候,突然的,眼前开始晃晃悠悠的,“白愿,我觉得有点晕。”

    白愿刚要起身过去查探是怎么回事,突然的也觉得身形一个踉跄,跌坐到了地上,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力气。

    听到隔壁的房间有重物摔在地面的声音,苏茉莉试探性的去打开了门,只看见白愿跟顾挽澜都几乎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原本还在好奇着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看到了苏茉莉的身影,顾挽澜这才明白了过来,“是,是你?”

    “对不起……”顾挽澜最后没了意识的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个了。

    为了确保万一的情况,苏茉莉还跟着去了林思染还有陈少华的房间,见他们也都没了动静,这才将陈子华交给她的手机给拿了出来,拨通了上面的唯一一个手机号码,“少爷,你可以过来了。”

    刚刚挂完了电话还没超过五分钟的时间,就听见了楼下外面一阵停车的声音,不用想也都可以知道是陈子华来了,可以从他的别墅来的这么快,大概他一直就在这附近吧,想到他可以为顾挽澜这样的煞费苦心,心里不禁泛出了几分的酸楚。

    哪怕陈子华是再怎么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利用出可点的东西都没有这样的对待过她。

    “人呢?”陈子华刚刚到,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苏茉莉只是看了一眼二楼,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就一个箭步冲上了二楼,看着陷入了昏迷当中的顾挽澜,陈子华没有一点犹豫就将她给拦腰抱了起来……

    顾挽澜醒过来的时候,是白花花的天花板,苏茉莉就抱着她所谓的孩子坐在了一旁。

    她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怒不可遏的喝了一声,“苏茉莉!”

    “你醒了?”苏茉莉脸上的神情意外的很平静,也似乎没有打算要跟顾挽澜解释什么。

    “我现在在哪里?”顾挽澜看着自己被绳子被绑住了的手脚,一边挣扎着一边质问出声。

    苏茉莉刚要开口,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是陈子华,顾挽澜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的明白过来,“苏茉莉,你骗我!”

    “对不起。”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顾挽澜却没有从苏茉莉的脸上看出半点的愧疚,“我不能够让我的孩子有事。”

    “快帮我解开!”顾挽澜的额头上青筋都冒了起来,可以看的出来是真的生气到了极点,“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苏茉莉淡然的点着头,“我知道,但是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不仅是我,我的孩子,也会死!”

    顾挽澜一脸失望的盯着床边的陈子华,“你真的无耻到了极点,明明答应过放的人,竟然还会抓第二遍!”

    “无耻也好,手段也罢,只要你是我的,那就够了。”陈子华一脸的无所谓。

    “苏茉莉你听着,陈少华为了救你的孩子,他爸妈都死在了这个别墅里面,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的良心真的过意的去吗!”顾挽澜真的不敢相信,他们所有人都这么拼命的救她,结果却反被恩将仇报!

    苏茉莉显然的一愣,充满了吃惊,“什……什么?”

    陈少华的父母死了,那不就是陈子华的父母吗?

    为什么?但是顾挽澜的模样却不像是在开玩笑啊,她……

    苏茉莉突然的就乱了分寸,陈子华一个冰冷的眼神投掷了过来,“死了的人就是死了,如果你也想活着的人也死了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奉陪!”

    陈子华的一句话就让苏茉莉给惊醒了过来,“对!顾挽澜,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死的人就是死了,也不能够复活,我现在只要我儿子好好的!”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快放开我!”她用力的蹬着腿,可是被死死的绑在四个床脚的手脚越是挣扎,就只会嘞的更加的疼痛,粗粝的绳子一下子就将她那细小的手腕给磨破了皮,只是稍微的一碰,都可以疼的出血来。

    “少爷,你要我联系的人,我也已经联系了,那我可以走了吧?”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着。

    “可以,还有,不要回安城!”陈子华还顺带的提醒了一声,免得将来白愿也找了过去。

    “好。”她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子华,充满了不舍。

    顾挽澜发了疯似的冲着她叫喊着,“苏茉莉,你别走,你们都要对我干什么!”

    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让她不打算坐以待毙,陈子华看着她挣扎着的手腕都厮磨出血了,眼底闪过了一抹心疼,赶紧从抽屉里面找出了医药箱,劝说着,“不要再动了,手还要不要了?”

    “呵!”顾挽澜突然的就嗤笑了一声,“是你把我给绑在这的,现在何必惺惺作态啊!”

    “……”陈子华干脆就不说话了,只是细心的给她的手腕处消了一下毒,然后擦着药膏,可是刚刚擦完,顾挽澜却又是一点都不领情的挣扎了起来,药膏都全给蹭在了绳子上,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喝了一声,“别动!”

    “凭什么啊!”顾挽澜丝毫不畏惧的瞪大了眼睛看向了他。

    只看见他的眉心微微紧蹙,“你要是再不停下来的话,我直接在这里上了你!”

    “你敢!”一声质疑,让陈子华没有一丝犹豫的就作势要剥落了她身上的衣服,“好啊,那你就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上衣被陈子华给拉起了一大半,起初顾挽澜还以为陈子华是在吓唬自己的,但是到了后面,他的手已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自己的身后,正要解开自己的内衣扣子,她立即惊呼出声,“不要!”

    “你不是要看我敢不敢的吗?”陈子华狐疑的问了一声。

    顾挽澜惊恐的摇着头,“不,不要!”

    她是真的相信这个时候的陈子华或许真的能够干的出来这样的事情。

    “既然不要,那就乖乖的,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受伤。”说完,他又重新的上了药。

    等安静了下来之后,顾挽澜看着陈子华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是在等什么人?”

    “在等一个可以让你爱上我的人。”陈子华眉眼突然一笑,让顾挽澜眼底毫不掩饰的闪过了一抹厌恶,“不可能!”

    “相信我,你会的!”陈子华用着极其恳请的语气说道,让顾挽澜的内心开始有些辗转不安,视线不停的朝着门口看过去,陈子华问道,“你是在等白愿来救你吗?”

    被看穿了内心想法的顾挽澜急忙的别过脸,没有回答。

    然而陈子华的下一句话就打断了她的念头,“我给苏茉莉的药,如果没有解药的话,他们至少要睡上两天两夜才醒的来,现在别说两天了,两个小时之内他们没醒过来,一切都已经开始变了!”

    陈子华脸上的笃定,让顾挽澜心生起了绝望的念头,“你突然这么大费周章的把我弄过来,就只是为了绑起来吗?”

    “我不是说了吗?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可以爱上我。”他一脸的神秘,没有继续说透太多。

    一会儿,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床上的顾挽澜脸上尽是淡然,没有感到吃惊。

    “你就是茉莉说的人吧?”西装男人客气的跟陈子华打了一个招呼,自我介绍着,“你好,我叫何京。”

    陈子华上下扫视了一眼,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顾挽澜没有看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只是从这个男人进来的开始,她就逐渐的闻到了一抹淡淡的香味,随后不知不觉意识就渐渐的涣散了起来,甚至是听着他们说话都开始听不清了,只是勉强的能够看得见他们的嘴巴张张合合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

    刚刚说完,何京一脸炫耀的朝着顾挽澜看了过去,唇边露出了一抹自信浅笑,冲着陈子华道,“既然这个小姐已经睡下了,那么就麻烦一下陈先生先到一旁等候一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