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二十章:我们结婚吧!

    陈子华点了点头就答应了,坐在了一旁观看着,什么也没有说。

    顾挽澜的意识开始变得涣散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突然进来房间的男人是谁,更加不知道,陈子华到底跟苏茉莉是打着什么样的盘算,头渐渐的昏沉了起来。

    意识里面好像开始有人在跟自己讲话似的,“顾挽澜……”

    在她的脑子里面,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我在……”顾挽澜情不自禁的就回答了一声。

    “你看到了什么?”那个声音,似乎就生长在自己的体内似的,她就跟着魔了一样,“我看到了我的孩子,我最爱的人。”

    但是为什么,她觉得那些人都在渐渐的变得模糊了呢?

    白愿的脸,跟孩子的脸,逐渐的变得模糊,他们都长什么模样?

    顾挽澜竟然一直之间,没有办法在脑里描绘出来了,狐疑的指着他们问着自己脑子里的声音,“他们……是谁啊?”

    “他们是无关紧要的人,从今往后,你没有你丈夫,没有什么孩子,你只有一个未婚夫。”脑子的声音又在开始一遍又一遍的驱使着。

    “未婚夫?”顾挽澜继续问着,就像是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一样,对于他所说的所有话都充满了好奇,“我的未婚夫,长的什么模样?”

    看着催眠师正在一步一步的引导着顾挽澜的模样,陈子华的眉心一直都没有放松过,处于紧蹙的状态,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觉得自己的方法太多余卑劣,所以才会这个模样。

    “你很爱你的未婚夫,你从小就跟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我很爱我的未婚夫,从小就跟他一起长大,我很爱他……我很爱他……”顾挽澜一边又一遍的叙述了催眠师所重复的话。

    “很好,现在,你可以慢慢的醒过来了。”催眠师打了一个响指。

    顾挽澜浑身一激灵,眼睛也正在渐渐的打开了来,被绳子绑住的手腕跟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了下来。

    “子华!”顾挽澜第一时间就是喊出了这个名字,四下寻找着。

    “我在!”陈子华迅速的就回答了起来,走到她的跟前将正慌乱的不知所措的顾挽澜给揽入了怀中,“你终于醒了!”

    顾挽澜眼底还在噙着眼泪,拼命的点起了头,“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再也活不了了,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催眠师刚刚正是告诉了顾挽澜她遭遇了绑架,把她给救出来的人正是陈子华,这也正好的解释了手脚为什么会有勒痕的事情了,这也是更加的让顾挽澜对陈子华产生了很大的依赖感。

    陈子华看了一眼催眠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

    “你没受伤吧?”顾挽澜吸了吸鼻子,也要查看他身上有没有伤势。

    陈子华忍俊不禁,“我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的。”

    “哦哦,对了,这位是?”顾挽澜看了一眼眼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意识的有些害怕的朝着陈子华怀里瑟缩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子华解释着,“你受了伤,我找他过来给你开点药擦擦伤口,免得到时候留疤了。”

    “留疤?!”一听到这个,顾挽澜立刻将自己的手给摊了出来,看到上面一道红色勒痕,心里一痛,“要是留疤了,是不是很难看啊?”

    “不会。”

    顾挽澜立刻撅起了嘴来,委屈巴巴的模样,“那要是以后留疤了,难看了你不要我了怎么办啊?”

    陈子华唇边泛起了一抹浅笑,执起了她的双手放到唇边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不管你留下什么样的疤痕,我都会一样爱你,不可能不要你,在我心里,你不管怎么样都是最美的,更何况,我怎么可能会让你的身上留下半点伤疤呢?”

    听着他那毫不掩饰的动人情话,顾挽澜不由的面红耳赤了起来,只觉得脸上烧得火红火红的,要灼热到了脖子处的模样,“还有人呢。”

    陈子华还是第一次看到顾挽澜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了这样娇羞的女儿家模样,不由的看痴了,“杨儿,你真漂亮。”

    顾挽澜从来都是对他没有好脸色的,更加在发生了自己父母死了的事情以后,她看待自己的目光都是带着厌恶的,这个时候的顾挽澜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天壤之别,突然的觉得,催眠了顾挽澜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为什么他没有早点想到这件事情呢,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发生她逃跑了的事情了。

    突然陈子华摇了摇头,先前发生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她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身边,那就足够了。

    为了避免顾挽澜这个名字到时候会引起她的记忆,到时候有了冲突,所以陈子华一早就决定了让催眠师告诉顾挽澜她的名字是叫做白杨,是当初欺骗白愿时候随便起的一个名字,但是陈子华意外的发现,这个名字叫的很是顺口。

    “你还说!”顾挽澜更加的不好意思了起来,立刻将被子给拉扯的盖过了整个脑袋,闷声的道,“你快叫医生走吧,丢死人了。”

    陈子华宠溺的看了被子里的顾挽澜一眼,就再也没有说其他的话了,只是冲着催眠师点了点头。

    两个人到了门外,陈子华遵守约定的拿出了一张支票递了过去,“拿着,暂时不要出现在安城活着是x市这两个地方。”

    催眠师也不客气,顺其自然的就收下了,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陈少爷这么慷慨大方,我当然是义不容辞。”

    “那就好。”陈子华也不是喜欢跟别人打交道太久的人,像是互利互惠的关系,交易完了,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联系了。

    “记得最好还是不要让那个小姐见到自己以往熟悉的人过多,不然我也不保证会不会让她想起真正的真相来,催眠之不过是让一部分的记忆给蒙蔽起来罢了,随时都会有爆发的一天,不能够保留一辈子,你可要想好了。”催眠师临走的时候还提了一个醒。

    “要是没有想好,我也不会叫你来。”陈子华说着,唇边泛起了一抹嘲讽的意味,似乎是在自嘲着自己的愚蠢一样。

    明明知道或许没有可能一辈子,却还是不顾一切的想要眷恋她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对自己的爱意,哪怕自己明明都知道是假的,却还是一股脑的扎了进入,无法自拔。

    重新听到房间门打开的声音,这个时候的顾挽澜才不紧不慢的掀开了一个被角,偷偷的露出了一直眼睛窥探着,小心翼翼的问着陈子华,“医生走了吗?”

    看着她这么紧张的样子,陈子华一下子就笑出了声音,“你害怕医生?”

    “不怕啊,因为子华你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医生了,我只是不好意思而已……”刚说完话,就想到了他刚刚所在那个人面前说的话,脸上突然的又是一红,红通通的,看的煞是迷人。

    陈子华虽然是察觉到了自己的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可是也不是趁人之危的人,如果没有跟顾挽澜更加加深感情让她自己同意或者主动的话,是不会强求她跟自己发生什么亲密的接触的。

    “子华,我饿了。”顾挽澜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怨声四起。

    陈子华立刻反应了过来,“好,我这就叫管家给你做吃的。”

    “嗯!”一听到很快就有吃的了,顾挽澜脸上也是迅速的就露出了一抹天真的笑意。

    陈子华害怕顾挽澜给饿坏了一样,让管家先吩咐人下去用着最快的方式做了点吃的出来先给顾挽澜垫垫肚子。

    看着她对桌上的食物大快朵颐的模样,陈子华拿出了一张纸巾在她唇角擦拭了一下残留下来的残屑,“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

    “子华,你不吃吗?”看着陈子华一个劲的盯着自己,自己确实一个筷子都没有动的模样,也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吃的太急了,就像是好几天都没有吃过饭的人似的。

    陈子华摇了摇头,“不用,在你还没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见他这么说,顾挽澜也没有继续问了,只是一昧的吃着,等填饱了肚子以后,一脸满足的摸着小腹坦然在椅子上,“吃的好满足啊!”

    这天的顾挽澜给陈子华的惊喜太过多了,顾挽澜从来不会对自己露出这么天然的一面来,似乎现在才意识到,这个才应该是真正的顾挽澜,是不是自己伤她太多,她一次也没有在自己的面前露出这么自然的神情来。

    突然,他就鬼使神差的道了一声,“杨儿,我们结婚吧。”

    “什么?”顾挽澜就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不确定的多问了一声。

    陈子华也不介意的多重复了一声,甚至是更加具体的道,“我说,我们结婚吧,我想过了,我们之间拖得太久了,这一次绑匪的事情让我明白我应该更加珍惜你的,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民政局领证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