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一章:你这个人怎么耍流氓啊

    “结……结婚?”顾挽澜说话突然就莫名的哆嗦了一下,充满了不确定的语气。

    “怎么,你不想吗?”陈子华脸上闪过了一抹落寞,难过的问着。

    她连忙的摇头道,“不是,我只是突然的有些惊醒,没反应过来。”

    说完干笑了几声继续吃了几口饭,突然的放下了碗筷,郑重的看着陈子华说道,“要是你真的是这么想的话,那就结吧。”

    陈子华的手有些轻颤,“你是说真的?”

    顾挽澜迟疑了一下,反问,“难道你不是认真的?”

    “当然不是!”他急摇头,“我做梦都想。”

    “那就按照你说的,明天去把证领了。”说完,顾挽澜眼珠子骨碌一转,又重新端起碗吃饭了,跟个没事人似的。

    在催眠师的主导下,顾挽澜的心里一直都是拿陈子华当作自己最爱的人,是有了多年感情作为基础的,还在潜意识里面经历了一场生死与共,正如陈子华刚刚所说的话,或许他们都应该要好好的珍惜,所以对于他突然说要领证结婚,也就是一瞬间的意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慢点吃。”陈子华的脸上带着无比宠溺地笑容,哪怕是别墅里面的佣人也罢,还是管家,看到他的这个模样,都不由的有些不敢相信,这会是他们所认识的陈子华。

    翌日,顾挽澜一大早的就敲响了陈子华的房门,见门没有被反锁,就轻而易举的推开了门走进去,冲着床上的人问道,“子华,你说完穿什么衣服好啊?”

    她同时的拿了好几件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着,陈子华一向都是习惯裸睡的,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进来,也没来得及把衣服给穿上,人都还是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身旁的床凹陷下去了才渐渐的有了意识清醒过来,“唔?”

    “别睡了快起来!”顾挽澜也压根不知道他底下是没有穿上衣服的,一把就将被子给掀开了,看到他裸.露着大半个身子的时候,立刻就捂上了双眼,发出一声凌厉的喊声,“啊!你耍流氓!”

    陈子华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是她闯进来的,掀开自己被子的人也是她,怎么就成了自己流氓了。

    在看着她死都不敢将眼睛睁开的模样,陈子华先行去衣柜里面找了一件家居的裤子套上,才不紧不慢的道,“行了,我穿上裤子了。”

    顾挽澜从指缝里面露出了一只眼睛打探着,看着他精壮的身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你上衣还没穿呢。”

    但是陈子华的手上已经将衣服给拿起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穿上而已,突然的觉得她这个害羞的模样可爱极了,想要看到她更多的神情,就一把支撑在床上,顾挽澜顺势的一躺下去,双手紧紧的放在胸前,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看着他,“你……你起来……”

    “我不起,不是都要结婚了吗?怎么还这么害羞?”陈子华打趣的说了一声?

    但是突然的,他看到顾挽澜的脸色骤然变了,一只手有些轻颤的覆上了他的胸前,看着他身上那些琳琅满目的伤疤的时候,有些吃惊,“这……这些都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陈子华曾经受过那么多的伤,然而她什么都没有发觉到呢?

    可以清晰的看得见很多,有大有小的,有一些似乎是刀伤,但是她也不是专业的医生,并不能够完全的说出来。

    可是足以知道他必然是遭受过了什么样的不堪,满眼的心疼,让陈子华迅速的将手里拿着的衣服套了上去,故作轻松的模样,“你忘记了吗,小时候顽皮,老跟你去外面玩,都是不小心磕伤的。”

    明明是再笨拙不过的解释了,可是顾挽澜并没有追问下去,只觉得陈子华不肯说,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陈子华的眉目闪过了一抹刺痛,他刚刚一时兴起,竟然忘记了这些事情,也不知道顾挽澜有没有被吓到。

    “真的是这样吗?”顾挽澜神情有些低落,但是看到出来还是在担心着他的。

    “当然了,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陈子华轻佻了一下眉毛,“我刚刚听见你不是说衣服吗?在哪里。”

    一听到这个,顾挽澜这才想起了正事,连忙的从床上给爬了起来,“啊,就是这个!”

    她赶紧从刚刚放下在床头上的衣服都个陈子华看了一遍,“你说哪件比较好看啊?”

    陈子华还真的挑不出来一个所以然,但是还是看上了其中一件及膝的红色裙子,“就这件吧,挺好看的。”

    “是吗?为什么啊?”顾挽澜重新的在身前比划了一下,但也意外的因为他的提议而觉得好看了许多。

    陈子华盯着裙子,突然说道,“因为我们结婚的日子,穿个红色的喜庆!”

    顾挽澜脸上突然的就欣喜了一下,对裙子更加的满意了,“对啊,你说的没错,那我这就去换上!”

    看着她活蹦乱跳的模样,陈子华真的觉得,他们就像是相爱了已久的恋人似的,在期待着自己婚姻的到来。

    他也琢磨了一下时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许白愿他们过不了多久也就快要醒过来了,只怕是不能够让他们给搅黄了这件事情,立刻的拨打出去了一个电话,对着里面的人说道,“给我准备一下两张去往s市的机票。”

    “对,以我的名义,还有,另外一张叫白杨。”

    说完,他就将电话给挂断了,哪怕到时候白愿发现那是调虎离山计,但是到时候木已成舟,他能怎么办?

    再说了,他也不畏惧跟白愿斗个你死我活的,这不是安城,是x市!

    等陈子华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下楼的时候,顾挽澜已经是开始在准备着他们的早餐了。

    陈子华走过去从她忙活着的身后环抱住了她,“在做什么?”

    “啊!?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顾挽澜似乎是有些不习惯他这么亲昵的动作,将他的手给扒开了,故作去做着其他的事情。

    陈子华也没留意到这个举动,淡然地问,“这些留给佣人做就好了,干嘛非要自己做?”

    “我想亲手做给你吃啊。”顾挽澜抿了抿唇,“难道你觉得我做的不好吃吗?”

    “不是,既然你喜欢那就做吧。”陈子华说着就坐在了餐桌面前,似乎是在等着她做的早餐一样。

    很快的,顾挽澜就端了一份早餐摆放在他的面前,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快尝尝?”

    早饭很快的吃完了过后,陈子华就带着顾挽澜驱车到了民政局门口,看来顾挽澜一眼,“杨儿,你确定真的不会后悔吗?”

    顾挽澜深呼吸了一口,同样郑重的看向了他回答道,“我当然不会后悔了。”

    看着她那双眯笑着的眼睛,充满了信任,陈子华只是点了点头,将顾挽澜的手给牵了起来,紧紧的握住,似乎不再打算放手一样。

    白愿清醒的时候,用力的将脑袋给甩了一下,仍然觉得疼痛的很,昏睡了两天没有进食,让他的身子有些虚弱的几乎是站不起来,但是看到房间空荡荡的模样,心里一惊,朝着陈少华的房间也赶了过去,发现他们还在昏睡当中,白愿连忙的将他们摇晃了一下,“少华!快醒醒!”

    陈少华摆了摆手,白愿见状,用力的一巴掌给扇在他的脸上,“谁!”

    陈少华立刻咋咋呼呼的爬了起来,看清楚了眼前的人的时候,他吃了一惊,“白愿?”

    突然看到一旁也还在昏迷的林思染,急忙的抱在了怀里,“思染?醒醒!”

    然后狐疑的问起了白愿,“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很久一样,那天晚上他们都吃过了饭回到房间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昏倒了。

    “苏茉莉。”白愿嘴里念了一下苏茉莉的名字,他还依稀的记得,在最后昏迷之前,还看到她进了自己的房间,朝着顾挽澜走了过去。

    对了,顾挽澜!

    白愿心里直呼不好,叫了一声,立刻朝着楼下的房间都给翻找了一遍,一点也没有关于苏茉莉还有顾挽澜的踪影。

    这个时候的陈少华也搀扶着柔弱的林思染下来了,“嫂子呢?不见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在迷迷糊糊当中的林思染,一脸的茫然,对现在的状况表示着全然不知,身上似乎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全靠着陈少华才能够站得起来。

    白愿也顾不上跟他们解释太多了,立刻就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联系到了厉盛,“给我用最快的方式查出,陈子华人在哪里!”

    厉盛不知道为什么白愿会突然的这么慌张,但是依然不敢懈怠,很快的就挂断了电话去搜查了然后给了白愿一个消息,“查到了他在二十分钟后要上一辆飞往s市的飞机,跟他一起同行的还有一个叫做白杨的女孩儿。”

    白杨,这不就是之前跟他撒过谎的名字吗?

    “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好,绝对不允许他们上飞机!我现在就过去!”说完,啪嗒的一声,电话就挂断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