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三章:你犯了重婚罪!

    陈少华被顾挽澜给咬的有点狠,疼的呲牙咧嘴的,最后不得已的松开了手,“嘶!”

    “嫂子,你是得了失忆症还是他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为什么要帮着他啊。”陈少华真的是满脸的不解。

    “你们到底都想要干什么,我们压根就不认识你们。”顾挽澜一副看待这陌生人的模样盯着他们瞧。

    原本还畏畏缩缩的模样,但是在陈少华对着陈子华动了粗的情况下,也站出来气势汹汹的对起话来。

    陈子华淡然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泰然的将顾挽澜当着白愿的面揽入了怀中,“如果还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在这里引起骚乱的话,肯定会遭到制止,白愿也深知这一点,没有继续闹起来,一双凌厉的双眼一直盯着顾挽澜瞧,似乎没有要避开视线的意思,弄的顾挽澜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一行人到了门口,白愿说道,“子华,我真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

    他明知道顾挽澜就是自己最在意不过的人了,却活生生的将她从自己的身边给夺走,还是就在眼前,将顾挽澜已经是他妻子这样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陈子华耸了一下肩膀,“很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白愿没有继续跟他说话,而是看向了顾挽澜,“挽澜,我是谁,你真的不认识了吗?”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白愿不知道陈子华到底是做了什么,让她可以忘掉跟自己一切有关的事情,从而还愿意跟陈子华领了结婚证。

    顾挽澜很诚恳的摇了摇头,一脸茫然的问,“我们见过吗?”

    “呵!”白愿突然的发出了一声冷笑声,用着极其自嘲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她说的话,“我们见过吗?”

    多么可笑的一个问题,面对着这样的问题,白愿竟然给不出答案来。

    既然顾挽澜不记得了,那么哪怕自己再说什么,恐怕她都不会有任何的记忆,给出来的只不过是让他更加失望的神情。

    “嫂子,你难道真的不记得,你才是白愿的妻子吗?你在还没有离婚的情况下就跟别人一起结婚,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是犯了重婚罪?”陈少华紧紧的盯着顾挽澜质问道。

    陈子华很是在意的在顾挽澜身后轻拍了好几下,似乎是在安慰着她的模样,“什么重婚罪,杨儿只结过一次婚,那就是跟我,何来重婚可言?”

    “我们走。”白愿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挽澜,然而她的视线并未在自己的身上停留半刻,让他不由的心底寒了半截。

    陈少华犹豫的张着嘴,“这……这怎么可以。”

    难道他们就要任由着顾挽澜这样在陈子华的身边了吗?他们既然已经登记了,有了夫妻之名,如果对此坐视不管的话,说不定哪天就有夫妻之实了,那么顾挽澜岂不是给白愿带了绿……

    接下去的事情,陈少华立刻停止了想象,更加没有敢当面的说出来。

    “我说,走!”白愿放在身侧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紧握成了拳头状的模样,额头的青筋更是爆起,可以看的出来他是一直在隐忍着自己的怒气。

    陈少华抿了抿唇,最后也就不说话了。

    然而比白愿在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顾挽澜,“记得,不要让任何人碰了你,你,只能是我的!”

    白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充满了斩钉截铁的模样,更加是带着警惕的视线看向了陈子华,“你不会得逞的!”

    陈子华故作轻松的轻挑了一下眉毛,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目送着他们上了车最后离开了。

    顾挽澜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捂着胸口处那狂跳着的心跳说道,“他们到底是谁啊?”

    但是不得不说,白愿临走的时候所说的那句话,真的是让她突然察觉到心里有什么扯动了一下似的,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他们不是不认识吗?

    “谁知道呢。”陈子华没有告诉她,反而也是故作着一头的雾水,“估计是看你长得像他们所说的人,才会这样吧?”

    顾挽澜低声的自言自语呢喃了一声,“真的是这样吗?”

    虽然声音小,却还是让陈子华听见了,为了让她不继续这件事情,还特地的扯开了话题,“杨儿,我们干脆去欧洲吧?”

    “去欧洲?为什么啊?”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提议,顾挽澜有些措手不及。

    陈子华想了想道,“度蜜月。”

    “我都听你的。”顾挽澜羞怯的将脑袋给低了下去,点了点头。

    “我们没有举办婚礼的话,你会怪我吗?”陈子华突然说道。

    然而顾挽澜却是一脸的无所谓,“没关系,反正我不管是家人,还是朋友亦或者是喜欢的人都只有你一个,办不办婚礼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在顾挽澜的潜意识里来看,他们就是相依为命的两个人,哪里来的家人朋友可以宴请,反正都不过是走一个形式罢了,况且不明白为什么,心里有些抵抗这个的意思,仿佛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但嘴上却没有说出来。

    “我就怕委屈了你。”陈子华说的时候,声音有些落寞,似乎是因为自己没能够给她最好的,而感到了失落。

    驱车离开的两个人,陈少华一脸的不解,“白愿,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

    “知道。”他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故作着淡定自若的模样回应着。

    陈少华真的觉得和尚不急,他反而急了起来,“万一嫂子真的跟我哥……”

    “吱!”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车子直接就在大马路的中央停了下来,方向盘还给白愿用力的砸了好几下,拳头给都砸破了,“那你要我怎么办!她不认识我!她不知道我是谁!我能怎么办!”

    旁边的车子呼呼的从旁边呼啸而过,仿佛也没有在意到他的车子会带来什么阻碍似的,也庆幸这条路的行车并不是很多,要不然的话,铁定会引起一阵的骚乱。

    “可是嫂子不可能会这么无缘无故就不认识我们的啊,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问题。”陈少华自言自语的道了一声。

    突然的想到,“你不是说昏倒之前看到苏茉莉了吗?那是不是找到她的人就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恩将仇报!”一想到苏茉莉,白愿的怒气更盛,他以为苏茉莉会因为孩子而态度好转,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她做的这么的过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陈少华小心翼翼的问道,也不敢多说话,生怕说错了什么,会惹来白愿的不快。

    白愿紧闭了一会儿眼睛,“我相信她。”

    哪怕她真的不认识自己是谁,哪怕她真的跟陈子华结了婚,但是也不会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跟别人发生关系的人。

    “先把苏茉莉找到,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再说,还有子华那边给我找点人盯着。”他绝对不会允许顾挽澜被陈子华玷污半点!

    他虽然相信顾挽澜,但是也并不意味着会同样用着十分的信任给予陈子华的身上,他想要报复自己的内心太过强烈,会做出什么来,他也没有任何的底。

    “好。”陈少华连连的应道,但还是在心底发出了一声长叹的声音。

    但是当厉盛告诉他们,苏茉莉已经坐上了飞往外国的机票的时候,不禁心升起了一丝的绝望。

    国外的地方那么大,又不是在巴黎,更加不是他们熟悉的安城亦或者有着好友的x市,他们要怎么在茫茫人海里面可以找得到她。

    整栋别墅里,都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林思染看着脸色阴沉的两个人,愣是没有敢开口问上一声,他们自从出门回来之后就一直都是这样的神情了,哪怕是动作都是在僵持着,一动都没有动。

    她不知道是怎么了,也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处境尴尬的很。

    “思染,你先回房间吧。”陈少华还是心疼着自己的人的,看着林思染一脸的疲惫,始终是有些不忍。

    “好。”她在陈少华的面前一向都是乖巧的,所以很听话的就回了房间,任凭着他们继续在客厅里头发愣。

    从民政局离开之后,陈子华带着顾挽澜回的地方并不是先前的别墅了,而是往郊区开去,看着陌生的地方,顾挽澜不禁有些好奇,“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不是要回家吗?”

    “不了,以后我们都不住在那里了。”陈子华说道。

    这让顾挽澜更加是一头雾水了,“为什么啊,那不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地方吗?为什么不回去了。”

    对于她接踵而来的疑问,陈子华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他这才知道或许催眠师将她的记忆全都放在了那个别墅里面,让她自以为那是从小就生长的地方,所以这一下子说要换了地方,自然是察觉到不对劲的。

    “没有不回去,只是我们不是应该有新的婚房才对吗?”停下了车子,他郑重的说道,“杨儿,你难道不希望我们有自己的新家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