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四章:他们昨晚是分房睡的

    顾挽澜生怕他误会什么,立刻的摇了一下头,“当然不是了。”

    陈子华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开玩笑的,你不用那么的慌张。”

    “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顾挽澜抿着唇有些委屈的模样。

    “杨儿,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陈子华的眼睛似乎有着从未有过的认真,想要从她的嘴里亲口说出自己满意的话来才会觉得有些许的安心。

    “当然会了。”她有些好奇为什么陈子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子华,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说因为今天的那些人让你感动不安吗?”

    “嗯。”他也没有掩饰的应了一声,“我怕你会被他们抢走,你应该是我的,对吗?”

    “你都胡思乱想什么。”顾挽澜侧过了身子将他的腰部给环抱住,“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难道这么久以来不都是这样吗?”

    陈子华看着她认真的神情,不禁泛出了满意的笑意,将她的下巴给轻轻的挑起,附身下去……

    顾挽澜突然下意识松开了环抱住他的腰的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快开车吧。”

    被她突然的躲避,陈子华愣了一下,随即清了一下嗓子,“咳咳,对不起。”

    “啊?没事啊,是我自己没反应过来。”虽然是真的领了证,可是似乎对于这样的亲昵有些陌生,不由自主的就抵触了起来。

    她也没能想明白这是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白愿今天在临走的时候跟她说的那一番话吗?

    顾挽澜还能够清楚的重复出他所说的话,“记得,不要任何人碰了你,你,只能是我的!”

    这句话就像是带着魔法似的,在这一瞬间不断的在脑子里回响着。

    看着她突然抱着头似乎有些痛苦的模样靠在车窗边上,陈子华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声,“怎么了吗?哪里不舒服?”

    “可能有些头疼,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继续开车吧。”顾挽澜摇了摇头,没有告诉他原委。

    到了郊区的一栋房子里,对于顾挽澜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的。

    晚上的时候,她在客厅里面不停的揪着手,内心辗转不安。

    “怎么,还不舒服吗?”陈子华给她端来了一杯温水递了过去。

    “谢谢。”顾挽澜接过水杯浅浅的抿了一口,似乎看起来还是有些紧张,终于是有些忍不住的道了出来,“子华,可能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陈子华起初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就似乎明白了过来她所指着的是哪一方面的,指了一个房门,,“晚上你睡那个房间,我睡隔壁的。”

    顾挽澜没有想到陈子华会答应的这么的爽快,有些意外,“可是今天……”

    “这都无所谓。”陈子华似乎是一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多大的在意,“我会等你做好准备的那天的。”

    强迫她并不是自己的意愿,他要的是等到哪一天顾挽澜真正自己自愿,那才有真正拥有她的感觉,强迫她只会让她心生厌恶罢了,很显然这不是她想要的。

    感受到了陈子华的宠溺,顾挽澜心里又是多了几分的愧疚,“对不起。”

    果然,到了要休息的时候,陈子华并没有难为她,而是在房间里看着她闭上了眼睛以后就退了出去,真的去了隔壁的房间。

    顾挽澜抱着被子,不禁长吁了一声,像是因为陈子华的没有为难而松了一口气。

    深夜,顾挽澜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着梦,还是怎么样,只是脑子里面似乎一直在回响着一个人的喊声,“挽澜……挽澜?”

    “唔?”她紧蹙了一下眉,挽澜是谁,是在叫她吗?

    好像今天叫自己的那个男人,他似乎也是叫自己挽澜的,可是她不是这个名字啊,却为什么又觉得这么的熟悉呢?

    双目紧紧的闭上,似乎是在痛苦的挣扎着一样,试图摆脱掉这个名字,却觉得越是想要摆脱,就越加的深刻,她以为要挣脱不过的时候。

    “杨儿?”一声突如其来的喊声,让顾挽澜一下子就从床上给惊醒了过来,床边的人是陈子华,他正在轻轻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啊?”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问着,“怎么了吗?”

    “你做噩梦了吗?”陈子华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的双手不断的在挥舞着,似乎是想要摆脱什么一样,就赶紧将她给叫醒了。

    顾挽澜愣了一下,不紧不慢的点了一下头,“嗯,做了个噩梦。”

    一个似乎很真实的梦,但是并没有告诉陈子华她都梦到了一些什么。

    “现在没事了。”陈子华反而是一脸疼惜的将她给搂抱在怀中安抚着。

    中午陈子华似乎是说要出去办点什么事情,待在家里的人只有她一个,她也没有去过多的过问陈子华去做了什么。

    一个人闲的发慌的时候,在陈子华的书房里看到桌面上摆放着一些纸张跟笔的时候,会想到了昨晚做的梦,不由自主的在上头笔画了一下两个字。

    挽澜……

    意外的,她觉得写的格外的顺手,仿佛已经写过了成千上万次似的,甚至都还可以知道这两个字的更多写法,莫名其妙的,她也不知道是着魔了,还是怎么样,竟然就在那两个字的前面径直的写上了一个顾字。

    顾挽澜……

    她这一写,就仿佛上瘾了一样写了个没完,怎么都停不下手了一样。

    “白愿,昨晚嫂子是跟我哥分开.房间睡的。”陈少华一脸喜悦的说道。

    同时心里也是不由的放下了心,起码陈子华也没有可恶到这样的地步,哪怕他曾将自己的亲生父母都给逼死……

    白愿脸上的神情出乎意料的淡定,并没有过多的觉得吃惊,“我知道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陈少华打了一个眼色道,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的淡然呢?

    白愿只是抿了抿唇,没有回答,但是对陈少华来说却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了,“你不会自己去过那了吧?”

    他还是没有回答,但是这个态度已经跟默认没有什么两样了。

    想来也是,这一次陈子华什么人也没有带过去,只有他跟顾挽澜两个人在那,要是想出入自如的话,那倒也不是个什么难事。

    最后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他就说嘛,白愿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只不过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罢了,什么都喜欢藏在自己心里罢了。

    陈子华下午就很快的赶回了现在所跟顾挽澜居住的房子里,原本还以为她是不是在房间里头睡觉,毕竟客厅内厨房都没有看到她的人影,还找了一圈都没发现到。

    最后还是在自己的书房里头发现到人的,这个时候的顾挽澜似乎是累了,直接的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陈子华无奈的摇了一下头走近,却发现她的脑袋下面压着几张写满了什么东西的纸张,轻轻的一抽就拿了出来,上面没有写什么事情,反而只有极其简洁的三个字,那就是顾挽澜。

    看到的一瞬间他的脸色骤然变冷,越发的惨白了起来。

    看着还浑然不觉睡着觉的顾挽澜产生了疑问,为什么她会知道写这个名字,关于顾挽澜的这个名字,不是应该早就消除掉了吗?

    “唔?”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于的强烈,没有一会儿顾挽澜就醒了,身子动了一下,刚刚抬起头就对于眼前这个猝不及防站在这的陈子华吃了一惊,“子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陈子华没有着急于回答,而是把纸张放在了她的面前问,“这是什么?”

    顾挽澜一头的雾水,看了一下自己写的东西,“什么什么?”

    “顾挽澜是什么意思?”陈子华有些明知故问。

    相反的顾挽澜回答的格外的轻松,“因为突然的就想到昨天我们在民政局出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叫的名字好像就是这个,我就写了一下。”

    “那你怎么会知道是姓顾?”陈子华没有死心的追问着,顾挽澜又查阅了一下,“姓顾?”

    一看,上面还真的是连同姓氏都一块写了下来,自己也不知道一个所以然,有些模糊,“我……我不知道啊?”

    她就是鬼使神差的就写了下来,觉得意外的顺口,并没有想的太多。

    见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陈子华也意识到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连忙道,“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的。”

    如果再纠缠这件事情下去的话,说不定顾挽澜会被逼的太紧,到时候想起了一些什么来,那么他们现在这么安静的日子就再也不会有了,那么纯真的顾挽澜,也不再也不会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来了。

    这天夜里,又是熟睡的时候,那个叫唤着自己的声音又出现了,一遍又一遍的。

    熟悉而又陌生,到底是谁?

    顾挽澜察觉到了有一双大手,正在温柔的触碰着自己的脸颊,那样的眷恋,像是真实的,又似虚幻。

    “谁!”顾挽澜突然的挣扎了一下,清醒了过来,一双眼睛立刻睁得大大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