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五章:你压得我有点疼

    黑暗中,顾挽澜的眼前闪现出了一个黑影,虽然是深夜再加上刚刚醒过来,双眼没能够适应到黑暗看的没有那么清楚,但是顾挽澜可以肯定,她是真的看到了有人在房间里,然而听到她的一声喊叫的时候,那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躲闪,可是被顾挽澜眼疾手快的先行一步爬起身立刻攥住,想要确认着房间里的人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她凌厉的视线盯着那个人看,从身高的程度来看,她这个时候才辨认了出来是个男人。

    突然莫名心里一惊,想要松开手朝着门外跑出去,喊陈子华过来一声,但是嘴巴刚刚张开,男人就像是意识到了一样,迅速的捂上了她的眼睛,顾挽澜一挣扎两个人都一并的重新摔回了床上,只听见一个低沉的嗓音在耳旁说道,“别叫。”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顾挽澜不由微微蹙起了眉,这个时候已经习惯了黑暗中的视线,她也渐渐的能够辨认出正抵在自己上方的人的轮廓,“是你?”

    那天在民政局那看到的男人,顾挽澜吃了一惊,“为什么你会在这?”

    “为什么我不能够在这?”白愿反问着,“别喊,我不会伤害你,但是你要是把陈子华给叫醒的话,我不保证会对你做什么。”

    他起初也是慌了一下,没有想到顾挽澜会突然醒的这么的及时,一点给他躲闪的余地都没有,愣是把他给抓了个正着,原本只是想要看一眼她的,这个时候他倒是先行的有些应付不来,一来肯定是害怕将陈子华给惊动了的。

    顾挽澜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对于他可以这样悄无声息的混进自己房间这件事情还是觉得有些惊恐,仿佛是真的害怕自己惊动了陈子华白愿就会做出什么来似的,愣是没敢说话,只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她突然的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问,“你昨晚是不是也有来过?”

    白愿这次没有回答,问道,“你不是跟陈子华结婚了吗?为什么不是同一个房间?”

    对于一个外人来询问这样的事情,顾挽澜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抹愠色,“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模样像是在娇嗔,又像是带着些许的怒气,白愿听的心里直发痒,“当然有。”

    顾挽澜一脸的迷糊,“嗯?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是我的,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碰你!”白愿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笃定的语气。

    面对着一个陌生人这么直白的对自己表白,顾挽澜立刻涨红了一张脸,“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又为什么会跟我说这种话?难道是因为我跟你认识的那个人真的很像吗?”

    “不是像,你就是她。”白愿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脸说话,弄的顾挽澜是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可是她也是很肯定的摇起了头,“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怎么可能会是你说的那个人呢?我觉得你是真的认错人了,但是我也可以看的出来你很爱那个人,我真的不是她。”

    想到有那么痴情的一个人,顾挽澜就不禁的有些惋叹了一声。

    “我不会认错,这个声音,这个模样,还有……”白愿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在她的耳朵处吹了一口气,顾挽澜立刻全身都松软了下来,他满意的在唇角处露出了一抹浅笑,“就连敏感的地方都是一样的,你怎么可能不会是她。”

    被人这样当着面的调.戏,顾挽澜的脸立刻就红到了耳根子处,脸上都是火辣辣的,更加因为自己的没用而干脆极度的羞耻,“你够了没有,我不是你说的人,趁着现在子华没有发现你在这,你赶紧走吧,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我要是还来呢?你会叫陈子华杀了我吗?”白愿抿了抿唇,狐疑的问着。

    顾挽澜的眉心紧蹙了起来,“你胡说什么?”

    虽然她或许会叫来陈子华,但是他为什么口口声声的就说杀人呢?她像是那么残忍的人吗?

    “那你就是舍不得我出事了?你担心我?”白愿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有那么的无耻过,愣是厚着脸皮的问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担心你啊?”顾挽澜被压得久了,胸口都觉得疼了,不由的提醒了一声,“你可以起来吗?我被压得有点疼。”

    “疼?”虽然厚脸皮归厚脸皮,但是一听到她说不好受,白愿立刻就坐了起来,问道,“现在呢,还好吗?”

    顾挽澜瞧瞧的打探了他一下,“还行,但是你现在总该走了吧。”

    “你就这么希望我不要出现吗?”白愿一脸的落寞,声音起来寂寥的很。

    顾挽澜立刻解释道,“也不是,我就是觉得很怪。”

    “哪里怪?是因为我出现的时候不正经吗?”他暗指着此时此刻的夜黑风高,换做对于一个跟别人结了婚的女人来说,确实是不太妥。

    顾挽澜没有说话,白愿紧接着从自己的身后要掏出什么来,顾挽澜下意识的往床头处瑟缩了一下。

    看着她紧张的模样,白愿又道,“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要是真的想对你怎么样的话,就不会一开始还跟你耗那么久了。”

    说完话后,他递了一个什么小本子过去,是红色的,“我是想给你一个东西看看。”

    顾挽澜将床头的灯给打开了,看了一眼,白愿给她递过来的是一本结婚证,她一头的雾水,“这是?”

    “打开看一看。”白愿轻佻了一下眉毛,示意着。

    顾挽澜半信半疑的状态,将那本结婚证给翻阅开了来,这一看整个人都惊了好一会儿,“这……这怎么会这样?”

    “跟你一模一样是吗?”白愿也不意外她的这个神情,“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因为你就是顾挽澜。”

    “我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是一点的底气都没有,像是为了添加底气,她又自言自语了一声,“我不是……”

    白愿微微拧眉,突然的将她一把给抱了起来,一并重新的躺到了床上去,“我说你是,你就是!”

    语毕,他突然的就啃咬上了顾挽澜的唇瓣,“唔!”

    对于这样的一个吻,顾挽澜显然是有些措手不及的,越是想要努力的挣脱,白愿就越是紧紧的纠缠不舍,长舌将她的唇齿给微微的撬开直驱而入。

    顾挽澜觉得自己几乎要被这样的一个吻给弄的快要窒息过去了,可是为什么这么的熟悉呢,这个感觉,似曾相识……

    白愿跟她分开的时候,还牵扯出了一道银丝,说不出的色.情。

    “啪!”顾挽澜扬起手就是用力的甩了过去,白愿虽然看到了她的动作,在第一时间的话,他是可以避开的,也可以组织,可是白愿并没有要躲闪的意思,结结实实的就挨了这一巴掌,在寂静的黑夜里,这个耳光格外的响亮。

    脸上有些火辣辣的,说不出来到底疼不疼,就是有些刺刺的。

    “快滚!”顾挽澜拼命的用手擦拭着嘴角,用着最为自己自认为是最平和的语气道。

    白愿没有离开,反而是强势的重新扼制住了她的下巴问道,“你敢说没有因为我们这样的举动,而觉得有半点的熟悉?”

    顾挽澜下巴被捏的有些疼,也不知道是委屈,还是真的很疼,眼睛里一下子就噙着眼泪,带着满脸的怨恨看着他,“怎么可能会有!”

    哪怕是真的有,她也不能够说出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明明是嫁给了陈子华的,为什么还要在三更半夜的时候跟一个陌生人在这里纠缠这么的久,并且还因为他的一个吻,竟然觉得熟悉而亲切,仿佛这样的事情是理所当然似的。

    这怎么行,她可是陈子华的人啊,她爱着的也应该是陈子华啊,这样的感觉,她不可以有,也不允许有的!

    “顾挽澜,你在撒谎!”不得不承认,白愿似乎有些微怒了起来,手上的力道收的更紧了,“还是说,你跟陈子华也做过这样的事情?我难道比不上他?”

    “疼!”顾挽澜的眼泪像是随时就要掉出来似的,白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立刻松开了手,“对不起,我……”

    他只是一下子没有控制住那满心的醋意,仿佛只要一想到她或许有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跟陈子华有过激.吻之类亲昵的举动,胸口里就像是有这一团大火在不断的燃烧着一样,怎么也没有办法平息下去。

    “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我是不是真的你说的那个人,但是现在!”顾挽澜的脸上明显的因为他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给动怒了,“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要看见你。”

    起初还觉得他痴心,所以才会隐忍了下来,但是因为他唐突的举动,甚至是不当的言语,只觉得气立刻就不打一处来。

    “还有,哪怕我跟子华真的有什么,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夫妻,不管做什么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顾挽澜直白的话,瞬间就刺痛了白愿的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