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六章:我跟他比,谁更厉害

    “夫妻?”白愿拧着眉,问道。

    顾挽澜生怕白愿会像刚刚一样失了控,所以立刻将被子给紧紧的将自己给裹住,凌厉的反驳着,“难道不是吗?尽管我跟你认识的人确实是很像,可是那又如何,我是白杨!不是顾挽澜!”

    她将白愿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归根于他无非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女人,所以才会做出这些举动来。

    “挽澜,你说的话还真是让人伤心。”白愿脸上闪过了一抹痛楚,是发自内心里的痛。

    “你快走吧,趁着我还没有叫子华醒过来。”顾挽澜一双眼,提防的盯着他看。

    白愿突然的猛然扑腾到她的身前,“告诉我,我跟他比,谁厉害?”

    “你疯了吧你,快起开啊!”顾挽澜觉得身上一重,便开始用力的推搪着,然而白愿就像是一块坚硬的大石头一样,怎么都没有办法推得动。

    “告诉我,他有像我刚刚那样对待过你吗?”白愿仿佛是没有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就不会起身似的。

    这个时候的白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同跟她钻在了一个被窝里了,就连自己脚上的鞋子都没有脱下,死死的压住了顾挽澜,“你要是不说话,我就直接在这里要了你,让陈子华亲眼看一看!”

    “不要!”顾挽澜眼底闪过了一抹恐慌,按照这个状态,她肯定是没有办法逃开的,抿着唇过了好一会儿,道,“没有。”

    “什么?”白愿一下子之间没有听到,又重复的问了一声,“你说什么?”

    看着他耍赖的模样,顾挽澜眼底闪过一抹愠色,却还是回答了起来,“我说,没有!”

    “很好。”白愿这才露出了一抹满意的浅笑,在顾挽澜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记住了,我叫白愿,只有我才可以这么对你,别人都不准!听见了吗?”

    顾挽澜又气又恼的,“凭什么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跟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有的,你总会想起来。”白愿似乎根本不理会她的抗议。

    突然的起身,“记住我说的话。”

    随后,就冲着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敞开了的窗户,纵身一跳,白愿的动作很快,只是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房间里面。

    顾挽澜往起身往窗户外面看了一下,已经没有了他的人影,但是对于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似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陌生男人就这样闯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甚至还强吻了她,更加质问着她跟陈子华之间的事情。

    他来的这么的突然,走的也是迅速,让自己几乎都有些分辨不出来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

    这个疑问让她不由自主的掐上了自己的脸颊,用的力气有些大,“嘶!”

    察觉到痛意的她才真正的觉得,这不是一个梦。

    白愿的骚.扰,让她这个晚上几乎是没有睡着,第二天就干脆顶了个大黑眼圈,陈子华对于昨夜发生的事情也一无所知,看到她的这个模样,不禁担忧的问了一声,“昨晚没有睡好吗?怎么眼睛这么的肿?”

    顾挽澜一边吃着陈子华给自己准备的面包,一边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嗯,昨晚又做了个噩梦,就没睡好。”

    “怎么最近老做噩梦,心神不宁的原因吗?”陈子华说着附身过去将自己的额头抵着顾挽澜的额头试探着她的体温,“回头我给你开一点安神的药,到时候晚上能够睡的好一些。”

    “好。”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愧疚,想到陈子华对自己那么的好,而自己昨晚竟然那么的不知廉耻,跟一个陌生男人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这要是让陈子华知道的话,只怕会很痛苦,很伤心吧,估计最多的就是对自己的失望了。

    突然陈子华自言自语了一声,“不行。”

    “嗯?”顾挽澜一头雾水,疑惑的问着,“怎么了吗?”

    陈子华仍然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她道,“要不然晚上你过来跟我睡吧,看看会不会睡得比较好。”

    他觉得或许是顾挽澜对于这个环境有些陌生,再加上晚上一个人睡的时候难免会想的有些多,所以才会一直做噩梦,要是有自己在旁边的话,或许她就能够睡得安稳一点了。

    这不说倒还好,一说顾挽澜这心里就更加的紧张了,连连的摆着头并且摆手,“不用了不用了,你不是说会给我开一点安神的药吗?到时候吃了就没事了。”

    “可是我还是担心。”陈子华看着她慌张的模样,似乎是害怕她误会了什么,忙解释,“我说过的,在你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之前,我是不对你做什么的,嗯?”

    “子华,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了这没什么的,你也别太担心了,适应了就好了。”她露出了一抹浅笑,证明着自己很好。

    见她这么执着,陈子华也不好继续要求,“那好吧,你要是还做噩梦了,晚上就过来。”

    “好。”顾挽澜乖巧的点了一下头,应道。

    这是个郊区,再加上陈子华跟顾挽澜也才在这里住上一两天而已,所以在这里置办的东西并不多,眼看着冰箱里头的东西就要空空如也了。

    顾挽澜跑到正在书房里工作着的陈子华,突然的提议道,“子华,我们去一趟超市吧?家里好多东西都没了,要买才行。”

    陈子华看了一眼手头上的事情,很快的就放下了,爽快的点起了了头,“好。”

    超市很大,顾挽澜就像是许久没有出过门似的,对于很多事务都感觉到极其的新奇,都想翻找来看一看。

    他们到了肉食区的时候,顾挽澜问道,“子华,你晚上想吃什么?”

    “都好,你做的我都喜欢吃。”他一脸宠溺的笑意,弄的顾挽澜不好意思了起来,“那你这是这不是白说吗?我还是不知道要做什么啊。”

    她本身就是属于一个很纠结的人,如果没有人给出回答的话,自己是没有办法选择下来的。

    “那就做排骨。”似乎这个比较容易处理一些,陈子华也不会想要吃多么难弄的菜肴,秉承着简单才是最好的想法。

    “那好,我去挑个排骨,你去那边帮我拿个洋葱。”顾挽澜指了指蔬菜类的那一头说道。

    陈子华看着她那急匆匆朝着肉食区走过去的背影,才觉得像是有了夫妻的感觉,唇边不由自主的就泛起了一抹笑意,听从着她刚刚的话,走去蔬菜类那拿了一个洋葱。

    但是很快陈子华的眉头就紧蹙了起来,因为他是对洋葱过敏的,顾挽澜对此根本就一无所知,但是一想到她刚刚那个开心的模样,最后还是拿去打了称,跟她会合了起来,“买完了。”

    “那我们现在去买点别的。”她一副作势要将冰箱都给塞的满满当当的架势,看的陈子华噗嗤的一下就笑出了声音来。

    顾挽澜立刻拧了拧眉,撅着嘴不满的冲着他撇了一眼过去,“你笑什么呀?”

    “没有,只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他感慨道。

    现世安稳,只要有她在自己的身旁,那就足够了,仿佛那些什么恩恩怨怨,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他在心底出突然默默的念想了一下,如果……

    假使如果白愿放弃了顾挽澜的话,不跟他发起争夺,那么他也可以放弃那些怨恨,过去的就让他全都过去,让一切的一切都因为陈父跟陈母的去世而终结。

    可是念想往往都是最美好的,现实是不会对自己这么的仁慈。

    “别说了,赶紧买完回去吧。”顾挽澜也没有在意他华丽的其中意思,很快的就将他拉扯朝着别的地方走过去。

    等从超市出来的时候,两个人手上都是拎着无数的东西,仿佛一个袋子里面的东西就可以将顾挽澜的要给压断了一样,不忍心看着她拿的那么辛苦,陈子华愣是从她的手上将大部分重物都给提了过去。

    顾挽澜露出了一抹浅笑,突然的将所有东西都放在了一个手上拎着,将陈子华给叫住了,“子华,手……”

    陈子华还有些狐疑的问,“手怎么了吗?”

    顾挽澜将自己的手给再次的伸了出来,道,“像我这样。,把东西都拎到另外一边。”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陈子华还是按照着她的意思一样将东西都给全部的拿到了另外的一个手上,虽然有些重。

    顾挽澜突然的就牵起了他的那只空无一物的手,顾挽澜弯着眉眼冲着陈子华笑道,“夫妻难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陈子华原本觉得拿着重物的手,突然的就觉得异常的轻松了起来,因为他完全的发现到,自己的被顾挽澜所执起的左手,仿佛更加的重似的,因为,这才是他的一切,他的全世界……

    陈子华的唇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肆意的笑意,一双眼眸里面充满了对于顾挽澜的眷恋,带着浓浓的认同声,“确实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