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一十七章: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两个人一直拿着东西到了停车场里面,顾挽澜正要将自己的手给抽出来,突然的被陈子华给握得更紧。

    她有些狐疑,“怎么了吗?”

    陈子华松开了手,“没……没事。”

    说完后将车子的后尾箱给打开,将手里的东西都放了下去,害怕顾挽澜拿的久了手上没有力气,就赶紧的接过放了上去,“好了,快上车吧,我们回家了。”

    顾挽澜浅浅的笑了笑,跟着坐到了车上去,还不停的跟陈子华唠嗑些什么,愉快的回到了屋子。

    她首先的进了里屋,等着陈子华将东西给拿进屋里,然后才开始分配,哪一些需要放在冰箱,哪一些需要放在厨房之类的。

    等分配好了,发现时间也过的差不多了,赶紧开始进行烹饪了,要不然估计都给饿坏了还不可以吃饭。

    顾挽澜要做的就是洋葱烧排骨,陈子华也知道她是要做什么,趁着她还在烧菜的时候上了二楼的书房里头翻了出来一瓶药,倒了几个出来,一股脑的就全数吞了下去,念想了一声,大概会没事的吧。

    再然后就下厨房里头,看着她正忙的不停的模样,心里头说不出的暖意,有一种这才是过日子的模样。

    “你看着我干嘛啊?”感受到他那火辣的注视,顾挽澜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好看啊。”陈子华说话也是一点都不怕酸,没羞没臊的模样,弄到顾挽澜一脸羞怯的模样,催促着他赶紧出去,“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啊,等会就能吃了。”

    “我不出去,就在这看着。”陈子华说什么也不肯,到最后顾挽澜没辙了,也就将就着他留下了。

    但是看着顾挽澜在那切着洋葱的时候,脸色骤然变了,起初的话看着放的只是一点,陈子华也就意味是做个配菜,这倒也是还可以接受。

    但是后面越看她加的越多,脸色更加的阴沉了,阴沉的顾挽澜都感受到了这股气息,回过头来,猝不及防的就看到了他那紧蹙的眉头,收下的动作终于是停了下来,狐疑的问道,“怎……怎么了吗?”

    “没事,你继续。”他立刻将脸上的阴沉气息给收敛了起来,免得顾挽澜会误会了什么。

    顾挽澜半信半疑的重新转过身,继续去捣鼓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总算是做好了,顾挽澜一脸谄媚的模样将菜给搬到了餐桌上,“好了,快来尝尝吧!”

    陈子华拿起筷子,顾挽澜盛了一碗饭放在他的面前,满脸期待看着他。

    陈子华似乎也是为了让顾挽澜的辛苦没有白费的模样,还真的顺着她那期待的视线就将一大口洋葱跟排骨一并的放入了口中,其实味道还不错,如果他不过敏的话。

    他想了一下,自己事先吃过了抗过敏药,应该不会出事了吧,毕竟他似乎过敏的是小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可能早就有了免疫力了。

    陈子华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给予着安慰,露出着满意的笑意说道,“好吃。”

    “是吗?我也是第一次做这个,昨天正好在网上看到的菜谱。”顾挽澜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跟着津津有味的吃完了这顿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顾挽澜心有余悸,赶紧的将窗户给锁好来,似乎是害怕白愿会再次造访,这样的话,他就进不来了,做完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这才放松的躺回了床上睡了起来,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受到了白愿的影响,还是因为心里面莫名其妙的太过于烦躁,她辗转了好几次都没有睡着。

    最后只能够起身,想着去喝杯水压压惊回来再睡。

    路过陈子华的房间的时候,她不禁停了一下脚步,突然,“哐当!”房间里面传了出来一声玻璃掉落在地面上打碎了的声音,很是清脆。

    顾挽澜不禁的捂着胸口,似乎是被吓了一跳,一双眉拧的紧紧的,心里还在寻思着怎么回事的时候,接踵而来的又是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顾挽澜只好敲了敲门,“子华?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然而她在门口处站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关于陈子华回应自己的声音,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难不成是那个男人进了陈子华的房间了?然后他们撞在了一起,在里头打起来了?

    这也不能够怪顾挽澜所想的太多,而是她被白愿给骚.扰的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假设,一想到这,她就再也站不住了,连忙的将门给打开了,也庆幸着陈子华没有将门给反锁起来,她很轻而易举的就闯了进去,可是里面并没有发现到任何人进入的踪影。

    只有陈子华一个人躺在床上,似乎是很难受的模样,顾挽澜心里一惊,急忙的跑了过去,问道,“子华,你怎么了?”

    当顾挽澜的手触碰到陈子华的手臂的时候,发现他的体温高的烫人,于是便眼疾手快的将在床头的床头灯给打开,虽然灯光有些昏暗,但是还是可以将陈子华身上那些红色的一点点痕迹看的一清二楚的,那些点点遍布着他的全身,看的有些惊心胆颤的,顾挽澜不明所以,只是觉得有些可怕,“子华,怎么回事啊?”

    陈子华没有想到顾挽澜会突然闯了进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突然无奈的笑了一声,“大概是过敏了吧?”

    他说话的时候很是淡然,可是身子已经是难受的不行了。

    顾挽澜这一听,心里更加的慌乱了,在他的床头出不断的翻找着手机,“过敏?怎么会这样,电话呢?我带你去找医生。”

    陈子华摇了摇头,他也没能够发现在哪里,要不然刚刚也不会这么的难受了,没想到还是中了招,这下还让顾挽澜给发现了,只怕她知道事情的话,心里肯定是很难受的,必然自责不已。

    顾挽澜刚刚扑过来的时候,地面上的那些细碎的玻璃渣子早就将她那薄薄的棉拖鞋给刺穿了,脚底心被扎破了,可是现在着急着陈子华的状况,她愣是没有发现来,立刻就将陈子华给扶了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陈子华身体很重,身上的力气并不多,勉勉强强的靠着支撑她的身子给站了起来,两个人折腾了好久这才上了车。

    顾挽澜看着他的情况似乎是越来越严重了,立刻是急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我这就送你去医院,你撑住啊。”

    陈子华强硬的试图扯出一抹让她安心的笑意,道,“我没事。”

    然而顾挽澜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所说的话,开着车就拼命的在路上疾驰了起来,甚至还无视了好几个红灯。

    她这么焦急的模样,让陈子华不禁的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顾挽澜也是这样,一心要将他给送到医院里面去。

    陈子华低哑着嗓子,声音并不是很大,“杨儿,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可是顾挽澜还是听见了,她没有一点犹豫的点了点头,“那当然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这么多年,难道不都是这样吗?”

    这么多年……

    陈子华脸上泛起了一丝的苦笑,只有他自己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他所编造出来美好的谎言罢了,可是还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什么也没有说了。

    到了医院,顾挽澜立刻在医院里面嘶喊了起来,“医生在哪里,这里有一个过敏的患者,你们快来救救他!求求你们了!”

    她的声音悲切而又卑微,陈子华心里有些心疼,可是似乎是有人感受到了顾挽澜这般热烈的期盼,陈子华很快的就被送进来抢救室里面。

    顾挽澜眼睛都给哭红了,在她现在的认知世界里面,陈子华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在这个城市里面认识的人,如果他真的出了事的话,那么她又该何去何从?

    一个护士突然的路过,看到了顾挽澜所坐着的下面有些血迹,不禁的走近一看,这才发现是顾挽澜的脚下流出来的,不禁惊呼出声,“小姐,你的脚也受伤了。”

    顾挽澜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一些的痛意,脸上的神情都是有些茫然的。

    护士见她守在急救室的前面,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不用担心,医生肯定会尽到自己的本分的,倒是你现在还是先处理一下的好,万一破伤风的话就不好了。”

    说完,就搀扶着顾挽澜去了换药室里,但是这不看还好,一看却发现比自己想象中都还要严重得多了。

    清洗好伤口以后才发现,里面有好几个细碎的玻璃渣子扎了进去,况且她还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走了那么久,搀扶着一个病人进来,重力在就促使着玻璃碎片扎的更加往里头去了。

    于是乎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这不行,夹不出来,看来是要动一下小手术才能够把碎片给取出来了。”

    顾挽澜有些奇怪,“有那么的严重吗?”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扎的太深了,还是她从刚开始就习惯了这个痛意,所以并不觉得有特别的痛。

    护士看着她一脸的面瘫,心里替她着急的很,“那当然了,你现在这等我一下,我这就去叫医生给你准备一下取出碎片。”

    说完,整个人一脸慌慌张张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留下顾挽澜一个人在换药室里等候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