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二十章:她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小心!”白愿看着顾挽澜坐着的轮椅开始往后倒退,心下一惊伸手过去拉住,确实突然的攥了一下空气。

    顾挽澜紧闭上双眼,发出了一声惨叫声,“啊!”

    她只觉得这么一摔下去绝对会疼的很,突然身体被人抱住,整个人被收纳到一个温热的怀里。

    白愿将她紧紧的护在了怀里,单手抱住,另外的一只手就是保护着她的脑袋,不让她受到任何的磕碰,很显然他的举动一下子就让顾挽澜震惊了。

    “砰砰砰!”轮椅砸到了楼梯底下,几乎变了形,然而抱住她的白愿,让她仿佛都听到了一些骨头断裂的声音,到了两个人停下的时候,他都仍然是处于保护她的状态,顾挽澜摔的不疼,因为白愿全程做了她的人肉垫子。

    突然的,顾挽澜脑子似乎是一闪而过什么,这样的一幕好像发生过,可是只是一瞬间,她没来得及细想,就赶紧的抬起眸看了一眼将自己给保护了的白愿。

    白愿这一摔有些厉害,脑袋都给磕破了,疼的一张脸都紧皱了起来,顾挽澜愣了一下,随后摇晃了一下他的身子,“喂,你没事吧?”

    “当然有事。”白愿疼的是呲牙咧嘴的,“快叫个医生过来。”

    顾挽澜立刻在楼道里面呼喊了起来,“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人!”

    这一刻的绝望,她仿佛也经历过,她脑子里似乎闪过了一个男人跟女人从山上滚落的画面,可是他们的脸自己却是看不清楚。

    不能,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是要找人来救白愿啊,寻思了一下,自己的脚心也缠了绷带,动手术取出玻璃碎片的伤口开的也并不是特别的大,索性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忍着疼痛的站了起来,朝着白愿走了过去,询问了一声,“你还能起的来吗?”

    白愿点了点头,其实他别的地方都还好,就是脑袋磕的有些厉害,鲜血不断的朝着外面涌出,看的很是瘆人,顾挽澜咬了咬牙,道,“起来。”

    幸好他的腿没有给摔断,勉强的可以扶着顾挽澜给站了起来,两个人也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上的楼梯,顾挽澜在楼梯口处气喘吁吁的,走廊里迎面走来了一个医生看到他们这个狼狈模样,立刻呼救出声。

    一直看着白愿被人抬上了手术车上,顾挽澜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人也突然的虚脱了,晕厥了过去。

    “小姐,小姐?”任凭着护士在她的耳朵旁边喊叫,她都没有声音。

    陈子华看着顾挽澜出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心里头闪过了一抹的不安,就出去找了一下。

    正好看到顾挽澜晕厥在楼梯口处,然而护士正在叫唤她,陈子华立刻将护士给推开了,查看了一下顾挽澜的状况,发现没事了才安下心来。

    顾挽澜不过是受到了一些的惊吓,精神太过紧绷了,所以才会在放松的那一瞬间晕了过去,大概很快就可以醒了,再看一下她的身上都是血迹,一双凌厉的双目就看了一眼那个护士,“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啊,刚刚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跟一个男人在这了,男的被送进抢救室了。”护士被他的目光给吓到了,不禁说话都有些哆嗦了起来。

    陈子华的脸色是更加的难看,狐疑的自言自语了一声,“男人?”

    一双眼睛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顾挽澜,最后什么也没有说了,只是一把的将她给抱了起来,朝着自己的病房进去,随后让她平躺在病床上休息着。

    顾挽澜昏迷期间,脑子一直在重复着刚刚跟白愿一同摔下楼梯的场景,她总觉得在哪里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可是画面也只是一闪而过,不断的跟刚刚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的脑袋越发的疼的厉害,已经开始在床上挣扎了起来。

    瞧见顾挽澜有了动作,陈子华立刻慌乱的朝着她看了过去,将她的手给紧紧的握在手中,“没事了,我在。”

    他的安抚似乎让顾挽澜开始平静了一些下来,逐渐的看着她的眉心开始放松,自己的心里也才舒服得多了。

    也就是昏迷一小会儿,顾挽澜就醒了过来,看了一下房间,似乎已经下午了,夕阳都快要落山了,房间没有开灯,所以有些昏暗。

    干哑的嗓子唤了一声,“水。”

    陈子华立刻就听见了,连忙的给她倒了一杯水递到唇边,慢慢的给她喂着喝了下去,“还要吗?”

    等着顾挽澜摇晃了一下脑袋,他才把水杯给放回了桌面上,“现在好点了吗?”

    顾挽澜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现在还睡了一觉,自然是好的多了,就是估计之前自己鲁莽的动作将脚上的伤口给崩裂开了,现在重新包扎好以后几乎就没有什么事了。

    &n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二十章:她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