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二十二章:你不走,我走!

    “等等等!我一直在等!你跟我说你要心里准备,难道过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做好吗?”他的声音暴跳如雷,着实把顾挽澜给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她的身子都是开始往床头处蜷缩了起来,“子华,你到底怎么了?”

    这不是她平日里看到的陈子华,陈子华是不可能会对自己发那么大的脾气。

    “如果你爱我,就不会让我一直等!还是说我不行?”陈子华的声音阴冷的很,就像是十二月里的冰窖似的,让顾挽澜浑身打起了冷颤。

    “不是这样的……”顾挽澜摇着头,有些惊恐的盯着陈子华看,“子华,你不是这样的。”

    “那我该是什么样的,我等的也够久了,也够累了,为什么就是不行?你告诉我为什么!”陈子华的手用力的捏住了顾挽澜的两边肩膀,力气用的很大,顾挽澜的脸色都变得不好了,眉心紧蹙的喊着,“疼!”

    “你知道什么叫做疼?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喊疼!”陈子华说着力气收的更紧了,几近是失控的模样。

    “你不要这样!”顾挽澜几乎快要哭出来了的模样,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他会莫名其妙的跟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不要怎么样?我对你这样就不行,白愿就可以?”陈子华终于是说出了自己内心中的不快。

    这话让顾挽澜立刻就僵硬住了身体,眼神下意识的躲闪了起来,“你说什么?”

    “呵!”陈子华发起了一声冷笑,“我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在我们新婚的房间,你都跟白愿做过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

    顾挽澜的眼眸陡然睁大,“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敢说白愿没有去你的房间找过你?”陈子华追问着。

    顾挽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也就代表着默认了。

    陈子华多么希望这不过都是白愿所要激怒他而说的一些胡言乱语,都不是真实的,可是看到顾挽澜脸上的神情的时候,他就不得不相信,白愿刚刚所说的一切,那都是真的,然而只有自己像个傻子似的,此时的顾挽澜哪怕是说一句不是,纵使明知道那是谎话,他都可以自欺欺人的相信,可是顾挽澜没有,她任何的反驳都没有。

    这才是真正让陈子华抵制不住内心怒火的一点,“告诉我,他都对你做了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顾挽澜苍白着脸色,“他就是趁着我睡觉我时候过来看而已,被我发现了一次,就再也没有过来了。”

    “仅此而已?”现如今的陈子华仿佛是被怒火给冲昏了脑袋,一副顾挽澜再怎么解释,都是无用之功。

    “你不信我?”顾挽澜眼眸底下透露着无尽的失望,“我没有做什么就是没有做,你怎么问我都是这个回答。”

    原来在他的心底,自己是这么不堪的女人吗?

    陈子华质问自己的时候,可曾想过给自己一点的信任?

    “他没有亲吻过你的唇瓣,没有抚摸过你的身体?”陈子华直白的追问,让顾挽澜脸上立刻闪现出了一抹愠色,她抬起手用力的一扬过去,白皙的脸颊上面就立刻出现了一个通红的五指手印,顾挽澜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脸色都涨红了起来,“陈子华,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出去!”

    陈子华摸了摸自己被打到的脸颊,愣了一下。

    顾挽澜的眼底都是噙着眼泪的,正在恶狠狠的盯着他看,然而那一瞬间,陈子华仿佛从她的眼底看出了一丝的厌恶,就跟那天他的父母死去的时候一样的眼神。

    这让陈子华心里不由的一慌,忙解释着,“杨儿,对不起,我……”

    “滚出去!”顾挽澜的神情分明是不想继续跟他纠缠什么,也不想跟他倾述什么,她的满脑子只有陈子华那不堪的问话,“陈子华,如果你从未信任过我,你就没有必要追问。”

    陈子华要的,从头到尾都不过就是她的承认罢了,只要自己反驳半句,他就可以离开找出更加多的理由来质疑自己,那么继续这样讨论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杨儿,我不是故意的。”陈子华似乎是真的慌了,在懊恼着自己刚刚没能够克制住自己而感到后悔,“杨儿,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陈子华将顾挽澜那冰冷的小手给执了起来,不断的道着歉,“你相信我一次,啊?”

    “你不走?”顾挽澜是真的怒了,对于他的恳求眼底都是没有任何的波澜,“你要是不走的话,我走!”

    说着,顾挽澜就挣扎着要起身,她原本就崩开的伤口好不容易的重新包扎好了,如果这样反反复复的话,只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发脓了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二十二章:你不走,我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