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六十九章:全世界,你最没有资格痛苦

    白愿一路拉着顾挽澜到了白展宏的病房门前,正要打开门的时候,透过门上的一块透明玻璃看见了里面。

    白展宏手里像是拿着一张照片一样安静的看着,没有一会儿眼眶里面就滑落出了眼泪来,这让顾挽澜不忍心在这个时候突然打开门进去打断了他的思念。

    白愿微微的停滞了一下,很快的就将门给打开,门开的声响,让白展宏猝不及防,赶紧抹了一下眼泪,但是当看到门口的白愿的时候,瞳孔一下子就闪现出了震惊的神色,像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张着嘴,支支吾吾了老半天,竟然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反而是顾挽澜立刻扯出了一抹温润的笑意,拉着白愿上前问候了起来,“爸。”

    有可能是因为太过久远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叫声,也有可能是因为白展宏一个人孤独的在医院已经太久了,见到他们的一瞬间,已经止不住眼泪的掉落了下来。

    白愿一脸的冰冷,对于他的哭声跟眼泪无动于衷。

    顾挽澜见状,扯了一下白愿的衣服,想要让他上前安慰两声,但是白愿并没有理会,甚至还冷冷的开口道,“行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看的真烦。”

    “白愿!”顾挽澜给他打了一个眼色,仿佛是觉得他说的话有些太过了。

    白展宏却是摆了摆手,“没事,你们能够过来,我已经是很开心了。”

    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急忙的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露出了一抹笑意,“澜澜,你是个好孩子。”

    顾挽澜抿着唇,眼睛也跟着有些涩涩的,坐在了他的床边,握住了白展宏的手,“爸,你别这样。”

    “我是说真的。”白展宏突然长叹一声,艰难的说道,“我或许当时不应该因为脸面的事情,要赶你离开阿愿的身边,谢谢你一直陪着他没有离开,要不然我真的是做了天底下最错的错事了。”

    “你知道就好。”白展宏的话刚刚说完,白愿就毫不客气的嘲讽了一声,“现在知道挽澜的好了?当初你干什么去了,如果不是你逼着她要跟我离婚,她也不会急于逃跑,也不会因此丧失了一双腿,靠着轮椅支撑了那么久,你得感谢她的腿还能够恢复完好无损,要不然今天这门,死我也不会进的。”

    白展宏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许多,满脸的懊悔,“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你妈妈。”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一个人的孤独,白展宏不是不知道这么久以来,谁对他才是真心实意的,谁才是应该他看重的,这一生他做的错事都太多了,哪怕是荒废自己的一生都已经没有办法弥补回来了,现在他就希望可以在自己仅剩下的一丁点时间里面,可以努力的得到白愿的一些原谅,至少到时候他走的话,也不会那么的愧疚跟痛苦。

    “够了!不要提我妈,你没有资格,你也不配!”白愿脸色顿时就像是染了颜色一样,怒红一片。

    白展宏看着他如此激动的模样,心中的痛苦又是加深了几分,“难道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能够原谅我吗?”

    “原谅你?”白愿突然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发出了一声嗤笑的声音,“你做梦吧!”

    看着白愿在这跟白展宏针锋相对的,顾挽澜看着心里也着实不好受,立刻将白愿给劝住了,“你少说几句。”

    白展宏有些失望的垂下了头,这个时候顾挽澜才注意到他刚刚所看到的那张照片,是一张三个人的全家福。

    “这是白愿吗?”顾挽澜突然拿起来,问道。

    白愿顺着顾挽澜说话的声音看了过去,照片是他才一岁多,还在被抱在怀中,另外一个女人不用猜测,就是他的母亲了,顿时之间,白愿身形微微的愣了一下,看着那张照片,像是久久都说不出话来一样。

    白展宏眼捷手快的将照片给重新的拿了回去,一副宝贝被抢了的模样,淡淡的应着,“没什么。”

    生怕自己哪怕在这个时候说了什么话,都会被认为是装作可怜,博取同情,更加害怕白愿会说他是拿他的母亲来当作幌子。

    “为什么你还有这张照片!”白愿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唇都在微微的轻颤了起来。

    “当时拍了就一直留下来了。”白展宏像是有些感慨似的,眼神也有些落寞。

    白愿猛然的抢了过去,“你没有资格拥有他!凭什么你当初跟我妈离婚,说她丢人现眼,现在在这里故作缅怀,是从哪里知道我要过来故意作戏的吗?”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六十九章:全世界,你最没有资格痛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