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七十章:病痛的折磨,是最残忍的惩罚

    白展宏像是彻底的被击到了心底深处的痛苦一样,脸上的神情已经僵硬的再也表现不出别的模样了。

    “你有什么值得开心的!”白愿就是觉得他刚刚那庆幸的笑,格外的刺眼。

    “白愿,够了!”没有想到白愿会扯到沈毅进来,一下子就将他给拉住了,“不要再说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她真的不知道白展宏还能不能够承受的了,白愿的话太多刁钻,太过伤人了。

    “是。”白展宏垂着脑袋,一抹苦涩的笑意就这样挂在脸颊上,“怪我没有认识清楚身边所有人的为人,我这一辈子,真的太错了。”

    “白愿,我们回去吧!”顾挽澜觉得这里已经不能够继续待下去了,不管是为了白愿,还是白展宏。

    说完,没有等白愿继续说下去,顾挽澜就强硬的拉扯着他往外走了出去,直接的就一直走到了停车场这才松开手下来。

    “白愿,你答应我过来就是因为要说这些话吗?”顾挽澜也有些忍不住的呵斥了起来。

    白愿抿着唇,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明知道我有多么的恨他,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原谅他的,我嘴里也更加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可是你太过分了,如果知道你说话这么刺人,我就自己来了!”顾挽澜一想到白展宏现在的病情,眼底也跟着不由的闪过了一抹担忧的神色。

    “以后你也不要来了。”白愿冰冷着语气开口说道。

    顾挽澜气的跺了跺脚,“你要是不在乎的话,为什么还要安排最好的医疗给他在这?”

    这时,白愿的唇边露出了一抹浅笑,“难道这不是对他最痛苦的惩罚吗?让他慢慢的在懊悔当中,还有病痛的折磨中慢慢的死去,这是最让他生不如死的!”

    顾挽澜的眼睛一下子就呆愣住了,像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模样,摇了摇头,“不是的,白愿不是这样的,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歹毒的心思?”

    “比起他白展宏,我这算什么歹毒!”白愿只要闭起双眼,就可以看得见那血淋淋的尸体挂在自己的面前,那样的阴森,然而这一切,白展宏是怎么都体会不到的,“我还没有告诉他,他那宝贝儿子即将要坐牢的消息呢,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现在他心里肯定也是有你跟你妈妈的啊,要不然怎么会一直都拿着那张照片,保存的完好无损,人是会变的,你为什么就不可以多一些的宽容,这样就皆大欢喜了啊,你可不可以放下你心底的怨恨,嗯?”顾挽澜的眼底还带着一丝祈求的神色。

    白愿确实斩钉截铁的摇着头,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一个字吐露出来的,“不可能!”

    顾挽澜紧紧的咬着唇瓣,最后缓缓的开着口说道,“对不起,我知道这很为难你,却还这么强硬的要求你。”

    “这跟你没有关系,你本来就不应该被牵扯进来,我不希望我们会因为白展宏的事情而受到任何的影响。”白愿突然的就握住了她那有些不安的小手,正在给她传输着自己的体温,“只是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的一些言语跟措辞。”

    “你不会生气吧?”顾挽澜看着他那阴森的面孔,都觉得有些不安。

    “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呢?”白愿揉了揉她那柔顺的头发,一如既往的宠溺着说道。

    看着他总算是正常下来的语气,顾挽澜也难道的跟着松了一大口气,但还是带着一些狐疑的疑惑又问了一声,“你说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白愿也跟着抿着唇露出了一抹浅笑,顾挽澜见状,同样的回应了一个浅笑回去,只听见白愿在耳边说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上车之前,顾挽澜的视线还朝着医院里头看了过去,像是觉得有些什么而感到惋惜似的。

    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说起来还真的有些失败呢,顾挽澜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有些一蹶不振。

    白愿透过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满脸惆怅的顾挽澜,都不用多想,白愿都知道顾挽澜是因为自己跟白展宏之间的关系才会这么的不开心,但是他恨就是恨,没有理由的,也不需要找任何的借口来弥补他那么多年的恨意,他从一开始就下定了决心,哪怕是白展宏死了,自己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疼。

    他唯一希望的就是顾挽澜也可以明白自己的感情,明白他内心当中的厌恶,更加不要奢望一些什么他会和白展宏和好之类的事情了。

    回到家的这天晚上,顾挽澜跟白愿全程下来一句话都没有,让顾母跟顾父下意识的就认为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澜澜,你去叫一下阿愿过来吃饭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七十章:病痛的折磨,是最残忍的惩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