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七十九章:先生,恐怕你认错人了

    厉盛几乎反应不过来眼前看到的人儿,几乎是跌跌撞撞的打开了车门径直的冲了下去的。

    酒的后劲很大,让他走起路来整个人都是漂浮的,依然是用着自己的意志力走到了那人的跟前,一把攥住了一个女人的手,带着一抹欣喜的语气喊着,“景玉!”

    “啊!”女人就像是突然收到了惊吓似的,往自己身旁的男人身后那躲了过去,惊恐的盯着厉盛看,“你是谁啊?”

    然而那男人却是一下子就护在了女人的身前,“先生,恐怕你是认错人了。”

    闻见他身上那浓重的酒味,两个人都不过认为是一个醉汉罢了,然而厉盛却是用着那带着酒气的话语说道,“不,你就是景玉!我不会认错的。”

    他用足了力气的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目光死死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但是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因为眼前的女人肚子高高耸起,大概也有好几个月了的模样。

    女人直呼着疼痛,“你放开,好疼!”

    厉盛听见后,立刻将手给松开了来,惊惶无措的看着她,嘴里在呢喃着什么,“景玉……不,不是……是……”

    听着他神经兮兮的说着不知道什么,女人脸上也闪现出了一抹微怒的神色,“不好意思,先生你恐怕是喝醉酒了,麻烦你自重一点,江帆,我们走。”

    说完,女人喊了一声那男人的名字,拉着他的手就要往前面走。

    “媚儿,等一下。”江帆将薄媚儿拉住,“你还怀着孕,不要走那么快。”

    媚儿……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厉盛几乎是僵硬在原地的,不是景玉……

    他醉眼朦胧的又看了一眼薄媚儿,心里不禁的感慨着,像,真的太像了……

    “走吧。”薄媚儿冷眸淡淡的撇了一眼厉盛,跟江帆毫无眷恋的离去,看着江帆那小心翼翼呵护着薄媚儿的模样,那样的小心翼翼,让厉盛连喊叫一声的勇气都没有,竟然就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不知道是因为喝的酒太过难受,还是因为触及到了内心深处的一根玄,一股不好的情绪就堵在心头处,眼眶像是有什么要涌出来似的,他直接的就扶着一旁的墙壁,在那剧烈的呕吐了起来,像是要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全数吐出来才来的舒坦。

    到了最后,他累的直接就在大街上依靠着睡了过去……

    典礼总算是结束了,顾挽澜从阳台回到了大厅内的时候,白愿正在跟几个人在商讨着什么,她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走了过去。

    只不过是刚刚走近,就有人将她给认了出来,“这就是白夫人吧。”

    白愿露出了一抹浅笑,冲着顾挽澜招了招手,让她到了自己的身前,“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裕丰的刘总,这是和鸣的贺总。”

    说完后,将顾挽澜给搂紧了几分跟他们介绍道,“这是我的内人。”

    “知道知道。”都纷纷表示着认识顾挽澜,让顾挽澜从未见过他们的人,都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刘总,贺总好。”

    “白夫人果然是被白总给宠着的人,你看看要是我们家的婆娘也有那么好看我肯定也宠的很。”刘总摸着下巴的念念有词道。

    顾挽澜的眉心立刻就紧蹙了起来,脸上也紧接着的闪过了一抹不悦的神色,对着刘总就是一通呵斥,“刘总,你老婆现在是可能因为年纪所以变得人老珠黄,但是你也不要忘了,她嫁给你的时候也是年轻美貌过的,也是拒绝了不少的人才嫁给了你,为你生孩子,甘心在家里给你当个黄脸婆,你现在嫌弃,以前娶她的时候怎么没嫌弃?”

    刘总被顾挽澜的一番训斥给弄的满脸涨红,却又当中白愿的面根本就说不出来话,只是点着头,干笑了几声,便扯开了话题,“白总,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得多想着我们啊!”

    “这个恐怕得我夫人来决定,是吗?”白愿眯着眼,看着顾挽澜将话题权重新的交到了她的手上。

    顾挽澜淡眸撇了一下刘总,“我想还是算了吧,对于自己老婆都负不起责任的人,我们公司怎么能够奢望可以将工程交到这样一个人的手上呢,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刘总的脸是又青又黑的,最后扭了扭头就离开了,免得在这里继续丢了面子,更害怕将白愿给惹怒了,别说合作了,到时候将他的财路也给断了那才是麻烦的,毕竟白愿的号召力不容小窥。

    此时的贺总在心底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真是庆幸他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要不然的话就是刘总那样的下场了,起码他还是保留了机会的,刘总是一丁点的余地都没有了,也就只能够眼巴巴的看着了,更加是对于?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七十九章:先生,恐怕你认错人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