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七十八章:谁先动了感情,那就输了

    他的几句无心的玩笑话,却如同是一个炸弹一般同时的砸到了他们的心上,谁都不是滋味。

    “过阵子我也得摆个喜酒,来看看,到时候也知道知道应该准备些什么。”白愿一脸宠溺的将顾挽澜搂在怀中故作轻松的说道。

    但是顾挽澜听着陈晨刚刚一系列的叙述以后,浑身已经是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她从来都是这样,并不是很会隐藏着自己的情绪,几乎都暴露了在脸上,白愿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她的紧张,但是现在并不是在人前解释清楚的时候。

    不管怎么样,白愿必然是替顾挽澜舍身处境的想一想,如果他脸上的一些细微的神情告诉陈晨,今天他在这个酒店看到的人就是顾挽澜的话,只怕到时候安城又不知道要惹起多少关于顾挽澜不好的风言风语了。

    所以哪怕今天顾挽澜态度反常,又或者她真的穿了白色的衣服,也极有可能的来了这酒店见了顾挽澜不愿意告诉自己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都必须要将顾挽澜给维护的安然无恙,至于后续,他们还可以慢慢的商量清楚。

    “白总这是终于舍得摆宴席了?”陈晨这一听眼底就立刻发亮了起来,“那到时候可一定要请我啊,我必然奉上一份大礼的!”

    “当然了,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会通知你们的,你说对吗?挽澜。”白愿眯笑着眼,还特地的垂下头征求着顾挽澜的意见。

    顾挽澜因为刚刚陈晨说的话有些出神,没有反应过来几乎是呆愣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动静,“啊?你们说什么?”

    “到时候我们结婚的宴席,可一定得请陈总才是,你说对不对?”白愿稍稍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着她用点心的回答着。

    “对!那是当然的了。”顾挽澜察觉到了白愿的一些轻微的小动作,连连点着头道。

    “那我们可就得等你们的好消息了。”陈晨这一听老早的就忘记了刚刚自己说过的话了,一门心思都想着到时候要给白愿送些什么礼物才算是合适的。

    “陈总,你今天还有不少的客人要去招呼吧,我们就随便看看,你不用这么费心。”白愿看着陈晨提醒了一声。

    陈晨很快的就醒悟了一下,“对,我还得去给别人敬一下酒,白总这要是有什么照顾不周的,还希望多担待担待。”

    “彼此彼此。”白愿一脸从容的点着头,回着他同样客气的话。

    陈晨这才带着他的未婚妻去给别的人敬酒去了,看着渐渐走远了的两个人,白愿原本脸上那眯笑着的模样,立刻变得如同十二月的冰窖一样冰冷,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搂抱住顾挽澜的身体。

    顾挽澜有那么一瞬间是错愕的,张了张嘴想要解释清楚什么,却只是听见白愿紧蹙着眉头的说道,“现在最好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有什么的话,等典礼结束了再说,但是我希望到那个时候,你可以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白愿的声音就像是在告诉着顾挽澜的不对一样,让她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就给重新的咽回了肚子里面,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看着顾挽澜那垂着眼眸的模样,白愿强忍着不让自己去看她,至少在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

    “这里人多,有点闷热,我先出去一下,你去见一下别人吧。”顾挽澜只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找了个借口立刻就跑走了,也不给白愿挽留她的半点余地。

    白愿看着她那疾步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刺痛,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顾挽澜打开了门就到了阳台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去,如果刚刚要是继续跟白愿说话的话,只怕她会有些忍不住情绪崩掉,只好迅速的离开了,心里头想着没关系的,回去了再跟白愿解释就好了。

    白愿转了一圈下来,总觉得自己的身旁少了一个人,说不出的落寞,可仍然是没有去找顾挽澜,或许他觉得此时需要一丁点的冷静时间,等会才能够心平气和的去了解事情的真相。

    就这样,一场典礼下来,除了刚刚在一起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分开来的,谁也没有去理会谁,像是有着十足的默契似的。

    厉盛早早的就离开了典礼,毕竟有白愿在的话,也没有他的什么事情了,他一路的行驶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开着,今晚没有酒宴也没有应酬,时间还那么早,如果现在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家的话,只怕他会待不下去,没有一些酒精的驱使的话,要如何才能够安然的入睡?

    &nbs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七十八章:谁先动了感情,那就输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