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八十一章:妒忌,打乱所有的思绪

    顾挽澜从来就没有见到过白愿竟然还会有这样认错的一天,显然是有些错愕了,“你说什么?”

    “你是没听到呢,还是只是想让我多说几遍?”白愿轻佻了一下眉毛,“不过你要是想要让我多说一些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说。”

    “没听清。”顾挽澜嘟囔一声,随后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去看了他一眼。

    “老婆,我错了……”白愿又重复了一下刚刚的语气叙述了一遍,这次顾挽澜是听了个结结实实的,浑身忍不住的起了点鸡皮疙瘩,“你能正常点认错吗?”

    怎么听着有点腻歪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刚刚吵过的架一点不存在一样。

    “难道我现在很不正常吗?”白愿努了努嘴,问。

    “不正常。”顾挽澜几乎是斩钉截铁的点下的头,诡异的看了他一眼,“你平时说话都不是这样的。”

    “嗯?有吗?”反而当事人不以为然的回应着她,但是下意识的,抱着她腰间的手也紧跟着收紧了几分,将她给死死的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分毫。

    “那你今晚还这么说我……”只要再次想起他的那些充满着不信任的语气,顾挽澜就觉得鼻腔有些酸酸的,眼眶也紧接着就有些涩涩的了,像是有什么要从眼眶中落处来了一样。

    “那还不是因为你没有告诉我,你觉得如果有个女人突然当着你的面告诉你,我今天跟别的女人进了酒店,还搂搂抱抱的,举止亲昵,你会怎么想?你哪里还有机会寻思那么多啊,嫉妒都冲昏了脑子了。”

    更何况关键的是顾挽澜告诉他,那人是陈子华……

    这是自己唯一忌惮着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担心,怎么可能会还忍得住?

    顾挽澜抿着唇,像是在回味着他的话,觉得倒是有几分道理,这么说起来都归根于自己先行隐瞒了,才会有这样的闹剧发生,心下的气一下子就是消了一大半,用同样的方式去回抱住了白愿,也就等同于间接性的去告诉了他自己也已经没有生气了。

    “我也有错。”顾挽澜将脑袋给埋在了他的胸腔前,闷声道,“我不应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而是让你通过旁人才知道这件事情。”

    如果是自己亲自坦白的话,或许白愿也不至于会生那么大的气,所以就只能够说是她一开始就隐瞒了的原因。

    “连认错你也跟我抢?”白愿撇了撇眉,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好了,如果不是我的冲动,我们也不会闹成这样。”

    “对了。”顾挽澜突然的就推开了他的手起身找着今天自己背着的包。

    但是由于刚刚太过于生气了,只是随便的一放,这么一想有些想不起来了,只能够翻箱倒柜的照着,看着她那稀里糊涂的找着什么东西的模样,白愿不禁拧着眉问道,“怎么了?”

    “我找点东西。”顾挽澜一副卖着关子的模样,没有直说。

    白愿也没有继续追问,反而是坐靠在床上,就这么看着她一脸焦急的翻找。

    “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去哪里了?”顾挽澜低声的嘟囔着,这时候白愿瞥见了挂在衣帽架上的一个小包,询问,“你在找包?”

    顾挽澜漫不经心的点了一下头,白愿立刻指了过去,“是那个吗?”

    顾挽澜突然的眼睛闪过了一抹光亮,连连应道,“对,就是那个。”

    然后迅速的过去将小包给拿了下来,在里头翻找出了一本东西来,神秘的朝着白愿走了过去,“给你看一点东西。”

    “是什么?”白愿看着她藏在身后的手,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的,到了他跟前的时候,顾挽澜拿着那本离婚证挡住了自己的脸颊,给白愿看的一清二楚。

    一瞬间,白愿的心脏也都跟着咯噔了一下,似乎是没能够反应过来,那一本绿油油的证件,就像是燃烧起了他心底的什么一样。

    顾挽澜低低的解释了起来今天跟陈子华见面的原因,“其实我起初是不想出门的,但是子华说,愿意离婚了,所以我才出去的……”

    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用眼角打探着他的神色,见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后,这才又继续的说道,“因为很快就要跟你举办婚礼了,哪怕是你可以有能力再次将我的名字给改过来,重嫁于你,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只希望我的名字,只冠上你一个人的姓氏……”

    “别说了!”白愿只是轻轻的攥了一下她的手,顾挽澜就跟着倒在了床上,躺入了他的怀中,“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

    白愿此时在心里头别说是有多么的懊悔了,没有第一时间听她的解释就一昧的发泄着怒火,但是现在才只有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

    她那么小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八十一章:妒忌,打乱所有的思绪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