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二百九十章:我害怕,疼

    将近到了下午的时候,顾挽澜这才有力些许的动静,纤细的眼睫毛微微的抖动了一下,随后又紧了紧眼眸,幸得下午的光线没有中午时候的那么光亮,所以也不觉着有多刺眼。

    “嘶!”顾挽澜伸了一下懒腰,却觉得腰间酸痛的很,仿佛随时都要抽筋了一样。

    然而罪魁祸首就睡在一旁,听到她的一些动静,也跟着慢慢睁开了眼睛来,“醒了?”

    刚刚睡醒过来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却又带着迷人的磁性,顾挽澜佯装着生气的模样,瞪了白愿一眼,“现在什么时候了?”

    白愿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大概黄昏了吧。”

    “完了完了,这都过去一天了,也不知道伊人跟小牧会不会找我们?”顾挽澜着急的就要起床,却又立刻被白愿给拽回了床上去,“别担心,他们不会。”

    “都怪你!”顾挽澜轻柔着自己那酸痛的腰间,愤愤不平的看了他一眼,“都让你有点节制了。”

    “我要是不节制的话,你三天都别想下床了。”白愿轻佻了一下眉毛,仿佛还觉得不知餍足一样,让顾挽澜不禁觉得他肯定不是个正常人,“一肚子坏水。”

    “好好好,我的错。”白愿立刻从她的身后环抱了过去,“老婆大人辛苦了,我以后不这样就是,留着我们新婚之夜……”

    顾挽澜只要一想到如果还有比这更加要卖力的模样,就有点惶恐那新婚之夜了,怕是到时候真的会三天下不了床似的。

    “你有没有跟爸妈报个信啊?万一让他们担心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在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们说过了,我们出来散心几天,他们不会担心啊。”白愿一脸的悠然自得。

    顾挽澜总有种上当了的感觉,扑过去就是骑到了他的身上压着,“好啊!原来还没出门你就盘算好了。”

    “这算什么盘算?”白愿双手枕着头,仿佛是很享受一样,却也不承认,声称道,“顶多就是个临时起意。”

    “你这临时起意可真行!”顾挽澜咬牙切齿的道,但是看着白愿那眯笑着的眼睛,还有身下突然感受到的坚硬,这才想起来两个人的衣服都还没有穿好,刚刚因为太过于着急,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现在反应过来了,顾挽澜着急的就要下来。

    但是白愿确实生生的按住了她的大腿,“去哪里?”

    “我……我起床刷牙,吃东西!”顾挽澜语无伦次的找着借口,白愿却是用力的顶了她几下,“做完了再吃!”

    顾挽澜面色涨红,“我……啊!”

    白愿不等她把话说完,已经开始按住她的腰上下动了起来,顾挽澜紧紧的咬着唇,在这个时候了,她哪里还能阻止白愿啊,又是硬生生的被他给再一次的吃干抹净了。

    陈家

    陈少华让人定制的婚纱跟新郎服,都是在今天到的,所以林思染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下面客厅坐了不少的人,立刻有些震惊的询问,“少华,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起来了?”陈少华将林思染给拉到了身旁,“正好婚纱到了,你试试尺寸合适不合适?”

    “这么快?”林思染拧了拧眉,眼底闪过了一抹惊讶,但是很快的就转换成了一如既往的温柔,抿着唇笑了笑,从他的手中将婚纱给接过,点了点头,“好,我现在就去试一试。”

    说着,就抱着婚纱重新的回了房间内,看着镜子中那脸色红润的人儿,林思染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很快的就将婚纱给换好了,她看着镜子里面美得不像话的自己,却又觉得那么的丑陋。

    这个时候陈少华正好敲了一下房门,将她从思绪中给拉了回来,急忙去将门给打开。

    陈少华一时之间竟然失了神,看着她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一样,“思染,你真好看。”

    原本正不知所措的林思染,听了之后,竟然升起了一抹欣喜,一脸娇羞的低下了头,“真,真的吗?”

    “尺寸好像也刚好,回头让他们收一下腰部的地方就行了。”陈少华一边的打量着,一边说道。

    林思染对于他的话都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好,你说了算。”

    “真希望我们结婚的那天可以早点到……”陈子华将林思染搂紧在怀中,情不自禁的说道。

    林思染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用着空灵的声音,也说了一句同样的话语,“我也希望……”

    “乖,去把衣服换下来吧。”陈少华露出了一抹浅笑,说道。

    “嗯。”林思染重新回到房间把婚纱给替换了下来,拿到楼下听见陈少华正在跟那些人说着婚礼上的一些细节问?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二百九十章:我害怕,疼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