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三百二十三章: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

    “恶心吗?”陈少华看着她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眼底闪过了一抹刺痛,苦涩的笑了笑,“只不过恶心你也得忍着,毕竟是你自己要咬的不是吗?就跟你明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却还偏偏要接近一样,哪怕你心里头有多么的恨我,你不是都一直要忍着的迎合我吗?现在是认为达到了目的了,所以不迎合了吗?”

    “你到底是在发哪门子的疯!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快放开我!”林思染几乎是狠狠的怒瞪着他。

    但是她越是想要挣脱,陈少华就将她的手给禁锢的越紧,仿佛是偏生不答应她一样。

    “要是不打算继续咬的话,那就走吧。”说完,陈少华便重新的将她拉着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去!你听见没有你这个疯子!”林思染破口大骂了起来,哪里还有平日里所展现出来的温婉。

    陈少华抿着唇不说话,见她固执的不肯走的模样,便是拧了拧眉,随即一把将她给扛了起来,没有给她反抗的余地便走进了电梯,按了最顶楼的楼层。

    “林思染,告诉我你平日里都是怎么装的,为什么你演技那么好,让我看不出来办点的破绽!”陈少华一边将她紧紧的按着,一边叱问。

    “每天晚上睡在你的身侧,你是不是很想半夜起床拿刀捅我千万遍?”

    陈少华一遍又一遍的话语,问的林思染一句都答不上来。

    “怎么哑巴了?刚刚不是很能说的吗?”陈少华从容的轻佻着眉毛,淡然的看着她。

    她咬了咬牙,“是!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想把你给杀了!”

    “好!”陈少华答应的爽快。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脸上的那一抹笑意的时候,林思染却是看不透他的心思,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像是有些无尽的落寞感一样。

    然而两个人到的并不是刚刚白愿给顾挽澜精心准备的玻璃过道,而是直达天台。

    四周都没有栏杆,高耸的大楼,一阵风吹过来都让人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陈少华这才将林思染给放到了地面上,这让她一下子就腿软的坐到了地面上,风呼呼的就在耳边吹着,身上的婚纱迎风的吹着。

    “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想要亲手杀了我。”陈少华一边说着,一边将她从地上牵扯了起来,随后,自己若无其事的就站在了天台的边缘上,仿佛随便的踏出半步,都是足以让他粉身碎骨的高度。

    他挺直着背脊,将林思染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来,只要你轻轻的动上一根手指头,你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你发什么疯!”林思染万万都没有想到陈少华是安的这样的心思,突然的心底就闪过了一抹恐慌,“你要发疯不要拉上我。”

    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的手连忙抽了出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紧紧只是杀了我的孩子,毁了我跟你的婚礼,告诉整个安城的人我曾经手术失败过,这样的报复你就满足了吗?”陈少华唇边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你难道不知道,我既然曾经可以一手将这件事情可以压下去,那么今天,我仍然可以将今天婚礼上的事情一个字都让别人说不出去,所以呢,归根究底,你觉得是你痛苦,还是我痛苦?”

    林思染突然的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眼眸,“你说什么?”

    “所以你的报复还来的不够猛烈,既然要报复何不直接报复个够?将我这个罪魁祸首褪下去,一死了之,这样你不是才痛快吗?”陈少华的话语像是在一步步的引导着她一样。

    “才不是!我要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跟懊悔当中,想死了一了百了?休想!”林思染紧握着拳头的怒喊出声。

    “是真的这么想,还是说你奉迎我这么久,你也动了心,你舍不得我死?”陈少华眯起了眼,像是在一步步的逼着她一样。

    只是一瞬间,林思染便愤怒的否决了他的想象,“不可能!连跟你呼吸的同一片空气我都觉得恶心至极,对你这种杀人凶手我怎么可能会动心。”

    “如果不可能那你就动手啊!你知道的,我不会懊悔,我也不会痛苦,如果没有你,我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我可以活的比你想象中的都还要来的好,所以你报复不了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我,不然你就是爱我!”

    “没有你的这种歪理!我要走了。”林思染只觉得陈少华一定是疯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什么爱他,怎么可能,自己对他只有满满的恨。

    她急匆匆的起身就要落荒而逃,却是被陈少华重新的一 你现在所看的《我曾爱你如尘埃》 第三百二十三章: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曾爱你如尘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