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一章 前

    若然有人间净土,极乐之地,此处便是。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

    这就是能够让人有这种从视觉乃至感觉上,都第一时间有这种体会的地方——天堂。

    天堂的主宰是唯一的,天堂的信仰也是唯一的,天堂本身,就是唯一的。

    此时,刚刚降生的天使们,正在接受着天使长的教导——它们尽管在诞生的时候,就已经被灌输了大量的知识。但是这些知识并不系统,所以需要进行后期的人为归类。

    “……主世界是唯一的,但也并非是唯一的,它是一个理论上能够在时间维度上无限地自我增殖与分裂的特别个体。因此,我们将已经发现的主世界进行了标记,从1号开始。到目前为止,总共发现的主世界已经达到了99个。而在这99个不同又相同的主世界中,各自又会分裂出大量的世界碎片。当然,这些世界碎片上的人文历史,基本上也不会脱离它所脱离出来的主世界的时间线……”

    天使长正在讲解着它所理解的世界体系,而下面一群孩子般大小的初生天使们则是全程地做着上课笔记。

    “那主最初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很快,幼生的天使当中,忽然传来了疑惑的声音。

    只见上座的大天使此时微微一笑,“主最初是从七号主现世出现的。但其实,在每个主现世界也有主的存在。但当主成神的瞬间,每一个主现世中的我主都会同时成神灵,并且从各自的主现世界中脱离,合而为一,成为多元主现世中的唯一个体。”

    说道这里,看着座下的幼生天使们更为疑惑的表情,大天使便又笑了笑道:“打个比方说,在七号主现世,最早成神的我主,祂用七天的时间创造了世界,而在九号主现世的我主还没有脱离凡躯,但是在当七号主现世的创世完成的瞬间,这一段历史也会通过多远世界中我主的不同个体间的特别联系而开始渗入不同的主现世,从而让我主创世的伟业,流传在不同的主现世。”

    “那么别的主现世的我主所做的事情,也会反映在七号主现世吗?”依然还是那道疑惑的声音——从初生的天使们中发出的声音。

    大天使此时再一次看向了这名发问的幼年天使,点了点头,“没错,正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在不同的现世当中,会流传着众多复杂而时间混乱的传送——当然,对于主现世的凡人来说,他们能够理解到的是,我主是无所不能的,祂有众多的分身,能够在同一时间引发不同的奇迹……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那么大洪水灭世是发生在哪个主现世?而现在那个主现世又变成了什么样子了呢?”还是同一道疑惑的声音。

    “为什么会好奇这个呢?”大天使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淡然问道。

    “因为大家都说罪人诺亚已经被加百利大人抓回来了,现在正被囚禁在伊甸里面,我很好奇诺亚为什么要背叛我主。”幼生的天使当中,一道小小的身影站了起来。

    大天使此时微微一笑,看着对方,忽然问道:“孩子,你的名字?”

    “梅塔特隆。”幼生的天使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很好。”

    大天使此时点了点头,忽然摆了摆手,示意让梅塔特隆座下,然后才道:“关于罪人诺亚的事情,我将会在之后的十八号主现世的部分历史概述当中讲到。现在,我还是重点地讲解一下主现世的世界观。梅塔特隆,你的手足们都还处于知识的混乱期间。所以,让我按照计划地为大家上课,先梳理知识,可以吗?”

    “哦……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梅塔特隆此时低下了头来。

    ……

    “还真是一刻也停不下来呢,父亲。”

    天堂的一处繁花绽放的大地之上,诺亚忽然说道——他大概是最轻松的囚犯了,被困在了一个几乎无限大般的大地之上:伊甸。

    他的身上其实没有任何的枷锁,在伊甸当中也不曾限制他的行动——他只是无法主动地离开这个上帝的花园。

    诺亚的面前,祂一身的麻衣,盘腿坐着,同时闭着眼睛。

    听见了诺亚的说话,祂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淡然道:“幼生的天使当中出现了特异体,我需要留意一下。”

    诺亚摇摇头道:“它们就像是现代社会人类的加工场所生产的道具一样。不管多精密的机器,也总会生产出有瑕疵的东西……但是神是完美的,祂所创造的东西也应该是完美的。然而却还是会出现特异体,比方说,最初的路西菲尔……父亲,你说这是不是挺讽刺的?”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完美。”祂也摇了摇头,“在我等认知的极限尽头,恐怕只有它才是真正的完美的。但这种完美是否也是真的完美,我等也是不知道,因为这毕竟还是在我等的认知当中。”

    “更高的次元吗……”诺亚若有所思。

    “或许次元也是无穷尽的。”祂忽然道。

    诺亚又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这大地一眼,忽然道:“在我看来,这个地方其实就是完美的,跟您一样。因为这里,还有您,在理论上也是因为它才诞生。那么,既然您在认知的范围内它是完美的话,那么因为它而诞生的您,也应该是完美的。”

    祂淡然道:“不要忘记了,有能力创造完美,也表示被创造物是否完美,都取决于创造者的想法。”

    “虽然说时间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少意义。”诺亚只要叹气道:“但还是尽量地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死循环的探讨上吧……父亲,方舟我是不会换回来的,哪怕您把我一直囚禁在这里。”

    “还没有放弃吗。”祂看了诺亚一眼,“寻找最初的主现世。”

    “毕竟只有方舟才能够在次元的裂缝中安全航行。”

    诺亚也盘坐了下来,轻声道:“既然父亲您不愿意去做,也不愿意放弃这些可怜的孩子,那么,就让我们这群被遗弃的生命去吧……原初的主世界,一切的根源之地。”

    祂听完这话之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天堂迎来了黑夜。

    ……

    ……

    如同永远都是黑夜,总是等不到光明的到来……或许,根本就没有白昼的存在——至少,鱼蛋强是这样认为的。

    永夜宫的前殿广场处,此时一道人影正在上跳下串,以十分敏捷的速度,躲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虚空元魔的攻击——这道人影的身后,其实已经吸引了数十头的虚空元魔。

    此人正是鱼蛋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鱼蛋强发现自己能动了——但他即使能动,活动的范围也仅仅只限于这永夜宫的前殿广场。

    尽管如此,鱼蛋强其实还是有许多事情不用担心的——比方说,他似乎没有吃喝拉撒等等的需要。

    他不会感觉到饥饿,甚至连疲倦的感觉也极少会出现——哪怕是感觉到疲倦了,只要坐下来休息一会,体力很快就会回复过来。

    而且鱼蛋强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无时无刻地变得强壮起来。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不久之前,鱼蛋强一拳就硬生生地把一头虚空元魔打退了……尽管只是打退,而不是一拳轰杀,但至少也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鱼蛋强在面对这些虚空元魔的时候,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那位自称藏剑的小女孩一直没有出现过,鱼蛋强身体发生的这些变化,他是想要找个人问一问多无法做到。

    因此,鱼蛋强只能够把自己的这种变化,归纳为老爷天终于开眼了,让他的这次奇遇终于可以按照正常的剧情开展之类云云。

    “看我的,排云掌!啊哒哒哒!!!”

    猛然间,永夜宫广场上被虚空元魔所追逐的身影突然见转身,然后双掌飞快地推出——当然,这种只有姿势而没有任何特别力量的攻击,也仅仅只是把一头虚空元魔硬生生地推到了而已。

    但鱼蛋强玩得很嗨啊,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是一个港漫强者,只不过少了一些特效罢了!

    “这个人类在做什么?”

    永夜宫殿某座高塔上,一名穿着和式武士装,腰间悬挂一长一短两柄武士刀的粗犷青年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道。

    “只是发泄一些多余的精力而已,大概是觉得自己变成了武林高手了吧。”盘坐着的藏剑淡然道:“武藏,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被称呼为武藏的青年此时四十五度回头过来,“我只是被委派过来,告诉你去一趟王座之间而已。”

    “有什么事情?”藏剑略微惊讶地问道。

    王座之间,最初的超脱者们所居住的地方,也是整个虚空失乐园的最深处。当然,作为整个虚空失乐园‘门’的看守者,藏剑也有着可以直达王座之间的权限。

    “貌似是我们的一位王座被抓去天堂了。”武藏此时转过身来,露出了略微好战的目光,“恐怕要开战了,因为最近不少家伙都被召集回来了。”

    藏剑忽然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才再次睁开眼睛道:“知道了,我把这次的主题做完之后,就会过去。”

    武藏则是挠了挠头,一脸无奈道:“这种事情,没有所谓的吧……不如,和我打一场?真的很想要试一试十名剑齐出之下,你到底有多强啊!”

    “失乐园内禁止武斗。”藏剑淡然道。

    武藏则是抿着嘴,忽然手指指着广场上正在释放‘天霜拳’的鱼蛋强,眯着眼笑道:“那这个玩具借我玩一会?”

    “随你,不要打扰我做主题就行。”藏剑再次闭上了眼睛。

    大概这是唯一的乐趣吧?

    正如自己一直都想要找其他人切磋一样……真的是很怀念那个时代啊。

    柳生,佐佐木,丸目,伊藤……有着一群让自己不断被追赶和追赶的家伙……

    武藏此时直接踩上了窗框,然后从这里纵身跳到了前殿广场上。

    他的身体刚好落在了一头虚空元魔的背上——直接把这头虚空元魔狠狠地压在了地板之上。

    这一瞬间,仿佛彻底激怒了所有的虚空元魔,只见它们纷纷张牙舞爪地朝着武藏飞扑而来。

    而此刻,武藏则是双手同时握住了腰间的一长一短的佩刀,同时踏出了左脚,整个身体沉了下来,做出了拔刀的姿势。

    “二天一流·日月!”

    虚空的夹缝中没有日月,但此刻鱼蛋强却像是看见了日月同辉,大脑霎时间变成了空白……当他回过神来的瞬间,只见广场上空,大量的虚空元魔纷纷下坠,变成了漫天的肉碎……

    “想不想学剑?”

    只见武藏此时转过身来,把小太刀扛在了肩上,却用长刀指着了鱼蛋强,忽然问道。

    鱼蛋强此时猛然打了个激灵,二话不说就跪在了地上,“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不不不,你误会了。”武藏却摇了摇头,“我没有打算收你做弟子。”

    鱼蛋强不由得一愣,“那你刚问我的这是?”

    “问你想不想学,并不代表就要收你。同理,不收你,也不代表不会教你。”武藏这会儿盘坐下来,却随意地把手上的长刀往前一抛而出。

    这长刀斜斜地插在了鱼蛋强面前的地板上,只听见武藏这会儿懒散地道:“不过,如果在我离开之前你可以把它给拔出来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收你做我的记名弟子。”

    “你…你什么时候走?”鱼蛋强下意识问道。

    武藏笑了笑道:“下一波虚空元魔袭击之前。”

    鱼蛋强想也不想就伸手朝着这长刀的刀柄抹去,不料武藏这会儿却忽然道:“哦,对了,如果在下一波虚空元魔袭击之前你还不能把它拔出来的话,它就会把你的体力全部吸光。”

    “什、什么意思?”鱼蛋强一怔,手僵了下来。

    武藏淡然道:“也就是说,没有体力的你,会在和虚空元魔对面的瞬间,被它直接吃掉……那么,你还要不要尝试呢?”

    ——放弃吧,反正你只是废柴,别想着奇遇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猛然间,鱼蛋强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放弃。

    放弃。

    放弃……

    鱼蛋强的手掌忽然间抓住了这把长刀的刀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