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七十九章 惩罚

    何孙氏一言即出,满堂皆静,其实也不用再说什么了,何孙氏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准确地向众人展示了一条信息,那就是她憎恨何俊仁,但她确实没有谋杀亲夫,事先也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房县令轻轻叹了口气,他转过头,去看不远处的李日知和傅贵宝,见两个小小少年并没有什么感触,还在听着何孙氏说话,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两个孩子还没到明白这事的年纪啊!

    何孙氏又道:“何俊仁死了,民妇并不伤心,王大来找民妇时,说把尸体扔到了树洞里面,可是人头却在慌乱之中掉了,只好藏了起来,又说可以让一个外地读书人顶罪,民妇听了,心中虽然过意不去,觉得害了那个读书人,但他既然喜欢吹牛,那么因为吹牛而死,也只能怪他命苦,就算这次不死在民妇和王大的手里,他日也会死在别人的手里。”

    她叫王屠户为王大,从身材上来讲,王屠户确实是五大三粗的。

    李日知听到这里,心想:“胡巍要是听到这话,不知得多羞愧呢,估计他要是有记性,这辈子都不会再吹牛了吧!”

    傅贵宝却连连点头,小声道:“何孙氏说得太好了,深得我心,英雄所见略同!”

    李日知横了他一眼,道:“看来你和她有缘,来世,必成夫妻!”

    “这,还是算了吧!”

    何孙氏既然已经认罪,便不想再多说什么,把她和王屠的失败经历说出来,反正结果是一样的,又何必说出来让别人耻笑呢!

    她道:“何俊仁死了,民妇和王大给他偿命便是,他一条命,换我们两条命,他并不亏,我们和他的恩怨,到了阴间,再和他好好算算不迟。县令大人,该判就快判吧,反正也就这么回事儿了!”

    何孙氏说完这些,便去照顾地上的王屠户,王屠户虽然身体巨痛,但耳朵却没有聋,何孙氏说什么他当然听见了,其实也就是等于何孙氏认罪了!

    王屠户倒也光棍,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步,那么哭号哀求也没了用处,能和何孙氏死在一块,倒也不错,他嗯嗯几声,腾出一只手来,和何孙氏两手相握,二个人都默不作声!

    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相处的时光了,被关进大牢之后,可能就很难再见到,而最后一面,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在法场上相见了!

    房县令皱着眉头,心想:“这个何孙氏倒是象个男人,颇有青皮光棍之态,不但她自己承认了,也替王屠户承认了,竟然有种要死一起死的做派,那王屠户居然也认命了,并不挣扎辩解,难不成他俩真是两情相悦?”

    摇了摇头,房县令颇感无聊,这两个人没什么值得同情的,也不应该同情,毕竟他是朝廷命官啊!

    何老族长才不管何孙氏和王屠户是不是两情相悦呢,他只关心那一半的家产,他跪爬半步,说道:“县令大人,既然何孙氏已经招供,那就请县令大人为何俊仁伸冤报仇,为他做主啊!”

    说着,何老族长呜呜哭了出来,其他何氏族人也跟着放声哭啼,有没有眼泪估且不论,但伤心哭啼的样子,大家却是都做足了!

    房县令啪地一拍惊堂木,喝道:“肃静,如果判案本官自有分寸,岂要尔等催促!你们在公堂上又哭又闹,可是在咆哮公堂?来人啊,谁再敢嚎叫,便掌他的嘴!”

    何氏族人立即收声,再无一人出声,包括何老族长在内,大家都很识时务,绝对不敢咆哮公堂。

    房县令叫书吏记录好供词,他看过之后,便让差役拿着,让王屠户和何孙氏画押按手印,王屠户与何孙氏并不挣扎,都是一副到此为止吧,死就死吧的样子,在供词上按了手印,被差役给他们上了手铐脚镣。

    案子破起来颇费力气,但判决起来,却并不困难,按唐律判就可以了,王屠户杀人抛尸,被判秋后处斩,而何孙氏事先不知情,也并未参与,但妻盼夫死,起因由她,这是无论如何不能被放过的,虽不判死刑,但因她不守妇道,导致何俊仁惨死,所以判她终身苦役。

    不过,看何孙氏的样子,王屠户被处决后,她估计也会自尽,活着也没意思,与其活着受罪,不如一死了之,和王屠户一起去阴间,转世投胎,说不定来世还能再续前缘。

    古时候的人很信前世、今生、来世的。

    判决之后,房县令便打算把案子上报了,这案子他在李日知的帮助下,破案的经过很有亮点,尤其是让杀人凶手自投罗网,这简直就是亮到了极点的亮点了,完全是可以得到夸赞的。

    但公堂上还有何氏族人呢,他们听房县令判决好了王屠户和何孙氏,却没有提何俊仁家产的事,那个何老族长便道:“县令大人,案子既然结了,那何俊仁的家产……”

    按着房县令先前说的,何俊仁的家产一分为二,一半充公,一半给何氏族人,这就涉及到了清点家产的工作,如果这个工作衙门里的书吏们不去做完,那他们这些何氏族人,也不敢去分何俊仁的家产,光能看,不能搬,那不是要急煞众人了么!

    房县令抬起头来,哦了声,道:“你们不说,本官差点儿把这事给忘了。嗯,这案子并没有完全结,因为你们的罪行,本官还没有判,这也算是案中案吧!”

    何老族长大吃一惊,何氏族人也面面相觑,都不明白他们会有什么罪,何老族长急忙问了出来。

    房县令说道:“你们明知那个王屠户是凶手,还逼着他拿出了何俊仁的人头,可你们却在公堂上说,何俊仁是何孙氏杀的,但何孙氏并没有杀何俊仁,所以这是诬告。

    而你们还说人头是在何家后院发现的,是何孙氏埋的,你们挖出来的,这便是做伪证,而且是恶意欺骗官府。

    试想,要是本官相信了你们的话,判处何孙氏死刑,而真正的凶手王屠户却逍遥法外,那么日后如果上官追查此案,你们要让本官如何辩解,说是上了你们的恶当么,上官就会因此放过本官了?”

    房县令说这些话时,脸色阴沉,而且他越说越生气,阴沉之上又加了几分狰狞,说到最后一句,几乎是恶狠狠的语气了!

    何老族长吓得魂不附体,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做事不地道,可是欺骗县令大人在先的,这年头欺骗官府,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还想要何俊仁的家产?不要你们的命就算不错了!

    何老族长连忙求饶,这个时候他已然再不敢惦记别人的家产了,而那些何氏族人也都吓傻了,不过,他们认为虽然他们之前确实没有说实话,但也没有造成任何的不良后果,所以也没什么嘛,惩罚就不必了吧,家产还是要分一分的,再说就算有责任,何老族长也可以承担,他们这些小鱼小虾,不会有什么事的!

    傅贵宝小声问李日知,他小声道:“你不是最想考进士当官儿么,要是你遇到这种事,你会怎么判?”

    李日知压低声音,道:“凡是堂上的都要判他们服苦役,还要带枷示众,以儆效尤,必须要惩罚,而且要让县里所有的百姓都知道此事,否则不对他们惩罚,那么以后别人也来欺骗官府,那这官可没法当了,别的政绩不说,单是教化百姓向善这条,那就是不合格啊!”

    傅贵宝连连点头,深以为然,对付这些刁民,就不能心慈手软!

    果然,房县令一拍惊堂木,喝道:“尔等公然欺骗官府,行罪恶之事,每人罚铜五十贯,杖击五十,服苦役一年!”

    何氏族人听了无不大惊,他们可没有想到,惩罚会这么重,他们只是随便说说,嗯,不是他们随便说说,而是何老族长说的,就算有错,也是何老族长的错,和他们没有关系啊,他们只是被族长“裹胁”而来!

    可他们不哀求鼓噪还好,这么一叫冤,更增房县令之怒,他可没有对何氏族人惩罚过重,都是按着律法的底线来的,已经算从轻了,没流放他们就是发善心了,他们还敢叫冤!

    房县令怒道:“尔等还敢咆哮公堂,罪不可恕,每人戴枷示众十天,戴三十斤的枷!”

    戴枷示众就是带上那种大木头枷,套在脖子上的那种大枷,然后让犯人跪在人多的地方,有时候也会是衙门前的空地上,风吹日晒,而且那大枷很重,犯人戴着这东西,就算命不丢半条,但活罪那是绝对不会少遭的!

    何老族长听了这份判决,顿时就晕过去了,何氏族人也都傻了,本来他们以为白忙乎就是最糟糕的结果了,不成想,如果真能白忙乎,那就太好了,糟糕的是还要受到重罚啊!

    见何老族长晕倒,何氏族人竟没有人上去救助,他们现在都开始埋怨何老族长了,如果刚才不开口要家产,不就没事了么,县令忘了他们,大家各回各家,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可现在好了,提醒县令了,县令把大家给罚了,何老族长这不是把大家全给坑了么!

    何老族长要是知道族人这么忘恩负义,那他非得晕上加晕,醒不过来了!

    房县令又骂了声刁民,站起身来,一甩袖子,他退堂走了,而差役们把何氏族人逐一按翻,杖击五十,说白了就是五十大板,差役是非常善解人意的,每按翻一个何氏族人,在打板子之前,都是要问问清楚的。

    问什么?当然是问有没有孝敬,要是懂事说有孝敬,那板子打下去的时候,当然就会轻一些;如果不懂事,不拿出钱来,对差役们没什么孝敬,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大板子拍下,白屁股打成红屁股,红屁股打成烂屁股!

    何老族长被差役们按翻,他当然是有孝敬的了,这么大岁数了,要是真挨实了五十板子,老命都得丢了,他当然要出钱保屁股了,可其他何氏族人,就没这么幸运了,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出保屁钱的!

    片刻功夫,公堂之上便是一片啪啪之声了!

    李日知和傅贵宝看着无趣,便一起去了后院,事情办完了,他们也打算向房县令告别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