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八十章 唐朝原版的武大

    后院,房县令坐到了花厅当中,他心中得意非凡,县里出了人命案子,这是很糟糕的事情,但他这个案子破得爽利,竟能让凶手自投罗网,所以他估计自己必能得到上司的好评,说不定官职还能往上升上一升。

    叫仆人送上来茶水和点心,房县令喝茶吃点心,心情愉快,忍不住还唱上了几句小曲儿!

    这时候,李日知和傅贵宝来了,他两人进了花厅,李日知冲着房县令拱手道:“房世伯,胡巍的案子了结了,小侄便要回书院了,特来向房世伯辞行。”

    房县令笑道:“这么急着回去啊,不如在县里多玩几天,老夫明天让差役陪你出城,这里还是颇有几处风景好的地方呢!”

    房县令是真心喜爱李日知,这样又聪明,又有礼貌的少年,谁能不喜欢啊,他也是真心想留李日知多玩几天,让他好好地招待一下。

    李日知道:“多谢房世伯,小侄倒是很想在这里多待些时日,不过山长督促得紧,小侄也怕耽误功课,所以还想早点儿回去,以后要是有机会,小侄再来打扰房世伯!”

    房县令摸着胡须,微微点头,道:“商阳书院老夫是了解的,那里的功课确实是比别的书院要重,不过重也有重的好处,可以学到真知识,对于以后的科举是有大大的好处的。”

    他站起身来,走到一排柜子跟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排出一个大盒子,他把大盒子捧着,放到了桌上,对李日知道:“贤侄,这是老夫送你的礼物,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这是别人多年前有事要求老夫帮忙,老夫帮完之后,送给老夫的谢礼,现在老夫把它转送给你,希望你能在科举方面有所成就!”

    房县令说话相当干脆,这套上好的文房四宝也是他收的礼物,所以转送给李日知,李日知不用不好意思不收!

    李日知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拱手道:“长辈所赐,晚辈不敢推辞,小侄谢过房世伯。”

    他打开了这只大盒子,看到里面的这套文房四宝,就见这套文房四宝制地考究,应该是很名贵的东西,要是真的使用,怕会很心疼,估计在科举进考场时,才会舍得用一用。

    傅贵宝在旁边看着,房县令才不会送他礼物呢,他自己也相当地清楚这点,不过他对于李日知得了礼物也不嫉妒,傅家有的是钱,这样的文房四宝,他也买得起,而且是想买几套,就买几套,绝对不用心疼钱!

    房县令亲笔写了封信,让李日知带回给山长郭有皆,信里面都是夸李日知的话,当然,对于胡巍胡乱吹牛,由此而引发的一系列事情,他也适当地表示了不满,同样都是郭有皆的学生,看看李日知有多好,再看看胡巍,人比人气死人啊!

    李日知告别了房县令,又和傅贵宝去见胡巍,案子结了,胡巍当然不能再在县衙里住了,他的伤还没有好利索,所以只能暂时住在姐夫赵安新买的那家铺子里,等伤好一些的,再回商阳书院。

    李日知和傅贵宝出了县衙,叫傅来喜赶着马车,他们返回了商阳书院。

    走到半路上,时间不早了,李日知见路边有一个用草搭的棚子,棚子里象是卖的简单吃食,他便叫傅来喜把马车停下,三人下车,去棚子里吃东西。

    棚子里只有两张桌子,几张胡凳,卖的吃食很简单,就是蒸饼和酸辣汤,一个人五文钱就能吃得饱饱的。

    李日知他们三个,每人要了一大碗酸辣汤,还有一盘蒸饼,叫卖饼的快点儿端上来,草棚子里只有夫妻两个,妻子做饭煮汤,丈夫负责招待客人,算不上是夫妻店,只能算是夫妻草棚了。

    那妻子做饭倒是手脚麻利,只片刻功夫就叫那丈夫去端汤拿饼,那丈夫先是端了饼给李日知等人,这才又去端汤,每人一大碗。

    那丈夫把汤给李日知最先端来,当汤碗放到桌子上时,李日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看到那丈夫的手指,伸到汤里面了!

    饭菜做得干不干净是次要的,估计天下所有的店里,都不见得是很干净,但当着客人的面,把手指伸进了汤里面,这个就让人感到恶心了,至少李日知是对此很不满的。

    李日知一指汤碗,说道:“掌柜的,你手指不烫么,都伸到汤碗里了!”

    那丈夫连忙把汤碗放好,把手指从汤碗里拿出来,甩了甩,对着李日知很憨厚地一笑,用非常感激的语气说道:“多谢小公子关心,小的不烫,只是指甲在汤里面,没有烫着肉!”

    呃,好吧,这是一个诚实的好人,指甲进汤,并不辩解,坦然承认了!

    傅贵宝哈哈大笑,道:“大哥,人家多谢你呢!不过,经过这一次,回到书院之后,你会不会见着酸辣汤就反胃啊?”

    李日知叹了口气,道:“有可能,只要闻到酸辣汤的味道,估计我就得倒足了胃口!”

    那丈夫此时终于听懂了李日知的话,人家这是嫌弃他把手伸进汤里了,那丈夫脸皮薄得很,听明白了话之后,立即就臊了个大红脸,他连声道歉,又把李日知的汤碗端走,又重新给李日知端来了碗,这次手指却是没有再伸到汤里面。

    那丈夫见李日知和傅贵宝都是少年,便道:“小人有了个弟弟,从小就聪明,是块读书的好料,所以小人便把他给送去商阳书院了,打算让他学出个名堂来,以后也能光宗耀祖,可别象我似的,只能在道边卖卖蒸饼了!”

    李日知咦了声,道:“你弟弟在商阳书院读书?他叫什么名字啊,我俩也在商阳书院读书,说不定认识你弟弟呢!”

    那丈夫喜道:“原来两位小公子,也是在商阳书院读书啊,小人姓武,名叫武大有,弟弟名叫武二有,他去学的是明经科,以后两位小公子可得多照顾照顾他啊!”

    李日知和傅贵宝互视了一眼,武二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可能是他俩到书院的日子还太短吧,所以人认得不全。

    武大有倒不是个小气人,立即冲着在灶头上忙乎的妻子喊道:“再给加三张蒸饼,再给拿三根大葱来。”

    转身,武大有冲着李日知等人笑道:“那是小人的妻室,姓潘,小人让她给三位弄几张上好的蒸饼来,她的手艺相当不错的呢!”

    李日知笑道:“武掌柜,你怎么在这里开店啊?”

    武大有忙道:“别别,公子还是先别叫小人掌柜的吧,只开了一个小草棚的生意,离着掌柜这个称呼,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看了看自家的草棚,还有在灶台旁忙乎的妻子,武大有还算知足地道:“城里的铺子租金太贵了,小人实在是租赁不起,所以便出城,在这里搭了间草棚子,这生意还算能做得,小人打算存些钱,等存够了,再去城里开店!”

    李日知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四周,这条道上旅客不少,而且出门在外,大家对吃喝也都不讲究,只要这草棚子里提供的饮食量大管饱也就成了,这生意只要勤快肯干,能起早贪黑的吃苦,那便可以做下去,利润还是不错的!

    李日知道:“武掌柜……”

    “别别,公子还是叫我大郎就成了!”武大有忙道,他有一些自卑情绪在里面,认为在一个小草棚子下做生意,实在是当不起掌柜这个称呼。

    李日知只好改口,笑道:“好,大郎,你要是能吃得了苦,你便去荥阳县的边境处去做这个生意,那里赶路的人最多,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做这个吃食生意是最好的,你只要吃得住辛苦,顶多也就是两年,你就真的能盖起一家好的蒸饼店了!”

    傅贵宝笑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怎么听着象是要开黑店的样子呢!”

    武大有嘿嘿笑了两声,道:“好啊,那小人就去边境那里再搭间草棚,公子你们都是有学问的人,说的想必不会错的!”

    他转过头,对着还在忙乎的妻子叫道:“婆娘,听到没,咱们去边境那里搭草棚子!”

    潘氏转过头来,笑道:“好啊,去哪里做生意,都听当家的!”

    李日知和傅贵宝这才注意到,原来潘氏还是很年轻的,长得也不错,在这间草棚子里做蒸饼,做酸辣汤,颇有些委屈了,不过,武大有长得也不错,身材高大魁梧,身体强壮得象头牛一般,如果他要是真开黑店,估计过往旅客还真招架不住啊!

    李日知吃完了饭,要傅来喜付钱,可武大有却说什么也不要,只是说他弟弟武二有也是商阳书院的,和李日知他们同学一场,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同学之间哪还能谈什么钱啊!

    李日知倒也并不坚持,说以后会和武二有多多来往,然后便带着傅贵宝和傅来喜离开,返回商阳书院了。

    上了马车,傅贵宝还趴着车窗往外看,说道:“武大有还挺会做生意的,咱们三个吃顿饭,不过才十五文钱,可他却能让咱们照顾他弟弟,这生意做得好,我看他很快就能在城里开上蒸饼店了!”

    李日知却道:“看武大有长得那么强壮,他弟弟也必如此,哪还用得着咱们照顾,他是怕弟弟受欺负么?至于学业方面,估计他弟弟不是太好,要不然咱们必会听到他的名头的!”

    傅贵宝点头称是,在书院里面,学业好的学生当然大家都知道,而武二有名声不显,他俩都不知道有这个人,那想必是学习成绩不咋地,所以只能默默无闻的那种人了!

    一路紧赶慢赶,回到了商阳书院,李日知去拜见了郭有皆,把房县令的书信呈上,郭有皆看罢之后,自然是开心之极,对李日知大加赞赏,甚至郭有皆感觉,说不李日知会是他所有的学生当中,最有出息的那个。

    随即郭有皆提笔给郑刚令写了封信,称李日知为千里驹,要郑刚令好好培养,说不定李日知以后能做宰相呢,那可不比当县令强上无数倍么!

    李日知和傅贵宝真的去找了武二有,不过,他们都猜错了,武二有和他哥哥长得不太象,武大有是五大三粗,体壮如牛,而武二有则是白净斯文,如果武家兄弟两个站到一块,别人怕是都不会联想到他们是兄弟!

    时间如梭,从这里回来后,忽忽数月过去了,李日知每日刻苦读书,这一日忽然天降大雪,又有仆役前来通知李日知,说是陈英英来找他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