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八十一章 肥美的大鹿

    听闻陈英英来找他,李日知大喜,他有段时间没有看到陈英英了,倒是满想念她的,李日知跑出屋子,往前面跑去,他知道陈英英肯定不是自己来的,必是和陈敦儒一起来的,这时候应该是在山长郭有皆的书院里说话。

    李日知旁边屋子里住的就是傅贵宝,门打开着,傅贵宝正躺在床上,床前放着火盆,美其名曰赏雪,其实就是在偷懒,他偷懒的本事不小,但读书的本事就不大了!

    见李日知往前面跑,傅贵宝忙叫道:“大哥,这是干什么去,这个点儿就开饭了?”

    李日知道:“小杰,你怎么就知道吃啊,吃完就拉吗!”

    “又叫我叫小杰,虽然我真的很俊,但我真的不叫俊杰!”傅贵宝嘟囔了一句,又躺回了就床上,如果不是吃饭,那他真懒得下床了。

    傅贵宝确实是挺懒的,尤其是在这大冷的天,傅贵宝连上茅房都嫌麻烦,他要憋着,一直憋到实在憋不住了,他才会去上一次茅房,就懒成这样了!

    李日知道:“陈英英来了,来找我玩,我要去见她了,你一个人在床上憋尿吧!”

    傅贵宝啊地一声,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心中纳闷儿,为什么李日知竟然知道自己现在肚子里一泡尿呢,真是好神奇啊!

    傅贵宝套上鞋,跑了出来,跟在李日知的后面,叫道:“带我一个,我和你们一起玩!”

    两个人一前一后,跟到了山长郭有皆的书房外面,果然,陈敦儒在和郭有皆说话,而陈英英老老实实地坐在一边,很乖的样子,在听父亲和山长聊学识的事。

    陈敦儒和郭有皆是很投缘的,两个人都是喜欢较真,又喜欢做学问的人,最近陈家的佃户打到了一些野味儿,陈敦儒便给郭有皆送一些来,随顺带着陈英英来散散心。

    陈英英本来还是很乖的,虽然她听不懂父亲和山长说的话,他们的学问都太高深了,但她却也还算是很努力的在听!

    忽然间,外面李日知跑来了,陈英英便再也忍耐不住,尖叫一声,从胡凳上跳了起来,叫道:“爹,山长,我要出去玩!”

    她突然尖叫,把陈郭儒和郭有皆都给吓了一跳,郭有皆摆手道:“去吧去吧,不要跑远,小心地上有雪,不要滑倒!”

    陈敦儒转头看到了外面的李日知,却是脸上露出了喜色,招手道:“李贤侄,快快进来,我可是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李日知跑了过来,他在书房外面站住了脚,本来想和跑出来的陈英英一起玩去,却见陈敦儒叫他,他不由得很奇怪,为什么陈敦儒见着自己开心,难不成想招自己当女婿?哎呀,这可是太客气了!

    陈英英跑到他跟前,小声道:“我要有弟弟啦,不过,嗯,也许是弟弟吧!”

    李日知哦了一声,陈敦儒不会是真的服了自己的必男丸吧,那东西虽然吃了没事儿,但却也不能真的让人生儿子的!

    李日知立即进了书房,对着陈敦儒拱手道:“小侄李日知,见过陈世叔!”

    陈敦儒微笑着说道:“李贤侄,我吃了你的必男丸,夫人果然又有了身孕,只是不知会不会一定是儿子,最近我颇有些心神不宁啊!”

    李日知忙道:“必是男儿,必是男儿,这个一定错不了!”

    郭有皆在旁笑了笑,李日知的必男丸是骗人的把戏,如果陈敦儒不是着急要儿子,估计也是能看得出来的,但凡事都是关心则乱,陈郭儒是太想要儿子了,所以才会如此患得患失,被李日知的必男丸给糊弄了!

    书房外面,傅贵宝跑了过来,他看到陈英英,心中欢喜,喘着粗气,凑到跟前,问道:“英英妹,你是来找我的吗?”

    “不是!”陈英英很干脆地回答道。

    “哎呀,英英妹,你大老远的来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吧!”傅贵宝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非要把陈英英来此,当成是来看自己的。

    陈英英笑道:“好啊,等李日知出来,咱们一起去,你要请我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就请你什么!”傅贵宝大喜,反正他是不在乎钱的,吃啥都不在乎。

    这时,李日知从书房里面出来了,陈敦儒和他说了几句话,便让他出来找陈英英玩了,他出来后,对着陈英英笑道:“英英,最近你读书了吗,我可是把四书五经都翻了个遍!”

    陈英英哗的一声,道:“好厉害啊,那么多书,你都背下来了?”在她的认知里,读书是一定要背下来的,而且要一边背书,一边摇头晃脑才行。

    李日知笑道:“没有,我不背书的,只要了解就好,我是要考进士科的,不考明经科,所以不需要背太多的书。”

    唐朝这个时代的科举考试,分为很多科,进士科是其中的一科,是考时务策论,诗词歌赋,还有文章,而明经科也是其中一科,主要是考帖经、墨义,所以考进士科不用死记硬背,但却正因为如此,反而更加难考。

    陈英英却对进士科还是明经科不太感兴趣,她道:“我没有背什么书,我和你一样,也是了解书里写的什么就好,我不考试的!”

    傅贵宝在一旁道:“英英妹,我知道你要问我是考什么科,有没有好好背书,我和你说,我这个人啊,最不喜欢读书,不过,为了以后能当官,所以……”

    还没等他啰嗦完呢,陈英英便对李日知道:“这个胖子说要请咱们吃饭,李日知,你想吃什么?”

    “呃,其实,我最近已经瘦了不少了,胖子二字,实在是愧不敢当啊!”傅贵宝一点儿不生气,陈英英说他啥,他都不在乎。

    李日知正要说话,忽见外面进来了一个学生,这学生看到了李日知,便道:“李师弟,山下有人找你,叫成自在!”

    陈英英呀地一声,拍手笑道:“成自在啊,好巧,我记得他,他上次拿了野鸡来,烤着吃可好吃了,这次是不是也是拿来了野鸡?”

    那学生笑道:“可不是野鸡,你们去看了就知道了!”说完,摇着头走开了。

    三个人立即就往山门那里跑,陈英英边跑边道:“我爹也叫人拿了不少野味儿来,你们要不要烤肉啦,咱们还去后山?”

    傅贵宝忙呼哧带喘地道:“好啊,那咱们就去后山,哎呀,我的娘啊,咱们能不能慢点儿跑啊!”

    等他们三个跑出了正门,远远地就见山门那里,站着一个少年,正是成自在,几个月不见,成自在长高了,身上背着一把弓,而脚下放着一只大鹿,一只足足有一百余斤的大鹿!

    李日知叫道:“成兄弟,你来看我啦,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成自在还是那么腼腆,他道:“李公子,傅公子,啊,还有陈姑娘,小人是来给你们送鹿的,这头鹿是我入冬以来打到的最大的猎物,你们尝尝鲜,要是吃不完,还可以分给书院的同学!”

    李日知却笑道:“成兄弟,你太客气了,这样的猎物你留着多好,或者拿去买了,这样家里的生活还能宽绰些!”

    成自在却摇头道:“现在家里用不着太多的钱了,李老爷把我家的药钱都免了,我送他野味儿,他收的也不多,所以我干脆就给李公子你送来了。”

    他说的李老爷便是李日知的父亲李正纯,看来李正纯确实是帮了成家很多忙,而成自在又是个感恩图报的,所以才大老远的,专门给李日知送鹿来,这应该是他打到的最好的猎物了。

    成自在扛起那头大鹿,道:“我给李公子把鹿送进去吧,是直接送去厨房吗?”

    李日知笑道:“如此好的礼物,应当先给恩师才对,说不定恩师一高兴,还会收你做个记名弟子呢,到时让你来旁听,你也能学些知识,这可是好事!”

    成自在眼睛一亮,他当然知道多学些知识是好事,但以前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他道:“小人当猎户,倒是不太需要书本上的知识,再说山长他老人家也不会收我这样的笨人的!”

    他把百余斤的大鹿扛在肩上,跟在李日知的后面,上山时一点儿都不吃力,尤其可见,当他长大成人之后,必是力大无穷的勇士!

    李日知却道:“试试方知!”

    陈英英也很喜欢成自在,她父亲给郭有皆送了不少的野味儿,但这么大的鹿却没有,她道:“咱们的年纪差不多,不如结拜为兄弟吧,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李日知回头笑道:“那可不成,你是女人啊,不过,我们以后可以兄妹相称,我是大哥,以后管你叫英英,管他叫小成,管胖子叫小杰,你也互相之间,也可以这么叫!”

    陈英英笑道:“好啊,以后咱们就这样叫!”她是不在乎的,因为李日知本来就管她叫英英,而除了仆人之外,认识她的人,全都管她叫英英,因为她本来就叫英英。

    成自在是无所谓的,就算是李日知管他叫小子,他也一样答应,反而让他叫李日知大哥,还叫陈英英和傅贵宝的名字,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只有傅贵宝不高兴了,他道:“为什么叫我小杰,我不叫俊杰,我叫贵宝,叫我小宝也成啊!”

    “一个时识务的俊且胖的杰,所以叫他小杰,不管他现在有点不识时务了,所以,你们看,大门口的这座影壁,小杰就在这里大便过,还被别人给围观了!”李日知说道,他们这时已经走到了正门口。

    成自在和陈英英大吃一惊,都看向傅贵宝,真没想到,傅同学长得珠圆玉润的,竟然还干过这种事!

    傅贵宝脸腾地就红了,早知李日知会说这个,他就识时务了,别说叫他小杰,就算是叫他老杰,他也一样答应了!

    陈英英道:“还是叫你小杰吧,以后你不要在这里大便了,怪恶心的!”

    傅贵宝欲哭无泪,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小杰这个称呼,这个称呼随着他年龄的增长,终有一天会变成老杰的,这点他真的没有预料错。

    进了书院,李日知带着成自在径直去了郭有皆的书房,郭有皆和陈敦儒正相谈甚欢,正是开心之时,忽然李日知领了成自在来,还带来这样一只肥美的大鹿,自然是更加开心。

    郭有皆还真的收了成自在当他的记名弟子,允许他有时间就来书院,可以随着李日知的课业旁听,成自在当然是千谢万谢。

    望着离开的四个少年少女,郭有皆道:“看着他们此时如此欢快,老夫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

    陈敦儒也是点头,道:“是啊,希望他们长大之后,能互相扶持,干出一番大事来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