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八十五章 小镇上的人

    武二有出门,潘氏便把门关上了,回过身便数落武大有,她道:“二郎读书花了那么多的钱,现在说不读就不读了,回到家里来,跟着你学做蒸饼,岂不是要遭别人的笑话!”

    武大有阴沉着脸,狠狠地瞪了一眼潘氏,道:“谁敢笑话我家,你个婆娘懂得什么,我兄弟的事,不许你多嘴!”

    潘氏有心和武大有吵一架,可看武大有的脸色难看,她便没敢吱声,心中只是愤恨,既怪武二有读书不成,又怪武大有向着他兄弟!

    潘氏心想:“如果二郎这个废物回来,不但要吃用都在家中,而且出出进进的着实不便,可不象以前自己一个人在家了,家里有了外人,诸多事情,终是不便!”

    武大有心情也是不好,他这辈子几乎就做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卖蒸饼,另一件事就是供兄弟读书,结果蒸饼的生意还行,可兄弟却读不好书,他心情当然不好。

    武大有一口一杯,把一瓶酒都喝光了,他心中不快,便上楼歇息去了。

    楼下店铺里只剩下了潘氏一个人,所有的活儿都得她来干,那两人个学徒跑得快,还剩下一些活儿呢,而且都是体力活儿,她一边干,一连嘟嘟囔囔地低声咒骂,骂完武二有,接着骂武大有。

    武二有走在街上,小集镇太小,街道既不宽,也不长,两边都是店铺,而这些店铺也都是小门脸儿的,做的都是来往客商的小生意。

    走不多远,武二有便看到路边有一家新开的店,竟是一家生药铺,铺子不大,连匾额都没有,只是在门边竖了根旗杆,杆上挑着一面小旗子,上面写着西门生药铺。

    武二有站在生药铺的门口,心想:“这个小集镇做的是旅客生意,卖什么都要以方便快捷为主,但这生药铺子是怎么回事?药材这东西,还是在大药铺买才能保证品质吧!”

    他在生药铺子门一站,里面的掌柜的看到了他,以为是客人上门,连忙迎了出来,道:“这位客人,你是要卖药材吗?我这里收药材的价格公道,保证你不吃亏!”

    这掌柜的长得瘦小枯干,留着一小把山羊胡子,头发稀疏,挽成一个小髻顶在后脑上,表情猥琐,看人时眼神闪烁,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武二有微微一怔,道:“掌柜的怎么称呼,你这里做的生意原来是收药材啊,不卖药材?”

    掌柜的一指那面小旗,笑道:“我自然姓西门了,客人叫我西门掌柜就成,我这里也卖药材,不过,品种不全,主要还是收药材,这里山林较多,能出好几种上佳的药材呢!”

    武二有哦了声,原来这个西门掌柜是个药材商人,是专门收药材,然后倒卖到城里大药铺的,怪不得这店的门面这么小,店名都是写在布上的。

    武二有道:“我不卖药材,只是路过你家的店铺,停下来看看而已,西门掌柜的你忙你的。”说完,他接着低头往前走。

    西门掌柜哦了声,见武二有走了,他忙又道:“要是客人以后有药材,记得来我店里卖啊!”

    武二有回头点了点头,他心想:“也许,我是擅长采药的,嗯,那反应到科目上,我就是要报考医科了,以后能当个太医,似乎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心里想着事情,武二有又往前走,只不过十几步的功夫,他便走到了一家瓜果店前,这家瓜果店是在街对面,门面也不大,而且让武二有感到好笑的是,这家店的瓜果招牌,也是写在一面小旗子上的,店名叫云记鲜果。

    由此,武二有明白了,怪不得兄长武大有在这小集镇上很受人尊重,原因是这里的店都太小了,最起码兄长的店铺,店名是写在匾额上的,而这里的小店连店名都只能写在旗子上。

    走到云记鲜果的店门口,里面有一个小伙子在忙乎着,这小伙子穿的衣服有些破旧,正蹲在地上收拾瓜果,见武二有过来,这小伙子连忙站起,陪着笑脸,道:“客人想要什么?”

    这小伙子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相貌出众,一笑之间,露出白亮的牙齿,不笑不说话,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武二有看了看小店,心想:“这里的赶路的客人能买几个果子,他在这里开这家小店,应该也不是做的客人生意,而是看上了这里林木繁茂,可以收上来不少的果子,然后运到城里转卖。”

    武二有便道:“掌柜如何称呼,你这里是收果子的吗,也做零卖的生意?”

    小伙子笑道:“我姓云,没什么大名儿,认识我的人都叫我云哥。我这里主要收果子,当然也零卖,不过,这集镇上就这么些人,要是熟人想吃个果子,哪还能要钱呢,想吃来拿就成!”

    武二有点了点头,道:“我是武记蒸饼家的,我叫武二有,武大有是我兄长!”

    云哥啊地一声,忙道:“原来是武掌柜的家人,失敬失敬,我这里有新收上来的梨子,武二哥尝尝鲜!”

    说着话,他连忙递上来一个大梨子,梨子又大又黄,非常漂亮。

    武二有接过梨子,道:“好漂亮的梨子,不知做成果脯好不好吃,我在书院时,曾见过梨子做的果脯,味道相当不错。”

    云哥挠了挠头,道:“拿梨子做成果脯?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了,不过,武二哥倒是提醒我了,光卖这些鲜果,赚的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新鲜的果子,磕着碰着了,哪怕只碰破了一点儿皮,就卖不上价了,城里人尤其讲究个品相,我常常亏本,但如果试着做成果脯,那以后怕就是不能亏本了,就算是在冬天,也会有生意可做。”

    武二有道:“不错,你这个生意冬天不能做,但如果做果脯的生意,冬天就能做了,说不定更好做些,尤其是在过年的时候,谁家不给小孩子买点甜食呢!”说完这些,他拿着梨子又往前走。

    云哥在后面,冲着武二有抱拳行了一礼,心中感激,他以前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果脯的生意,不过,如何制作果脯,他却是不会,得找相关的老师傅去学才行。

    武二有又往前走,这时候天色全黑,街道已然走完,只剩前面最后一个小铺子,这个小铺子当真是十分的小,竟然有几分曾经武大有的草棚店的性质。

    就见小集镇的出口处,立着一间草棚,草棚后面是一间草顶的土房,草棚里面点着一盏小油灯,油灯冒着很黑的烟,想必是用的最差的灯油,灯油前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婆子,正在缝着什么,低着头,很专心的样子!

    草棚子当然不会挂匾额,也是立着一根旗杆,杆上挂着小旗,旗上写着“王婆茶汤”,看着这四个字,武二有忍不住摇了摇头,四个字不但个个写的歪歪扭扭,最后那个汤字还写错了,这招牌立的当真是粗心得很。

    武二有并没有进草棚子,这草棚子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的,卖茶汤的嘛,而且店主人那个老婆子必定姓王无疑,这年头女子大多只有姓氏,却没有名字,所以老婆子便应该叫王婆了。

    武二有摇了摇头,转身,慢慢往家走回,可那个王婆却以为是生意上门,连忙跑出草棚,叫道:“客官,客官,可是要喝茶汤充饥,小店的茶汤味道好又实惠……”

    武二有心想:“这么晚了,谁还喝茶汤啊,这东西并不是真的能充饥的!”他连头都没有回。

    王婆喊了两声,见武二有什么反应都没有,便呸了一声,然后回了草棚,又开始缝她的破衣烂衫。

    武二有直到回到家里,还再想着,自己要不要学农科,种果树,用果子制作果脯,果脯算是什么科,是农科吧?唉,以前从来没有研究过这些,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回了武记蒸饼,武二有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其实就是客房,只因他长年住在书院,极少回家,所以家中也没有特意给他留房间,但好在武家客人也不多,所以这间屋子也总是空着的。

    上床睡觉,可睡到半夜,却听兄嫂的房间里面有动静,好象是大哥在打嫂子,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大哥喝多了,半夜醒来找水,可嫂子却拿水拿得慢了些,所以大哥便以此为由头,开始揍嫂子。

    兄嫂的家事,武二有不好过问,他叹了口气,努力接着睡,他记得以前兄嫂并不是这样的,在以前穷的时候,夫妻二人很是恩爱,可现在家里富裕了,却开始打打骂骂了!

    忽然,武二有想起了一句,可以同患难,不可同富贵!迷迷糊糊中,他又睡着了!

    这次回家,武二有不太愉快,兄长还是对他很好,可嫂子却总是冷言冷语,让他很不自在,所以只待了一天,便告别兄嫂,回了商阳书院。

    武二有走了,武大有看得出来兄弟心里不痛快,可他也看出来妻子也不痛快,两头为难,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妻子,他夹在中间,也没办法。

    于是,武大有便借口出去收粮,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消停几天,家里的事眼不见心不烦!

    武大有以前便是经常出门,但都是两三天便回,潘氏早已习以为常,她每天照常给蒸饼店开门,督促学徒干活儿,一晃过了两天。

    这天潘氏觉得身体有点儿不舒服,这集镇上并没有医生,只有一间生药铺,还是新开的,潘氏便去西门生药铺去买药,她不知自己是什么毛病,也不知该吃什么药。

    西门掌柜见潘氏来了,急忙巴结,集镇这么小,他当然认识潘氏,这可是武大有的妻子,武大有又是本集镇上最有头脸的人,而他西门掌柜的算啥,潘氏进店,他当然得巴结了。

    听潘氏说身体不舒服,却又说不出什么症状来,西门掌柜的想了想,便道:“可能是武大娘子身子虚弱的原因吧,这个是要吃些好东西来补一补的!”

    他拿出一个小罐子,取出一点红色的药来,包成一个小包,道:“武大娘子你把这药收好,这可是好东西,名叫枸杞,你每天用七八粒枸杞泡水喝,水喝尽然后再把枸杞吃了,顶多五六天,身体就能补好!”

    潘氏笑道:“当真,这药叫枸杞啊,还挺好看的,多少钱?”

    “提什么钱哪,武大娘子先吃着,以后再算,以后再算不迟。”西门掌柜的笑道。

    潘氏也不跟他客气,谢了一声,便走了,西门掌柜的送她出门。

    望着潘氏的背影,西门掌柜的心想:“这身段,这相貌,武大郎好福气啊!”

    忽然,背后有人说道:“别看啦,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武老爷家的娘子,也是你这个穷卖药的敢想的?你个臭不要脸的!”

    西门掌柜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王婆,他忙道:“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想了!”

    “你要是给我一包那种什么枸杞,那就算你没想武大娘子,要不然我就大声嚷嚷,说你想武大娘子,看武老爷回来,打不打断你的狗腿!”王婆小声威胁着说道。

    西门掌柜呸的一声,道:“你要是敢喊一声,我就先打断你这死老太婆的狗腿,你这老不要脸的!”

    “你这个臭不要脸!”王婆当真不敢真的喊,那是要出大事的,但骂骂西门掌柜的,她倒是没什么不敢的。

    西门掌柜忽然又道:“你说武老爷回来,他出门了?”

    王婆却伸出手来,道:“拿包枸杞来,我就告诉你武老爷干什么去了!”

    “呸,你知道那枸杞多少钱一包呢,你就恬不知耻地要,武老爷干什么去了,关我屁事,我用得着知道么!”西门掌柜说完,就把王婆赶走了,这老太婆太爱占小便宜,十分的讨人厌。

    等王婆走了,西门掌柜又望向了武记蒸饼,心想:“原来武老爷……呸,他一个卖饼的算什么老爷,这武大郎竟然出门了,不在家中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