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八十七章 报案

    李日知立即站了起来,道:“那自然是得去看看,我先和我爹娘说一声,你稍等一下!”

    他进了里屋,把事情告诉了李正纯和郑氏,李正纯道:“县里出了案子?嗯,你去吧,帮着你舅舅把案子破了,这样还能再扬扬名,如果名声能传到州里去,对你以后的考试大大有利!”

    李日知答应一声,出屋,和张老六赶去县衙,刚到县衙门口,就见外面已然是人山人海了,围在衙门门口看热闹的百姓,没有二百,但一百五六十总是有的!

    荥阳地方安宁,这些年来少有出现人命案子,而这次一出现,就是两条人命,而且还是没有儿女的夫妻,这不就是等于灭门了么,绝了这家人的种,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灭门惨案。

    张老六喝道:“让让,让让,都围着看什么哪,你们谁和里面的死人是亲戚?是亲戚的可以进去看,谁是啊?”

    看热闹的百姓们不高兴了,这是怎么说话呢,谁能和这里面的死人是亲戚啊,这个捕快说话可有点儿缺德啊!

    张老六一瞪眼睛,又喝道:“既然都不是,那堵着门口看什么,还不赶紧回家抱孩子去!”

    “没孩子……”

    “没孩子就回家抱老婆,没老婆找个男的抱去,反正别在这儿围着看热闹!”张老六挤进人群,大声吆喝。

    李日知跟着张老六,也挤进了人群,一直挤进了衙门。

    有的百姓起哄道:“那不是张老六嘛,抱男的就换你啊,你是男的吗?”

    “张老六,裤子脱下来让我们验验,你要是个男的,我就赏你个面子,抱你一下!”

    敢这么喊的,都是认识张老六的熟人,张老六也不在乎,头都不回,把李日知带到了堂上。

    李日知往堂上一看,顿时心里凉了半截,这个武二有真是个笨蛋啊,他怎么把兄嫂的尸体给带到公堂上来了,那这不就等于是破坏了现场么,还怎么找证据,还怎么破案子啊!

    就见大堂之上,跪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正哭得满脸的鼻涕眼泪,这人便是武二有,而这个人的后边,还跪着两个年轻人,看样子象是伙计的样子,估计可能是武家的学徒。

    在两个学徒的旁边,又放着两张门板,上面用白布盖着两人,看样子应该就是武大有和潘氏的尸体了。

    武二有正在哭述,忽听上面的县令大人说道:“日知来了,快来看看,这人是你的同学吗?”

    武二有连忙擦了把眼泪,回头一看,外面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捕快,一个正是他的同学李日知,武二有是听说过李日知会破案子的,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李日知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他并不是十分清楚。

    李日知进了大堂,先叫了声舅舅,然后看向武二有,道:“这人名叫武二有,是我的同学。武二有,这两人是你的兄嫂吗?”

    上面的郑刚令升堂之后,都没有来得及问武二有几句话,一直是武二有在讲述他是怎么发现兄嫂的尸体的,还没等讲述完呢,结果本案的第一句问话,竟是由李日知给问了。

    郑刚令摸着胡须,心想:“日知多年没有破案子,不知小时候的聪明才智,现在还剩下几分!”

    武二有听李日知问话,连忙点头道:“是的,这是我兄长武大有,这是我的嫂子潘氏!”他指向门板上的两具尸体。

    李日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被恶人杀死的!”武二有愤怒地道,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到底谁是恶人。

    李日知又问道:“在哪里被恶人杀死的?”

    “在我家的店里,在二楼上!”武二有眼泪又流了下来!

    李日知道:“是你杀的他俩?”

    武二有顿时愣住,他没怎么听清楚李日知的话,道:“什么,你是说我杀的我兄嫂?”

    李日知点头道:“是啊,我就是在问你,是不是你杀的你哥哥和嫂子。你哥哥和嫂子在家里被杀了,不知凶手是谁,你发现此事,你来报案要就可以了,官府自然会派差役去查看,你为什么要把他俩的尸体搬到衙门里来?你破坏了案发现场,把线索都弄没了,这个案子便无法侦破,也就没有人知道你是凶手了,你这不就是得逞了么!”

    这翻话推理得非常象真的,郑刚令听得连连点头,虽然他不相信武二有是杀人凶手,他不可能杀害兄嫂的,但李日知用的这种从结果往前推理的手法,还是很厉害的!

    武二有此时已经傻了,他当然也明白,李日知只是生气他破坏了案发现场,倒是不会诬陷他就是凶手,但此事经李日知这么一说,他瞬间就知道自己闯祸了!

    他光顾着想着给兄嫂喊冤,想让官府抓住凶手,给他的兄嫂报仇,可却没有往怎么去抓凶手上去想,也许他只是认为,抓凶手是官府的事,并不是他需要负责的,他只需要喊冤就可以了!

    然而,这种想法,直接导致了他闯下大祸,而这个大祸极有可能让他兄嫂的惨死,成为永远无法侦破的案子。

    看着武二有那一脸的痴呆,李日知摇了摇头,道:“你读书这么多年,关于本朝律法的书,你也是看过的,就算不能背下来,但了解总是会的吧,可怎么还能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呢,你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呀!”

    忽然间,武二有想起山长郭有皆对他的劝告,还有他这几天自己一直在想的问题,现在他发现了,他的的确确不是一个有才智的人,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愚蠢,郭有皆暗示他走不通科举这条路,还真是没有暗示错,他真就是不行。

    李日知看向武二有身后的那两个学徒模样的人,这两个人似乎也不是脑子清灵之人,他便道:“好了,先不要懊悔了,还是先把事情说清楚吧,然后我们再去现场看看,亡羊补牢一下吧。”

    武二有连忙点头,他稳了稳心神,又把事情的经过,开始复述起来,他来得匆忙,还没来得及写状子。

    武二有说他在家住了一晚,因为和兄嫂聊得不太愉快,所以第二天便离开了武记蒸饼,回商阳书院了,走一路,他想了一路,以后该怎么办,但对于前途的迷茫,还有自己到底能干些什么,使他无法得出一个结论,所以回到书院了,他也没有想清楚。

    等到晚上睡觉前,他打开自己随身的小包时,发现里面有几块碎银子,加在一起,能有三四两的样子,他便明白,这是哥哥武大有塞给他的,让他在书院里手头宽绰些。

    看着散碎的银子,武二有能想象得出,他哥哥做生意的艰辛,这些碎银子肯定都是哥哥平常积攒下来的,舍不得花用,都给了他了。

    虽然现在家里的日子好过了不少,但一个卖蒸饼的,日子再好还能阔绰到什么样的地步,可不管哥哥穷成什么样子,这么多年来,却一直咬着牙,供养他读书,可他却读书无成,这实是对不起哥哥了,还有嫂子。

    虽然嫂子潘氏对他的态度不是太好,可这些年来,潘氏跟着哥哥起早贪黑的干活儿,赚的钱要分出来给他读书用,这却是实实在在的恩情,他不可以因为潘氏对他态度不好,他就不承认这份恩情,所以他对不起哥哥,同样也对不起嫂子。

    武二有述说着,李日知和郑刚令都微微点头,并没有打断武二有的话。

    可公堂上却还有别的差役和捕快,张老六听着武二有的叙述,不耐烦之极,什么哥哥弟弟,嫂子银子的,说这些有个屁用,跟案子完全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嘛!

    张老六环视了一下公堂,见别的差役和捕快,似乎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脸上也都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估计大家都是腻味,嫌武二有说话太啰嗦,如果耽误太长的时间,说不定会耽误他们吃午饭吧!

    但是,郑刚令和李日知却是听得非常认真,丝毫不认为武二有描述这些感情上的事,是在浪费时间。

    听完了一会儿,甚至李日知还发问了,李日知问道:“你兄嫂的关系如何?他们平常恩爱得很吧?”

    武二有微微一怔,他很少回家,兄嫂之间的关系,他还真不是太清楚,但此时他要如实说才行,不能刻意隐瞒什么,以免让李日知做出错误的判断,他已经愚蠢过一次了,不能再愚蠢第二次了。

    武二有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平常还好,但遇到事情时,我兄长可能会动手打人,打我嫂子,我回家那晚,半夜醒来,就听兄嫂在争吵,我兄长似乎动手打嫂子了!”

    “是因为你的事争吵吗?”李日知追问道。

    武二有这次摇了摇头,道:“这我不清楚,但发生在我回家的当晚,所以应该是因为我的事吧!”

    他很是惭愧,因为自己的事情,害得兄嫂争吵,还有可能动手了,现在兄嫂已死,他想道歉都不可能了。

    李日知嗯了声,道:“第二天,你离开时,你的兄嫂有什么异常吗?比如说你嫂子的脸上或者手上,有伤痕,有被你兄长打坏的地方?”

    武二有立即摇头,道:“这没有,我嫂子一切如常,并不象被打伤的样子,想必如果我兄嫂真的动手打架,但下手之处,也不会是明面的地方,以免在外人面前,失了脸面。”

    李日知点了点头,看向武二有身后那两个学徒,道:“你们是武二有的学徒,还是伙计?看你们的样子不太机灵,应该不是伙计,是学徒吧?”

    这两个半大不大的小子脸现惊讶之色,他们确实是武记蒸饼里的学徒,但这人是怎么看出来的?真是太神了!

    武二有替他俩回答,说他俩确是学徒,发现武大有和潘氏被杀的人,也是他们两个。

    李日知问道:“你们两个,在武二有走后,有没有发现,武大有和潘氏,行为上有没有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

    两个学徒一起点头,道:“有啊,师傅和师娘看样子是在怄气,师傅出门了,说是收粮食,一走就走了好几天,昨晚我们收工时,师傅还没有回来,可今天早上,我们却发现师傅被杀死在二楼,可能是师傅昨天晚上回来的!”

    李日知没有问他们是怎么发现的,又转过头,问武二有道:“你哥哥离开家之后,有没有来咱们书院,有没有来找你,和你说话,说你以后的前途问题?”

    武二有摇头道:“没有,我哥哥没有来找我,我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