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九十二章 查看

    王婆道:“对,云哥,就是卖瓜果的云哥,西门老狗的那篮子梨,就是向云哥赊的,估计他是不打算给云哥钱了,到时我去和云哥说说,云哥一生气,说不定就会揍他一顿!”

    王婆对于煽风点火似乎很有信心,而且她恨西门掌柜得很,倒是真希望能说动云哥揍西门掌柜一顿,或者几顿!

    李日知冲她一挑大拇指,赞道:“快意恩仇,好样的,女中豪杰,佩服佩服!”

    王婆很是得意,又道:“等官府要是来抓人办案,我就一定要去揭发西门老狗,我可看见过,他在后面偷偷看武大娘子的屁股,看得直流口水,所以他要是去害武大娘子,那是绝对有可能的!哼,我看就是他害的!”

    李日知捂了捂脑袋,道:“有点儿头疼,没想到我大老远的跑来,结果竟然碰上武大哥遇害,真是头疼。王婆,可否能让我进你屋里歇息一会儿,我等这阵迷糊劲儿过去就走。”

    王婆脸上立时露出“这可不行”的表情,但她却也没有立即出声拒绝。

    李日知又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扔到桌上,道:“辛苦王婆去给我的马弄些草料,我进屋去休息一下。”

    王婆一把抓起铜钱,掂了掂之后,放入了自己的怀中,笑道:“公子尽管进屋去休息,不过草料的事,我可办不到,我年纪大了,除非买上几斤肉补补身体,否则哪有力气去弄草料啊!”

    李日知微微一笑,竟然还想着要买肉吃,脸皮太厚了,简直就是妄想,我在这里只喝了一口茶汤,就付出三串钱了,还想着再要!

    嗯,如果这个王婆没有帮手,那么杀人凶手,必定不是她!

    李日知进了草棚后面的屋子,这屋子是用泥砖砌起来的,比较低矮,屋子上面是茅草棚顶,墙上有一个小窗户,屋子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摆设,就是一张床还象点儿样子,别的器具都是非常粗糙,看来王婆的生活确实是不富裕,也难怪她喜欢钱了!

    王婆见李日知进了屋子,她连忙从怀里掏出那三串铜钱,仔细查了下数字,越查越开心,脸上全是笑容,她心想:“这可全都是纯利啊,今天的生意真是没有白做,要是能天天都碰上富家公子哥就好了!”

    李日知进屋之后,看了眼外面,见王婆在数钱,他立即就扫视了一遍屋内,顺手翻了下东西,王婆屋里也没什么东西可翻,东西实在太少。

    检查之下,李日知发现屋子里并无第二人的痕迹,也就是说王婆确实是一个人生活,并且屋子里也并无外人进来,如果不是自己给了铜钱,当然也不会进来。

    李日知心想:“看来王婆不会是凶手,而且她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可以把她是帮凶的嫌疑排除掉,甚至她连内情都不晓得,只是在凭空的胡说八道而已!”

    在王婆的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就听外面街上有人大声说话,李日知站起身来,知道这是大队人马到了。

    李日知立即走出屋子,出了草棚,往街上看去,就见果真是县衙的大队人马到了,走在最前面的马车正是郑刚令乘坐的。

    李日知大步上了街道,对着差役们挥手,大声道:“武记蒸饼便在这里!”他一指铺子,马车立即走到门口停下。

    李日知上前,扶着郑刚令下车,笑道:“舅舅,你们来得可也真是够快的,这一路上肯定够颠簸的吧?”

    郑刚令叹了口气,道:“这把老骨头真是要被颠散架了!”

    郑刚令抬头看了看武记蒸饼这家小店,道:“这大门上锁,可窗户却是没关,难不成是武二有当时走得太匆忙?”

    这时,武二有也从马车上下来,向这边走来,他身上带着钥匙,是过来开门的,听郑刚令问话,他连忙抬头,发现窗户确实没有关!

    武二有咦的一声,道:“学生从来没有开过窗户,也许,也许是我兄嫂开的窗户,忘记关了,也是有可能的!”

    郑刚令却道:“这种天气,晚上岂有不关窗户之理!”

    李日知轻轻一点头,舅舅郑刚令和他的想法一致,也都是看到了上锁的门,还有打开的窗子,发现有问题!

    武二有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也说不出窗户是谁开的,还没有关上,但他却很肯定,窗户一定不是他开的!

    把大门打开,武二有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回过头,看向李日知,李日知曾经斥责过他,不应该破坏案发现场,他很后悔,所以这次便注了意,没有再开门就进。

    李日知站在门口往里面望了望,蒸饼店不大,里面只有几张桌子,十几张胡凳,摆设很简陋,用具也很粗糙,但比王婆的屋子要强上无数倍!

    武二有道:“天气好时,我兄长会把桌凳摆到门口,让客人坐在门口吃喝,这样比较风凉透气!”

    李日知点了点头,走到了店内,事实上,这时候的一楼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线索了,被街坊邻居们一通乱踩,现场早就面目全非了。

    李日知一进屋子,立即就问:“梨子呢,还有篮子呢?我怎么没有看到?”

    武二有一愣,道:“梨子?我,我没注意过!”

    他回过头,冲那两个学徒叫道:“你们两个,有没有看过梨子,还有篮子?”

    两个学徒连忙上前来,他俩在店里看了一圈,也都发现那篮撒在地上的梨子不见了,但他俩却都说道:“可能是被别人趁乱拿走了,但我们那天早上,确实是看到了一篮子的梨撒在地上,我们还想呢,以师娘的仔细劲儿,怎么会让梨子掉在地上呢!”

    李日知哼了声,这两个学徒一直糊里糊涂的,也不知武大有当初是看上他们什么地方了,竟然收这么两个家伙为徒,估计可能就是图他俩的傻劲儿吧,这样的傻徒弟肯定是偷不走武家的蒸饼秘方的。

    想到这里,李日知问武二有道:“你家做蒸饼,没有什么秘方吧,比如说你家做出来的饼,就是比别人家的好吃?”

    武二有一怔,随即摇头道:“哪有什么秘方,反而是我兄长做的蒸饼不如城里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当初盖了个草棚子,在道边做生意了。”

    他见李日知皱眉头,便又补充道:“但我兄长做的蒸饼个头大,份量足,非常的实惠,对于赶路的来讲,这样的蒸饼最方便携带,又很便宜,所以我兄长的生意才会越做越好,从而攒下了这份家当。”

    李日知便暂时没有再问,他知道一楼已经看不出什么了,便上了二楼,这个时候的二楼,基本上和一楼一样,也没什么可看的了,线索都被破坏了。

    不过,使劲找找,也许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呢!

    李日知在二楼看着,二楼的地上有血,由于窗户打开,外面的苍蝇飞了进来,嗡嗡地乱飞,但也正是由于窗户开着,所以楼上的气味不算太大,还在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李日知走到窗户那里,往下面望了望,武记蒸饼的二楼不算太高,如果从二楼的窗户里往下跳,倒也没什么,一般人都有这样的胆量,而且外面是泥土地,而不是砖石地,跳下楼后,也不一定会伤到腿脚。

    看完了窗户这里,李日知在屋子里转了起来,他发现武大有夫妻两个的卧室后面,有一扇小门,小门是正对着窗户的,也就是说,窗户冲前面开,而门是冲外院开,正好是反方向!

    推开小门,李日知发现门后竟然是一个洗澡间,还算宽敞,小屋里面有一只大木桶,还有一只小木架,小木架上挂着手巾,还有一个皂角盒,不过,里面却没有皂角了!

    李日知心想:“看来潘氏是个很喜欢干净的人,家里竟然专门有一个供洗澡的屋子,都有点儿不象是小商贩的家,反而有点大户人家的派头了!”

    洗澡间里也有一扇窗户,不过是小窗户,而且是向后院开的,但小窗户虽然不大,但钻进个人来,那却还是没有半分问题的!

    走到了小窗户跟前,李日知往外望去,发现武记蒸饼店铺的后面,竟然没有后院,没有用围墙,或者栅栏围起来的小院子,而小窗户下面,堆放了一大堆的柴火,柴火相当不少,至少有一人来高!

    李日知伸出身子,往外面是看去,他发现如果有人想要偷偷进入武大有家的二楼,这简直是太容易了,只要踩着这大堆的柴火,就能站到二楼的洗澡间外面,推窗就进,想拿什么,那就拿什么好了!

    李日知心想:“这个窗户不是关起来的,没有上闩,只是虚掩,外面的人一推就开,而且踩着武家的木材,什么样的贼都能潜入这样的卧室,这可是很危险的啊!”

    武二有在后面听着,他道:“李同学,你可是有了什么线索?”

    李日知向窗户下面又看了看,道:“从这扇窗户,几乎是个人都可以进来,就算是西门掌柜的那种看着脏兮兮的,却又瘦小的人,只要使把劲儿,也能从这个窗户跳进这个洗澡间,这可是很危险的事啊!”

    武二有嘴巴动了动,看样子是有话要说,但又怕惹到你的表情,但他却忍住没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