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零二章 凶犯

    西门掌柜叫道:“小人,小人在这儿!”

    他的双手仍被绑着,一直跪在角落里,有差役看着他,但也只是防止他逃走,却并没有给他松绑。

    县令大人有了吩咐,差役们这才上前,把西门掌柜松绑,让他去给云哥看看。西门掌柜虽然是一个药材小贩,但他还是懂点医术的,虽然医术并不怎么高明。

    西门掌柜给云哥看了看,还号了号脉,不过看他的样子很是敷衍,果然,西门掌柜敷衍之后,说道:“禀报县尊,云哥只是被吓晕了,并无大碍,只要往他脸上浇些凉水就行了!”

    郑刚令点了点头,立即便有热心的围观群众,打来一桶凉水,西门掌柜举起水桶,哗地把整桶的凉水都浇到了云哥的身上,尤其以脑袋上最多!

    但是云哥仍然没有醒,不过,倒是不抽搐了,也不口吐白沫了,从表症上来看,症状有所减轻,但却仍旧没有醒过来!

    西门掌柜道:“一般时候,只要一桶凉水浇下去,晕倒的人就会醒过来,云哥不醒,可能是晕得比较实诚,所以小人斗胆,想要打云哥的耳光,还有踢他几脚,也许云哥就会醒了!”

    郑刚令皱了下眉头,然后又点了点头,围观百姓们都乐了,这个西门掌柜这是要公报私仇啊,他要揍云哥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西门掌柜得到了首肯,立即上前,对着云哥拳打脚踢起来,但是,他太瘦弱了,力气不是太大,所以痛揍了云哥一顿,不但没有把云哥打醒,他自己反而累得呼哧带喘!

    感觉有点儿浪费时间了,这个西门掌柜的无能程度,拖慢了破案的速度。

    李日知道:“云哥这种毛病太好治了,不用凉水浇,也不用抽耳光,只要用一碗大粪,给云哥灌下去,他就醒了,一碗不够,就灌两碗,直到灌醒了为止!”

    围观百姓立即都点起头来,大大地表示赞成,对啊,这招肯定好使,西门掌柜也点头,这比他动手打云哥狠多了,肯定好使,就连郑刚令和差役们也都觉得这招不错,甚至比打板子都好使,打板子可以装做晕死过去,但被灌大粪,真的没法装醒不过来!

    不但大家都认为这招好使,就连云哥也是这么认为的,李日知刚出完这个主意,大粪还没端来呢,他就醒了过来!

    众人无不大笑,西门掌柜折腾了半天,也没弄醒云哥,人家李日知只说了一句话,云哥就醒了,谁的医术更加高明,一目了然啊!

    云哥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肚虫妖,果然会擅长用大粪的手段!”

    云哥仍然认为李日知是妖怪,在他从小长到大的所有时间里,从来没有遇过象李日知这种会推断的人,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今天猛地遇到这种情况,他就非常执着地肯定,李日知是一只肚虫妖,如果李日知不是妖怪,那么他说的那些精准的话,如何解释?

    所以,李日知一定是妖怪!

    李日知仍旧没有听明白肚虫妖是怎么回事,其实别人也没有听明白,谁知道云哥含含糊糊地说的是什么!

    李日知哼了声,道:“云哥,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么便由你自己说你藏进洗澡间之后的事情,如实招供,以免少受皮肉之苦,反正你招不招都没关系,你的所做所为,官府都已经知道了!”

    云哥面似死灰,他此时真是再没有先前编造供词的想法了,眼前这个富家公子明明就是妖怪,化身成为人形,可官府邪恶,百姓无知,竟然把这个妖怪当成是好人一般看待,而自己这个,这个做了一点点坏事的人,却被当成了罪犯,天理何在啊!

    云哥信神怕妖,他深怕被灌大粪,而且他认为不招也没用,肚虫妖都已经知道的事情,自己再不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直接说出来,免得被用刑。

    云哥说道:“小人被关进了洗澡间里,躲进了那只大木桶,后来想要从后面的窗户里逃走,却被窗闩上的铃铛吓了一跳,便不敢再动……”

    云哥这次招供的话,和第一次所说,大部份是相同的,换句话说就是无关紧要的地方,是和第一次招供的一样,他所以隐瞒的地方都是最关键的地方,也就是制人死命的地方!

    就象是潘氏告诉他,给他在一楼留门了,还有潘氏和武大有吵架的经过,云哥都没有撒谎,以他的智慧,他是无法编出一套完整的假供词的,只能是关键地方改改罢了。

    而在说到潘氏给武大有下毒时,这个地方就有所不同了!

    云哥在洗澡间里也不知等了多久,忽然洗澡间的门又打开了,潘氏满脸泪痕地站在门口,说道:“云哥,我给武大有喝了毒药,是家里用来毒老鼠的毒药,可他喝了之后,却不立即就死,你快去看看!”

    云哥大吃一惊,他坐在大木桶里,几乎吓得都站不起来了,他可没有想过潘氏会给武大有喝毒药,他觉得事情并没有严重到这种地步啊,他和潘氏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实质上的事情,就算是被武大有抓住了,一顿暴打是免不了的,但武大有不至于杀了他!

    那么,如果武大有不会杀了他,他也就当然不用杀武大有,也就是说不过是男女之间暧昧一些罢了,何至于杀害人命!

    李日知听到这里,他是相信云哥这次供词的,云哥当时就应该是这么想的,一件不需要弄出人命的事情,却弄出了人命,当时云哥怕是得悔断了肠子!

    云哥又说,当时潘氏又说武大有早有嫌弃她之意,刚才又打骂了她,如果现在发现了云哥,那武大有又喝了酒,所以极有可能会杀死他们两个,为了活命,所以潘氏才给武大有喝了毒酒,这样他们两个不用死,只需要死武大有一个就行了!

    云哥无法相信这样的话,只要武大有喝醉了就行啊,他就可以逃走了,武大有自然就不知道了,为什么要杀了武大有呢,这明显没有必要啊!

    这回不但是李日知相信云哥说的话,连郑刚令和差役们也都相信,整件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非要杀人的地步!

    云哥又说这时候卧室那边传来武大有的叫声,似乎他很疼痛的样子,潘氏便说这时候不能让武大有叫出声来,要不然被邻居听到了,就没法隐瞒了,所以要让云哥去帮忙,让武大有早点儿断气!

    这个忙云哥是不会去帮的,但潘氏又说,等武大有死了,她便改嫁云哥,这座武记蒸饼店就改名为云记蒸饼店,以后这份家产就归云哥了。

    云哥听了这话,这才下定决心,去看看武大有到底中毒到了什么程度,他认为自己可以人财两得,所以胆子才大了起来,如果没有利益驱使,他才不会去冒任何风险,去看武大有怎么样呢,立即逃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等他进了卧室,就见武大有躺在床上翻滚,嘴里不停地哼哼,看样子是真的中毒了,非常的痛苦,武大有神志并没有丧失,他忽然见到了云哥进来,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目光中立即就凶狠起来!

    云哥知道事情发展到了此时,想要隐瞒也是无法隐瞒的了,自己彻底被潘氏拖下了水,为了这家武记蒸饼,为了过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富裕日子,云哥把心一横,扑了上去,用被子捂住武大有,按住武大有的手脚,把武大有给捂住,使武大有又中毒,又窒息,从而身亡!

    这次的供词到这里,和上次的供词不同之处就是,武大有并不是潘氏一个人杀死的,而是云哥和潘氏合伙杀死的,上次的供词云哥把他自己给摘出去了,这次他饱受肚虫妖的打击,所以说了实话。

    武二有听了之后,放声大哭,自己的哥哥原来是被这对狗男女给杀死的,死得如此之惨,他先前还认为云哥是好人呢!

    郑刚令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这个武二有从头到尾表现得就如一个废物似的,现在又开始嚎丧起来,这会打断云哥的招供,甚至让云哥破罐子破摔,反正就要被砍头了,那还招供什么,从而使官府无法得到完整的口供。

    郑刚令把手一挥,差役们顿时会意,他们也是很厌烦武二有这样的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兄嫂被杀,破案子的过程中他不但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尽给捣乱了,立即有差役上前,把他拉到人群之后,直接就把一块抹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武二有傻了,为什么不让他哭哩,这是为什么呐?还有,这块抹布为什么这么臭?

    所幸,制止的及时,云哥的招供并没有被打断,他还是接着说,当把武大有害死之后,潘氏让云哥把屋子收拾干净,然后把武大有的尸体拖到树林里埋掉,然后对外就说武大有出门去了,不知去了哪里,可能是另有新欢了,所以不要这个家了!

    云哥觉得这么说挺好,估计小集镇上没有人发现武大有回来,不过,还有一个武二有呢,这怎么办?

    潘氏便说可以再使一次这个计策,给武二有也喝了毒药,然后对外就说他出门游学去了,也不知所踪,如此一来,潘氏就可以和云哥做长久夫妻了!

    云哥觉得这个计策很好,不过,他觉得不用杀死武二有,也可以得到这座蒸饼店,这座蒸饼店是属于潘氏的了,只要潘氏改嫁就可以了,武家又没有族人会来抢这份家产,而且武二有是读书人,也不见得以后要卖饼吧!

    可潘氏却非要杀武二有不可,她见云哥不答应,便开始威胁云哥,说武大有是云哥杀的,毒酒也是云哥给武大有喝的,还要企图非礼她,是她拼命挣扎,所以云哥才没有得逞,她还要去官府告云哥!

    云哥非常吃惊,他没有想到潘氏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怒之下,他和潘氏厮打起来,潘氏拿起了桌子上割肉的小刀子,要和云哥拼命,她的力气当然没有云哥的大,结果反而被云哥把小刀子抢了过去,可潘氏丝毫不怕,她不信云哥敢拿刀杀她!

    结果,她想错了,云哥在激怒之下,不但连刺了她好几刀,只因刀子太小,所以刺得也不深,但厮打中,有一刀却割破了她的喉咙,以至她倒在地上,血流不止而死!

    听到这里,李日知点了点头,这些事情要他来推断,也是可以推断出来的,但他也只能推断出个大概,详细的情景他无法推断得出!

    李日知转头去找武二有,却发现武二在人群之外,嘴里还塞着一块抹布,这是怎么回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