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零六章 四伙伴同行

    李正纯收了成自在当徒弟,李日知便和成自在算是师兄弟了,以后的称呼自然也就变了,成自在叫李日知为师兄,而李日知称成自在为师弟!

    这种身份的变化,使得李日知和成自在不仅是好朋友,也是师兄弟,如此一来,成自在哪可能还不竭尽全力的给李日知帮忙呢!

    郑氏见李正纯收了徒弟,心中也是高兴,成自在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向来是非常懂事的,郑氏也向来喜欢这个孩子,她立即亲自准备,给成自在也准备了一整套出门的行李,和李日知的行李差不多,这也算是师娘给的一点小礼物。

    成自在还得先回他自家,因为要出远门,所以家里的事得安排好才行,主要便是他母亲的后事,其实办得也差不多了,两天后跟着李日知上路是没有问题的。

    李日知跟着成自在去了他家,拜祭了成母,这才返回六分医馆,接着准备出远门的东西,他倒是不必去拜别舅舅郑刚令了,因为郑刚令到他家来了。

    郑刚令为了李日知这个大外甥的前途,那可真是操心,娘亲舅大,他这个舅舅当的是相当合格的,郑刚令教了许多官场上的学问给李日知,还和他讲了郑州刺史崔东升的喜好,等等诸如此类的注意事项。

    如此,又过了两天,待到第三天时,便是李日知预定出远门的日子,之所以选了这天,是因为郑氏查了黄历,黄历上说今天利于出行,乃是出远门的黄道吉日,所以就定在今天出门,不但日子选定了,还选定了时辰,有个说法,叫日上三竿,阳气升腾。

    李日知和成自在已然做好了准备,两个人各骑一匹健马,马上带有包袱,都穿的是立领胡服,这是时下最流行,也最利于骑马的衣服了。

    李日知随身佩戴一柄宝剑,靴子里藏着一只匕首,不过靴子里放着匕首,实在是不得劲儿,李日知打算等离开家后,匕首还是放在包袱里比较好。

    而成自在带的武器就比较多了,他本身就是猎户出身,各种武器不能说样样精通,但大多数还是都能使用一下的,尤其是弓箭,成自在箭术极佳,就算是在猎户当中,他的箭术也算是第一,许多老猎人都佩服他。成自在带着一把铁胎弓,还带了好几只皮袋的箭。

    成自在随身也带着匕首,不过他腰里佩戴的却不是宝剑,而是一把横刀,这把横刀非常锋利,是李正纯送给他的,当然,成自在所有的装备,几乎都是李正纯花钱,由郑氏给他准备的。

    太阳还没升起太高,也就是说还没有日上三竿,所以李日知和成自在只能等在门口。

    李日知小声对成自在笑道:“我娘翻的黄历,不过,那黄历我也看了,上面没写日上三竿,阳气升腾啊,不知我娘听谁说的。”

    成自在道:“多等一会儿便好,这次离家,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李日知点了点头,是啊,自己成年了,男儿志在四方,就要出门游历了,要看看大唐倒底是什么样子去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车轮声,一辆马车飞驰而来,车后还跟着一人,也是骑在马上,竟然是傅贵宝!

    傅贵宝奔到近前,哈哈大笑,叫道:“大哥,我爹答应我去州里参加考试了,就算考不中,也答应我去长安游历了,咱们这便一走走吧!”

    傅贵宝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成自在,忽然惊讶地说道:“咦,这不是成兄弟么,你要和我们一起上路吗?”

    成自在嗯了声,点头道:“我拜了李伯父为师,以后和日知就是师兄弟了!”

    傅贵宝一拍大腿,叫道:“不如我也拜了李伯父为师,以后咱们就都是师兄弟了!”

    李正纯和郑氏走了出来,李正纯冲着傅贵宝笑道:“等你游学回来,再拜我为师不迟,到时候我得好好管你爹要一份拜师礼,没有千八百贯的钱孝敬过来,我可不收你当徒弟!”

    傅贵宝下马行礼,笑道:“成啊,李伯父肯收我就成,千八百贯的那是小意思,我爹别的没有,就是钱多,李伯父你可千万别替他省钱,他该伤心了,说你看不起他!”

    众人哈哈大笑,其实傅家除了钱,还有挺多别的东西呢,比如说田地,还有店铺,只不过傅家没出过官员,所以只是富,却并不贵,这也是傅贵宝的父亲傅发达,非常渴望儿子能当官的重要原因。

    李正纯和郑氏更加放心,李日知出门有了两个好朋友相伴,至少在安全上有了保障,而且傅贵宝看起来还带了仆人,赶着辆马车,虽然俗话穷家富路,但这未免也富得有些过头儿了!

    李日知指着马车道:“你要带着马车上路,这一整马车的东西,不会都是你的行李吧?”

    傅贵宝笑道:“我块头大,所以东西就多些,有辆马车好啊,赶路累了,还可上马车休息,还能装行李,要是想看书了,就坐进马车里看看书,这样赶路,才有诗情画意嘛!”

    “什么诗情画意,你就说你贪图享乐不就得了。”李日知笑道,顿了顿,又道:“不过,贪图享乐一下也无妨!”

    成自在却道:“但我们去州里,不是要走水路么,船上运马还可以,运这样一辆马车,怕是要雇很大的一只船了。”

    傅贵宝笑道:“成兄弟,你看看,你的脑子不如我的好使了吧,咱们坐船,让马车旱路不就得了。嗯,不过,咱们荥阳离州里也不远啊,百十来里地,骑马过去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坐船?”

    这时候郑氏说话了,斥责傅贵宝道:“你这孩子,懂得太少,不够老成稳重,黄历上可说了,出家门这一段路,得坐船才行,等出了荥阳,再下船骑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