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零七章 素果

    见李日知掉河里了,成自在毫不迟疑,直接就跳进了水里,而傅贵宝也跳进水里去救人,然而,河心风大浪急,三个人进入水中,竟然全都没有浮起来,都没有露头!

    陈英英大急,对着船夫叫道:“船老大,你快点儿下去救人啊,我们可是你船上的客人!”

    船老大不慌不忙的还在撑着船,完全没有下去救人的念头,见陈英英着急,船老大不由得惊讶地道:“姑娘,你没看出来吗,他们三个都会水啊,不用我下去救的!”

    啊地一声,陈英英这才想起来,李日知会水,而成自在和傅贵宝也都会水,不但他们三个会水,就连她自己也会水哩!

    要不是刚才她说招夫的话,李日知又很“适时”地掉进了水里,她是不会忘记这点的,一时情急,竟然把最关键的事情给忘记了!

    陈英英大怒,她回身见船舱里放着一只洗衣服的棒槌,便拿了起来,握在手里,对着河水道:“很好,你们既然跳下去了,就不用上来了!”

    过了片刻,李日知第一个从水里冒了头,他其实跳下水后,就游到了船边,手攀船沿,头不露出水面,想吓唬一下陈英英,不但他是这样,傅贵宝和成自在也是如此,不过,他们也不能总在水里待着啊,还是得上船的。

    李日知露出头来,吐出一口水,冲着船上的陈英英笑道:“你的咒语对我来说,不太好使啊!”

    他双手攀住船沿,就想爬上船来,可陈英英手拿棒槌,笑道:“不好使吗,那你就在水里多泡一会儿吧!”

    陈英英拿着棒槌,就去敲李日知的手指,李日知大叫:“别着,别着啊,疼,手指头疼!”他挨了一棒槌,手指疼得要命,见陈英英又来敲,只好松开了船沿,靠着游泳跟在船边。

    这时候,傅贵宝也露出头来,他道:“糟糕,没找到我大哥,英英,你又克死了一个!”说完,他呵呵笑了起来,感觉自己幽默极了,非常的会说笑话!

    陈英英也不吱声,手拿棒槌站到了傅贵宝的上头,就等着傅贵宝往上爬,傅贵宝此时却发现了李日知,他奇道:“你怎么不上船啊!”

    傅贵宝没有多想,手搭船沿,正要往上爬,手指却一阵巨痛,他也被陈英英敲了手指,傅贵宝叫道:“疼,疼啊,英英,你是不是也想招我做夫婿啊,我又没惹你,干嘛害我!”

    他喊得如杀猪一般,可陈英英却半点不为所动,只要傅贵宝的手指敢往船沿上搭,她就一棒槌敲下去!

    就在这时,水性最好的成自在也露出头来了,他见傅贵宝正在挨敲,便没有敢把手指往船沿上搭,只是说道:“英英姐,你还打算让我们上船吗?”

    阿英英说道:“你们游着去郑州吧,不是水性好么,要是不游着去,岂不是浪费了你们的本事!”

    她很是得意,让你们开我的玩笑,这回我让你们三个坏人泡成白皮猪!

    成自在叫道:“师兄,岸上有马车呢,咱们坐马车走陆路吧!”

    李日知发现自己根本没法跟上船行的速度,虽然他水性还不错,但要想靠游泳和船保持一个速度,并且再次上船,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了!

    当机立断,李日知道:“走,咱们游上岸,坐马车去州里吧,让英英一个人坐船好了!”

    傅贵宝大声叫道:“你们知道我有先见之明了吧,早就准备好了马车,就等着咱们落水呢!”

    三个人一起往岸边游去,不过,从河中心游到岸边,也是挺费力气的,游了好半天,才游上了岸,叫傅来喜赶着马车过来,他们三个上了马车,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傅贵宝带了大批的衣服鞋袜,衣服之多,足够三个人换的了!

    换好衣服之后,李日知道:“我就说嘛,黄历不能信,我娘还说让我坐船离开荥阳,看看,如果不坐船,不就没这场落水灾了么!”

    成自在和傅贵宝连连点头,都深以为然,都认为不坐船反而会更好些!

    赶车的傅来喜却道:“三位少爷,可是如果咱们走陆路的话,可能要比陈小姐晚到,她走水路不绕弯,咱们走陆路是要绕弯子的!”

    李日知笑道:“绕就绕呗,也不过就是这一两天的时候,估计到了前面的码头,英英就会下船了,她一个人坐船,那得多没意思啊!”

    傅贵宝和成自在想想,觉得也对,陈英英到了前面的码头就会下船,那时就要想想,怎么才能哄她开心,不要再生气了。

    一路行走,到了下一个码头,这个码头已经出了荥阳地界了,按着郑氏给李日知租的船来讲,到了这里,船老大就要把船划回去了,因为给钱只给到了这一块。

    可码头上并没有陈英英的船,船上的几匹马当然就更没有了,看来陈英英是多给了船老大的钱,然后船老大直接送她去州里了!

    这下子李日知他们三人可就傻眼了,如果只坐车,却没马骑,估计明天都到不了,得后天才行,他们三个挤在车里,其实也挺难受的!

    傅贵宝叹气道:“这回可要遭两天的罪了!”

    李日知却道:“怎么,你竟然不想和我们有难同当,你不讲义气!”

    傅贵宝忙道:“没有啊,我哪个……我很开心,咱们就挤一挤吧,还能热乎些!”

    成自在只是笑,不说话。

    傅来喜赶车,但陆路确实是绕远,而且傅来喜对路还不熟,天黑之时,竟然错过了宿头,幸亏又走了几里,找到了一座寺庙,寺庙不大,只有几个和尚,傅贵宝有钱,进庙就先送了两贯香油钱,和尚们大喜,自然是殷勤招待,光是点心就端上来好几种。

    吃罢了点心,三人洗漱之后,上床睡觉,上床之前,傅贵宝道:“这寺里的点心做得挺好吃的,看来和尚们的手艺不差,有这份手艺,就算还俗了,开家素果铺子,也能混个温饱,说不定生意好做,还能当个富户,这不比当和尚强多了么!”

    李日知却道:“你懂什么,和尚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好吃好喝,还能做了这等好吃的点心素果,如果还俗开店,岂不是要为生计奔波,除了可以娶妻生子之外,生活并不会比住在寺里好过,不见得每个和尚都喜欢女人,所以也不是每个和尚都愿意还俗的。”

    傅贵宝呵呵两声,没再多说什么,成自在却道:“出家人的生活,有时候会比普通百姓好得多,我前些时候,就曾想过,要不要出家为僧,只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庙寺,所以此事便耽误了下来。”

    李日知笑道:“要是白天能当和尚收香油钱,拜拜菩萨就能吃好的喝好的,而晚上又有女人相伴,那这样的日子,可真就是神仙一般了,比当官还舒服!”

    三人说笑了一会儿,便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告别了寺中僧人,又再上路,第三天的上午,进入了郑州城。

    郑州位于中原腹地,向来繁华,这里人口稠密,行商也是不少,光看城门口那无数等待入城的车马,便是一派繁荣景象。

    马车到了城门口时,傅来喜见前面等着进城的人太多,他便回头道:“少爷,要不要换个门进城,小人估计要想进城,至少得等两刻钟!”

    傅贵宝道:“你换个城门进去,也得绕上两刻钟,还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呢!”

    说话间,就见一个小孩儿,大概七八岁的年纪,这小孩儿跑到了马车跟前,扬着脸问道:“谁是李日知?”

    李日知听了,咦的一声,从车上下来,看了看小孩儿,确定他不认识,稍微一想,便笑道:“你是不是一个大姐姐派来的啊,那个大姐姐给了你钱,让你来给我们报个信?”

    傅贵宝也从车上下来了,笑道:“大哥,这次你必定推断得对,这小孩儿就是英英派来的,要不然在这州里,不可能有人认得你啊!”

    李日知微微一笑,正想问小孩儿是什么事儿,可小孩却摇头道:“大姐姐没有给我钱,她说给一个叫李日知的人带个口信儿,李日知会给我钱的,你们谁是李日知啊!”

    “呃,好吧,我是李日知,是不是那位大姐姐让你告诉我,她住在哪家客栈啊?”李日知问道。

    小孩儿点了点头,伸出手,道:“两贯钱,我带你们去!”

    “两贯钱,你拿得动吗?”傅贵宝笑道。

    “你们帮我拿!”小孩儿理所当然地道。

    李日知笑了笑,拍了拍小孩儿的头,道:“是个聪明娃儿,长大了会有出息的!”

    等到了他们进城,李日知让小孩儿坐上马车,带着他一起进了城,行出不远,小孩儿便一指前面一座高大的客栈,几乎是这一大片建筑里最高的一座,是一家非常气派的客栈。

    小孩儿道:“到了,就是那家!”

    李日知嘿了声,笑道:“这座客栈,一定是英英她家开的!”

    傅贵宝取了两贯钱给了小孩儿,小孩抱着钱便跑,看来他力气挺大,边跑边叫道:“买素果吃去喽,买素果吃去喽!”

    “素果?”傅贵宝拍了拍肚子,有点儿小饿,他便跳下马车,说道:“大哥,成兄弟,你们先去找英英吧,我去买点儿素果吃吃!”

    李日知道:“怎么就知道吃啊!”

    “我不光知道吃,我还知道饿哪!”傅贵宝振振有词地道。

    成自在点头道:“说得真有道理,傅大哥说得真好,我和他一样!”

    李日知摇了摇头,让傅来喜把车一直赶到了那家客栈的大门前,这座客栈是郑州最大的客栈,当然也是最豪华的,店名叫做新郑客栈。

    到了店门口,就见陈英英叉腰站着,冲着李日知他们瞪眼睛,李日知哈哈一笑,道:“英英,你竟然提前到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到!”

    “按时间算,你们当然是今天到了,再说我找了好几十个孩子,各个城门去迎你们,哪可能找不到!”陈英英道。

    陈英英本来生气的,李日知他们见爬不上船,竟然改走陆路,而没有向她苦苦哀求,哀求她让她放他们上船,这实在是不符合她手拿棒槌,敲他们手指的最终目的,所以陈英英大为不满!

    李日知笑着冲她躬身施礼,道:“英英小姐,求你不要生气了,就原谅我们三个无知小子吧!”

    成自在见李日知行礼,他连忙也是一个大弯腰,给陈英英赔礼道歉,不过他心中却想:“干嘛要现在赔礼,要赔早在河里时赔不就好了,我们也不用游来游去了,直接就能回到船上!”

    陈英英这才稍稍开心起来,认错就是好孩子,以后还可以带你们玩,可她没看到傅贵宝,正要生气,问傅胖子死哪儿去了,却见傅贵宝跑来了!

    傅贵宝边走边道:“这素果好吃,比寺庙里的还好***致,好东西,好东西!”

    李日知回过头,心想:“寺庙里的素果,哦,想起来了,上次住的寺庙里确实有好吃的素果,还真是奇了,难不成寺庙里最擅长的就是做素果吗?”

    陈英英一指傅贵宝,大声道:“猪!”

    傅贵宝回头看了眼,见身后没人,又再转头,对陈英英道:“你叫我哪,我已经不胖了!”

    陈英英气道:“到了这里,你应该先来见我,向我赔礼道歉,你竟然先想着吃,你还要脸不?”

    “要谁的脸?”傅贵宝笑道。

    “你的脸!”

    “你的脸我不要,又不是啥好玩意儿,自己留着吧!”

    李日知却道:“你买的是素果啊,比庙里的还好吃?尝了吗,好吃不?”

    说着话,几个人进了店,店时的伙计自然是竭尽全力地巴结,有一个伙计听李日知问话,忙道:“是西边那家素果铺子里买的吧,那家的配方就是庙里的,只不过,比庙里的做得还好,是一个小娘子做的,大家都喜欢买她的素果!”

    说着,伙计脸上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笑容,看向了手拿素果的傅贵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