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零八章 美人总是别人的

    傅贵宝和陈英英打嘴仗,可以暂时保持上风,但他知道上风只能是暂时保持,而不能是一直保持,否是陈英英真生气,那后果就严重了!

    比如说陈英英不想和他说话,并向他扔过来一句有关夫婿的咒语,那还真是挺要人命的一件事!

    傅贵宝家里已经给他订婚了,他可不想出什么意外!

    所以傅贵宝很是时务地,很有俊杰风范地转移了话题,对这伙计说道:“你的笑容很不要脸,你是想说那个小娘子很漂亮,很热情,我是看上她了才去买她的素果,是不是?”

    伙计立即尴尬起来,他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但见傅贵宝反问,他便只能连声解释,自己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傅贵宝是陈英英的朋友,而陈英英是客栈的东家,伙计哪敢开傅贵宝的玩笑啊!

    陈英英带着李日知他们到了后院的一个小院子中,是个独立小院子,小院很精致,里面一间客厅,还有三间上房,正好给李日知他们三个人住。

    进了客厅,伙计端来茶水,之后便被陈英英打发出去了,陈英英问道:“你们这两天是走的大道吗,晚上是怎么过的,就是住在马车里?”

    李日知笑道:“怎么可能,我们找到座寺庙住了,僧人们是还是满热情的,而且他们做的素果点心,确实是好吃,以前在荥阳,从来没有吃过这般精致素果点心。”

    傅贵宝把他刚买来的点心,往桌上一放,道:“刚才我在路上吃了一个,这州里的素果就是比别处的要强,真好吃,真是不知是怎么做的,味道怎么就这么好呢!”

    李日知和陈英英各自拿起一块素果尝了堂,成自在一口气则吃了五六个,他胃口不是一般的好。

    素果点心一般都是面食,但寺庙里的点心用的不是荤油,或是菜子油,或都豆油,基本用的都是植物油,所以味道和平常街上卖的点心不一样。

    这个时代,植物油的榨取是有一定难度的,比动物油更难获得,所以寺庙里面做出的点心,普通百姓会认为别有一番风味儿,但能让傅贵宝这种富家公子都认为好吃的点心,那就是真的用料考究,味道甜美了。

    李日知尝了一个,道:“果然味道不错,比咱们借宿那家寺庙做的还好吃,这样味道的素果,我还真是头一回吃的。”

    陈英英却不关心素果的味道,而是道:“小杰,卖素果的小娘子很漂亮吗?”

    傅贵宝一笑,道:“只能说是相貌姣好,体态风流,说话柔声细语,态度妩媚,尤其是那一双小手,真是又白又嫩,一点儿都不象成天做活儿的人的手,反倒象是一个大家闺秀似的!”

    陈英英哼了声,道:“不要脸!”

    “要谁的脸?”傅贵宝立即反问。

    陈英英眼珠一转,道:“我说错了,对不起!”

    “我原谅你了!”傅贵宝笑道。

    “我说错了,你并不是不要脸,而是臭不要脸!”陈英英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日知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们先别吵了。小杰,我和你说,前几天我刚破了一个案子,案子里也有一个漂亮的女子,她是卖蒸饼的,别看漂亮,但杀起丈夫来,那是毫不留情的,所以你还是消停一些吧,可不要去勾引有夫之妇,小心弄出事情来。”

    傅贵宝一笑,道:“那个小娘子二十多岁,虽然不算年轻了,但依旧貌美,而且,她还没有嫁人哩,家中却无父兄,只有她一个人,为了生活才抛头露面做生意,如此辛苦,我岂有不去支持一下的道理!”

    李日知道:“为了谋生,那倒也无可厚非了。你不如送她一个绰号,就叫点心西施好了!”

    傅贵宝眼睛一亮,拍手道:“好啊,这个绰号不错,下次我再去买点心,说给她听听,看看她会是个什么反应。”

    李日知嗯了声,便不再多说,他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了,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拜见刺史崔东升,早点儿把自己的事给解决了,这才是重要的,至于卖素果的小娘子,算是点心西施,还是点心王昭君,他是没有半点兴趣的。

    赶路确实很容易让人疲劳,傅贵宝和陈英英绊了一会儿嘴,他也去休息了,陈英英也回了自己房间,只有成自在永远不知疲倦,他体力充沛,出了客栈的门,

    成自在出门慢悠悠地闲逛,没走多远,便看到了那家卖素果点心的小店,当真是挺小的一个店面,就是一扇小门,门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着要卖的素果。

    而卖素果的那位所谓的点心西施,就坐在桌子后面,成自在望去,就见这小娘子确实是长得好看,而且有那么一股子妖媚之气!

    这倒不是说这个小娘子长得象妖怪,而是那种气质,柔柔软软的,见人就算她不说话,也不笑,但只人眼神那么一勾,就能让男人的心跳加速。

    成自在的心现在就是砰砰乱跳,感觉加速了不少!

    点心西施坐在桌子后面,望着街上过往的行人,而街上不少过往的行人,主要是男行人,不少也都在看她,有偷瞧的,有大胆直瞪的,反正男行人路过点心铺子时,都会注意点心西施几眼,几乎没有例外。

    就连和尚都是如此!

    成自在看到了个身材高大,身穿灰布僧衣的和尚路过点心铺子时,和点心西施说了两句话,点心西施脸上都是笑意,露出两只特别漂亮的酒窝,看得成自在心跳更加的快了。

    不过,那和尚却没有买素果点心,而只是和点心西施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成自在大步到了桌子旁,看了看桌子上的点心,问道:“小娘子,你这素果是怎么卖的?”

    点心西施伸出左手,比划出四只手指,声音甜美,语速缓慢,说道:“四文钱一块,公子要几块?”

    成自在摸出钱袋,道:“来十块吧!”

    这钱还是李日知给他的,他一直都没有花,今天好不容易花出一小笔去,但也只是买了些素果点心罢了。

    点心西施用一张便宜的黄纸,很仔细地把十块点心包了起来,又用绳子系好,这才递给成自在,道:“多谢公子照顾生意,要是吃得好,下次再来呦!”

    她说话的语气非常慢,所以让人听起来,就会感到非常的嗲,成自在从来没有遇到过用这种声音和语速说话的女人,他感到非常好听,怪不得傅贵宝说她好看呢!

    不过,成自在却没有和点心西施多说话的勇气,他从来没有和女人搭讪过,一说话就脸红,哪还敢再多说什么。

    接过点心西施递过来的纸包,成自在象是逃命一样,小跑着回了客栈,回了他们住的小院,坐到了客厅里,呼呼地喘气,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成自在打开纸包,看了看里面的点心,叹了口气,不再胡思乱想,而是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傅贵宝从屋子里出来打算去茅房,路过客厅,却发现桌子上的点心好象没变少,他咦了声,自言自语的道:“记得刚才吃了不少啊,怎么却象没少似的,难不成我睡糊涂了?哎呀,这两天没睡好,得好好补补觉才成。”

    当晚,李日知他们休息好了,找来陈英英,四人就在客栈的大堂里吃喝,摆了一桌子酒菜,算是他们到州里后第一次聚餐。

    席上,傅贵宝又说起了那点心西施,大力地形容了一下点心西施的眼睛,那真是勾人魂魄啊,说着说着,他竟然有拉着李日知一起去看看的想法。

    李日知才不跟他去呢!

    成自在也说他出去逛街时,看到了点心西施,确实说得好看,还说她这样了个漂亮的女人做生意,应该很辛苦吧,州里的好色之人应该不少,估计得不少人去给她找麻烦。

    李日知听了,却皱眉道:“你们说她一个女子开店,手艺好,生意也不错?”

    傅贵宝和成自在一起点头,陈英英却撇嘴,认为他俩也不是好东西!

    李日知摇头道:“又是漂亮女子,又有些本事,又有家小店,没有家人,却能在繁华的街面上一直开着,她没招上门女婿,应该是她本来就有男人吧,只不过那个男人没有娶她罢了,她应该是某个有势力的人外室,不是好色之人不去惹她,而是惹不起她!”

    傅贵宝和成自在听了,一起呃了声,他俩的脸色瞬间就都变了,本来还对点心西施有点憧憬,可听李日知这么一分析,立时就没什么兴趣了,如果点心西施是别人的外室,那他们还憧憬什么呀,没这个必要了!

    现实总是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西施也总是别人的!

    陈英英很严肃地道:“你们想不想知道,那个小娘子是谁的外室?”

    傅贵宝和成自在都是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一起点头,表示想知道。

    陈英英一本正经地道:“明天,你们去调戏她一下,然后看谁过来揍你们,那就是谁了!”

    傅贵宝和成自在同时哦了声,竟然都没有反驳。

    李日知忙道:“你们可不要搞事情啊,可不要真的去试,我们初来州里,还是消停点儿吧,我看你们两个的样子,还真是有点儿担心,有种不祥的预感!”

    傅贵宝和成自在都笑了,一起摇头,表示不会的,又不是傻,哪可能真的去调戏.妇女,那也太有失身份了。

    就在他们说点心西施的时候,天色已黑,点心铺子已经结束了一天的生意,点心西施收拾好了东西,回到了店里,刚要关门上板,却见外面来了一人,这人穿着黑衣,带着帽子,她笑道:“来了,你买了什么呀?”

    那人见左右无人注意,便闪身进了点心铺子,一提手里的小包,笑道:“上好的羊头肉,今天晚上咱们好好喝两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