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零九章 刺史府

    李日知回了房间,把自己平常写的文章整理好,还有郭有皆给他写的那封信,他也拿了出来,准备明天就去拜见刺史崔东升,和刺史拉上关系,是他来郑州的主要目的之一。

    好好地休息了一夜,李日知早上起床,洗漱之后,告诉傅贵宝和成自在,他要去拜见刺史崔东升,成自在还没什么,可傅贵宝当真是羡慕了好半天。

    傅贵宝道:“大哥,这次你见了崔刺史,打算说什么啊,就象普通投行卷的士子那样,把自己的文章给崔刺史看?”

    李日知笑道:“当然不是,我还有恩师的一封书信呢,里面全是夸我的话,怎么样,你羡慕吗?”

    “羡慕!”傅贵宝立即点头。

    他确实是很羡慕的,他是商人之子,就没有这个特权,当然,最关键的是他的学习成绩也不出色,要不然郭有皆也会给他写推荐信的。

    李日知哈哈一笑,叫店伙计牵出马来,他骑上马,往刺史府走去。

    当他路过点心铺子时,见大清早点心铺子已经开门了,铺子门前的桌子上面,摆满了素果点心,旁边还有一口锅,里面有新熬出来的小米粥,热气腾腾的。

    桌子前站了不少的人,全是男人,一个女人没有,而这些男人都是来买素果点心的,有的人还要了碗小米粥,端着碗站着喝粥吃素果,并和点心西施说话。

    李日知骑在马上,看向那个点心西施,果然是长得非常漂亮,绝对属于祸水级的,这样的女人做生意,背后没有强有力的人当靠山,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如果没有靠山,不要说地痞流氓会来找她的麻烦,就算是这些普通百姓,勾勾搭搭,风言风语的,就能让点心西施的生意没法做下去。

    李日知摇了摇头,骑马前行,没有再想点心西施的事,他还有正事儿要办呢,哪有闲功夫去理会一个卖点心的女子。

    傅贵宝和成自在送他出门,成自在道:“其实,我应该保护师兄的,不过,看样子师兄今天想要单独出门。”

    “那你干什么去啊,打算回房接着睡觉?”傅贵宝道,他是有这个想法的,起得太早,不如回去睡个回笼觉。

    成自在却道:“有点儿饿了,要不咱们回店里去,弄点早餐吃吃,还有昨天买的素果点心没吃完呢!”

    傅贵宝舔了一下嘴唇,道:“昨天买的素果,今天就不新鲜了,咱们还去点心铺子吧,去吃新鲜的,今天早上才做出来的素果,你看如何?”

    成自在道:“你请?你请我就去,那素果可不便宜,我钱少,舍不得花!”

    自从昨天李日知说那个点心西施,有可能是别人的外室,成自在瞬间就对她没兴趣了,昨天他可以去看看美女卖点心,然后出钱买些回来,但今天就没这个兴头儿了,让他再花钱,那就是休想了。

    傅贵宝笑道:“当然是我请,你陪我去就成了,不过,要是有什么很厉害的男人过来找茬儿,可就得你出手了!”

    成自在微微一笑,道:“用我带着刀去吗?”

    “那倒不必,但带根棍子,我看还是必要的。”傅贵宝想了一想,感觉带刀太夸张了,还是带棍子比较方便些。

    成自在进店里找了棍短棒,拿在手里,笑道:“走吧,咱们去吃点心去。让你请次客还真不容易,吃点儿东西,还要带着棍子!”

    傅贵宝一本正经地道:“我这是做好英雄救美的准备,那点心西施肯定会被调戏,那时就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两人一起离开客栈,往点心铺子的方向走去。

    成自在挥了挥棍子,道:“你出手?要是真遇上要打人的机会,那出手的应该是我吧,你顶多也就是在一旁,用嘴谴责一下恶人罢了!”

    “你误解了,我说的是我出手,我……”傅贵宝指了指自己,然后道:“派出你,用手里的棍子去打恶人,所以叫我出手!”

    成自在嘿了声,道:“你又不是我师兄,你凭什么派我啊,就凭请我吃几个点心?那可不够!”

    “除了点心之外,还有我的夸奖啊!你想,我把你当成是我的左膀右臂一样,就象是我的手,手是很重要的,吃饭要用到手,小便时也要用到手,大便之后,更要用到……”傅贵宝振振有词地道。

    成自在呸了声,道:“咱们是去吃早点的,你能别这么恶心么!”

    点头铺子离客栈不远,两个人说着话便到了,就见铺子外的桌子旁,围着至少二十来个男人,看样子都是来买素果点心的。

    要靠挤的,那是休想挤进人群,傅贵宝一瞪眼睛,喝道:“都散开,今天的素果,本少爷都包了,按正常价格的两倍付钱!”

    这一声吆喝,围在桌边的男人都转过头了,见是两个衣着相当不错的年轻人,估计是纨绔子弟吧,其中后一个年轻人手里还拿着根棍子,确实很象是找茬儿的!

    一个男子低声笑道:“现在城里的公子哥儿手里不兴拿扇子啦,改拿擀面杖了,倒也算是街上一景儿了!”

    没有想象中的,一群善良的百姓,看样子这些百姓确实都算善良,就是有点儿色眯眯的,当这群善良的百姓,遇到了很给家中长辈丢人现眼的纨绔子弟时,应该有的愤怒,至少也应该谴责两句吧!

    看来成自在手里的棍子还是很有威慑力的,竟然一个敢谴责两人的百姓都没有。你们不是把所有素果都包了么,那你们就吃呗,我们不买了还不成么!

    围在桌边的男子们散开了,有的去别的铺子里买东西吃,有的则远远地站着,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傅贵宝见桌边没别人了,走上前去,对着点心西施笑道:“本少爷包了你今早的素果,你也不说搬两把凳子来让我们坐坐。”

    点心西施似乎这种情况经历过,倒也不是很害怕,笑了笑,把两个酒窝好好地冲两人露了露,这才回屋里,拿出了两只凳子,让他俩坐了。

    成自在看了傅贵宝一眼,觉得傅贵宝笑得有点儿浪当,有心提醒一下,却又不好当着点心西施的面提醒,那样太伤傅少爷的面子。

    傅贵宝拿起一块点心,笑道:“这素果做得真好,我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素果,你是怎么做的啊?”

    “学的呗,不过,公子以前没有吃过,倒也不算稀奇,因为这种素果,只有出家人才会做呢!”点心西施说话语气轻缓,声音略嗲,她的这种嗓音,还有这种语速,非常诱人,至少非常诱惑傅贵宝。

    傅贵宝把手里的点心吃了,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们上次去一家寺庙里借宿,主持和尚就给我们做了一些素果点心,和你做的点心差不多,但却没有你做的好吃!”

    点心西施笑道:“多谢公子夸奖,要是吃着好,以后多来照顾小店生意就好!”

    她边和傅贵宝说话,边盛了两碗小米粥,一人一碗,放在了傅贵宝和成自在的面前。她一直是微笑着说话,态度一直是如此,没什么激动的变化。

    照着常理说,当一个妇人看到了两个年轻公子,其中一个公子拿着棍子,而另一个公子嬉皮笑脸的,这妇人应该比较紧张才对,可点心西施却一点儿这样的表现都没有,她从始至终,都没有紧张过,看得出来,她一点儿都不怵傅贵宝和成自在,压根不在乎他们敢怎么样!

    傅贵宝道:“你说这点心只有出家人才会做,那你为什么也会做,和尚会做不稀奇,可你会做……难不成你是个尼姑?”

    这就有点儿调笑的味道了,傅贵宝除了嘴巴贱些,让他真的干点儿什么,他反而不敢,他有嘴皮上讨便宜的毛病,以此为乐。

    谁知,点心西施听了这话,仍旧没有生气,还是微笑着,柔声细语地道:“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傅贵宝和成自在同时一愣,两个面面相觑,他们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点心西施竟然是尼姑还俗!

    傅贵宝心想:“怪不得,这女人都二十多了还没嫁人,原来是尼姑还俗,不过,尼姑的靠山是什么人,难不成是和尚?”

    但这话却是不好问出来的,傅贵宝调整了下心态,并不再说什么调戏的话了,无聊的事做做也就算了,但做多了就是无耻了。

    吃罢了早餐,傅贵宝付了钱,买下了所有的素果点心,但他没有带走那么多的素果,点心西施也没跟他客气,傅贵宝不带走,那她就接着卖,估计这种事儿她以前也碰上过。

    成自在看着傅贵宝,笑道:“蔫儿了?说实话,你有够无聊的,竟然调戏良家妇人,我差点为此出手,英雄救美,揍你一顿,看你请客的份上,就算了!”

    傅贵宝叹了口气,道:“这不是头一回调戏么,没经验,以后就好了。唉,你说她能是谁的外室呢?”

    “你,操太多心了!”

    两个人回了客栈,傅贵宝去读书,而成自在则在小院子里练习武艺。

    刺史府。

    崔东升正在看着卷宗,是一桩人口失踪案,他越看头越疼,忍不住叹了口气,州里没能人啊,而他又不擅长破案,区区一桩人口失踪案,竟然无法告破,真是让人腻味!

    崔东升出身名门大族,无论是在文采上面,还是人脉上面,还是在做官的本事上面,他都是第一流的人选,甚至崔氏家族认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崔东升以后极有可能成为宰相,所以说崔东升是清河崔家的千里马,是一点儿也不为过的。

    但是,现在崔东升却遇到了麻烦,而且要是麻烦解决不了,那么他恐怕不太好升官去长安了,因为郑州出了桩案子,有一个年轻的公子出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家,公子的家里人报了官,由崔东升亲自招待的,然后崔东升就傻眼了,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找到那位公子。

    要是一般人家走失了人口,对于崔东升来讲也无所谓,小民而已,堂堂刺史都不可能亲自接案,自会有相关的官员去处理,可偏偏这次走失的那位公子,是长安吏部侍郎的孙子!

    催东升还想着调去长安呢,还想着一步一个脚印,一路升到宰相呢,可现在吏部侍郎的孙子走丢了,他没能给找到,无能二字是妥妥跑不掉的,就这样他还想当宰相?

    要是找不到吏部侍郎的孙子,崔东升想调去长安都不可能了,说别的还有什么用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