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一十章 考较一下

    崔东升想着找马侍郎的孙子,却又全无头绪,忽然,他想起来,前几天荥阳县令郑刚令,曾呈报给他一份卷宗,也是说的一个案子,好象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案子,但却破得极是迅速,是在一个叫李日知的士子帮忙下,迅速破的案子。

    那卷宗上把李日知吹得天花乱坠,李日知简直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半仙儿了,崔东升当时看了这份卷宗之后,曾大感惊讶,世上有这么会破案子的人吗?

    单是从两只脚印,就能把一桩复杂的案子,而且还是现场被完全破坏的案子给破了,这不是半仙儿是什么,虽然崔东升为官多年,但他还真没见过这么会破案的人。

    如果郑刚令在卷宗上写的都是事实,那崔东升可以肯定,就算是现在让李日知进入长安的刑部,那么李日知也能立即就坐上推官的位置,本事绝对够用了!

    崔东升是个相当不错的官员,对于人才也是不会吝惜推荐的,他立即就找人来问,这个李日知是谁,结果很容易就查到了,竟然是郑刚令的大外甥!

    崔东升鼻子差点儿气歪了,有没有搞错啊,这个郑刚令平常看上去很正直的,怎么为了自己的外甥,竟然吹这种牛皮,还是写到了卷宗里的牛皮,未免太不要脸了吧!

    幸亏自己先派人查了查,要不然还真信了什么两只脚印,就能破了一场大案的牛皮,那自己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所以,崔东升把郑刚令的卷宗扔到了一边,之后再没有问过。

    然而,当他碰上了棘手的案子之后,崔东升又想:“如果郑刚令不是在吹牛皮,而是他的大外甥真的很厉害,很会破案,那该多好啊,自己能找到马侍郎的孙子,那样的话,岂不是就和马侍郎搭上了线,自己以后仕途,也能通顺许多啊!”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外面有人来报,说有一个士子求见,名叫李日知,是商阳书院山长郭有皆的学生,特地拿了郭山长的书信来给刺史大人的,就在门外等着呢!

    崔东升听了,不由得一愣,李日知?不会吧,他刚刚就是在想李日知,结果李日知瞬间就到了,难不成这是上天的意愿,就是让他和李日知见面,认识,结交?

    崔东升忍不住认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既然天意明示了,那他就应该尊重天意,不能怠慢了李日知!

    崔东升道:“原来是李日知到了,好,那便由本官亲自去迎他进门!”

    报信的仆人顿时就愣住了,他可是很少见到崔东升出门迎接别人的,除了上司之外,本州还没谁能有这份荣耀呢!

    崔东升出身名门,身份高贵,而且是一州的刺史,郑州的最高长官,平时做官架子大得很,可今天却要去迎接一个年轻的士子,这不是奇事一桩么!

    不但送信的仆人惊讶,而且屋子里,还有门口伺候的仆人也很惊讶,老爷这是怎么了,要去迎接客人,那客人是谁,难不成是京里来的高官,或者皇亲国戚?

    且说李日知早上离了客栈,骑在马上还看到了点心西施,发一下感慨之后,没过多一会儿便到了刺史府,不过此时天色太早,估计刺史也是刚刚起床,或许正在吃早饭,此时去见,应该算是有些失礼。

    李日知已然做了等的准备,他甚至认为自己可能得等上好几天,要是崔刺史太忙的话,对于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那肯定是不会放下手头的事宜,来接见他的,所以只能等到崔刺史有工夫时,才能见见他,所以必须要等!

    而既然要等,当然等全天的时间,这样才显得恭敬,所以李日知打算今天全天都等,然后明天再来,他要连等七天,如果等七天,崔刺史还不见自己,那可能就是对自己有意见,虽然为什么有意见,这个很难搞得清,但自己也没必要再来求见了。

    都已经做好这个打算了,所以请守门的仆人进去通报后,他便老老实实地等在门房里,打算就这么一坐一整天了!

    可他还没等多大一会儿呢,就听见门外有人说道:“谁是李日知,李日知在哪儿?”

    李日知连忙站起来,向门房外面看去,就见门外的仆人们一起给一个中年人行礼,而这个中年人竟然也在往门房里面看,他俩四目相对,正好互相看到了对方!

    李日知就见外面站着的这个中年人穿着一套非常整洁的文士衣衫,头上戴着黑色的燕翅缎帽,留着非常漂亮的长胡子,只一眼看去,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人是一个非常会穿衣,非常会保养,一定出身极好的人!

    而崔东升也在打量李日知,就见门房里的这个年轻人,穿着一套非常整洁的文士衣衫,头上没有戴帽子,却戴着束发金环,脸色红润,眼睛明亮,这年轻人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干净,很斯文,并且一定是出身官宦人家的感觉!

    第一眼的印象是很重要的,李日知和崔东升只互相看了这么一眼,便都有种感觉,他俩是同类人!

    李日知几乎是在瞬间就想到:“看来这次不会白来,如果这人就是崔东升的话,那么他十有八九会保举我的!”

    而崔东升也在想:“如果这人就是李日知,那么也许,他舅舅郑刚令,没有在吹牛皮!”

    李日知立即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学生李日知见过先生,不知先生如何称呼,有何事吩咐!”

    崔东升笑道:“你就是李日知,很好,老夫姓崔,你这次来就是来见老夫的,早听你舅舅说你是个人才,老夫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你。嗯,果然是个好儿郎,定是你们李家的千里驹!”

    “原来是崔刺史,学生见过崔刺史,刚才学生失礼了,还请崔刺史谅解!”说着,李日知把双手高高拱起,然后弯腰行礼,简直可以称之为一躬到地了!

    他这番行礼的姿势,如果放在郑刚令那里,郑刚令就会觉得太浮夸了,未免有些做作,而放在崔东升这里,崔东升却会觉得刚刚好,李日知这个年轻人不错,懂礼仪,现在世风日下,象李日知这么懂礼仪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崔东升笑道:“好,很好,不必叫老夫的官名,你舅舅与我交好,而且乃是同僚,老夫就托大,叫你一声贤侄了。来,李贤侄,咱们书房说话。”

    李日知连忙叫了声崔世伯,跟在崔东升的身后,一起进了刺史府。

    府里的仆人们都很惊讶,这位李日知是谁啊,他舅舅是谁,能让刺史大人这么看重的人,他舅舅应该很了不起吧?

    崔东升没说李日知的舅舅是谁,所以仆人们不由得开始胡猜起来,他们甚至猜李日知是长安某位宰相的后辈。

    李日知跟在崔东升的身后,心想:“堂堂刺史肯定很忙,而我只是一个从没有拜见过他的晚辈,他不可能我一求见,就立即会见,而且还亲自迎出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他又提到了我的舅舅,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看过了舅舅的卷宗,而且,他这里必有破不掉的案子!”

    迅速得出了结论,李日知便放下心来,破案子嘛,无非就是找线索,然后做推断,大不了就是无法破案,但如果一旦把案子破了,那自己必能从崔刺史这里,得到保举,这才是关键!

    崔东升把李日知带进了书房,在书房里和李日知谈话,这明显是很看重他了,并且把他当成是自己人,否则就会在客厅和他说话了。

    进了书房,崔东升让李日知坐,笑道:“你是郭山长的弟子?郭山长和老夫颇有交情,你是他的弟子,想必书读得很好!”

    李日知连忙取出郭有皆的书信,崔东升接过书信看了,他是很仔细地把书信看完,这才笑道:“你的老师很看重你啊,想让老夫推荐你去长安应试,这倒也未尝不可,只不过,你舅舅和你的老师夸你有本事,书读的好,你自己呢,是这么认为的吗?”

    李日知微微想了下,这微微也就是稍稍停顿一下的时间,他在来之间,已经做好了功课,象崔东升这样名门出身的人,都喜欢彬彬有礼的人,但在做事方面,却喜欢果断且稍有张扬的人,相反越是唯唯诺诺的人,越会引起他的反感,而稍有张扬则会被认为是有朝气!

    针对这种心理,李日知这时候不能太谦虚,说一些自己并不咋地,都是长辈和老师的错爱,这些都是废话,如果说一堆出来,估计崔东升脸上的那些笑模样,一点儿都剩不下。

    李日知道:“回崔世伯的话,小侄书读得还行,至于本事,那要看崔世伯您指的那方面的本事了,如果是本朝的刑律,那么小侄还算是精通一二!”

    崔东升哈哈一笑,道:“不算谦虚,不过,何必谦虚!”

    停顿了一下,崔东升又道:“老夫来考考你,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要乱说,但也不可隐藏不说,因为老夫是在考较你的本事,你乱说是没有意义的,而你要是不说,那又要对你不利,所以这个度,你自己来把握!”

    既然李日知是来求崔东升保举他的,那么崔东升理所当然地要考考他,否则凭什么保举李日知啊,万一李日知是个样子货,那么到了长安,考不中进士也就罢了,万一被人发现他是个草包,那丢人的不光是李日知自己,崔东升也会被连累的,崔刺史识人不明,乃是一个糊涂蛋!

    崔东升看着李日知,道:“那你说说看,现在老夫的心里在想什么?”

    李日知呃了声,有些尴尬,笑着没有立即说话。

    崔东升也笑了,道:“不用尴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现在是在考较你呢,如果这是在考场上,你觉得题目太难,难不成还空着不答卷子么,就算是硬着头皮,你也得答题啊!”

    李日知点了点头,道:“谢崔世伯的教诲。崔世伯现在心里是在想,嗯,是在想这个小子看上去还不错,应该能帮我破了这个案子吧!”

    崔东升咝地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日知,心想:“这个小家伙,难不成会读心术吗?怎么我想的他竟在猜得一点不错?”

    崔东升道:“何以见得,为什么老夫会想到案子方面呢?你就按照你想到的说,老夫很想知道为什么,是你推断出来的么,如何推断的,依据是什么,说说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