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一十四章 私下解决

    李日知问得仔细,旁听的崔东升和马文尚越听越觉得接近了事实真相,当然,是他们自认为的事实真相,因为李日知还没有问完呢,可不能确定真相到底是如何的!

    可是,在崔东升和马文尚的心里,如果真的问出了真相,那马家丢人可真是丢大发了,家族里出了这样的混蛋东西,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崔东升和马文尚同时认为,马绍季是和那个漂亮女人私奔了,一个家教甚严,却又渴望自由……好吧,是渴望过着浪荡生活的公子哥,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子,两人一拍即合,却又发现家族不会答应,但又想要在一起,那么会怎么办,也就只有私奔了啊!

    听到这里,崔东升咳嗽一声,打断了李日知,他转头问马文尚道:“马兄,贵府马……嗯,马公子,他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出门游历一段时间也属正常,倒是不急着找他回来吧?”

    这就是给马文尚台阶下呢,你们马家的事情,你们马家自己内部处理一下,就不要公之于众了,弄得大家谁都知道!

    李日知闭口不问,转头看了眼马文尚,却又迅速回转眼神,又看向于捡金,看着于捡金脸上表情的变化。

    马文尚稍微一犹豫,对于他来讲,马家出了这样的败类,死在外面最好,但这是一种想法罢了,还是要去找的,万一马绍季在外面打着马家的旗号,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那岂不是更多的人知道这个败类,马家的名声不就要被败坏得更坏了么。

    但,似乎让官府再查这事,也是不妥当了,因为如果非要崔东升处理,那么知道的人就太多了,对于百姓来讲官宦人家的丑事,是最喜闻乐见的,马绍季私奔之事,必定会传遍郑州,早晚也会传进长安,那时想要再掩盖,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马文尚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堆出笑容,点头道:“是啊,年轻人也该出去历练一下了,只是绍季这孩子怕我们阻拦他,不让他去游历天下,所以才不告而别,但也没关系,年轻人志在天下,游历四方增长见闻,是好事,是好事啊!”

    马文尚边说边哈哈笑了起来,一副得知子侄很有出息,所以他老怀大慰的样子,崔东升也笑了起来,别看这马文尚不入仕途,但这张嘴还真是了得,把私奔说成了游历四方,很好,你既然不想家丑外扬,那我也犯不着非要替你找人!

    崔东升摸着胡子,连连点头道:“老夫当年也游历过天下,那确实是很辛苦的,不过确实有用。既然如此,那这走失的案子就撤了吧!”

    马文尚站起身,冲着崔东升拱手,实在是给崔刺史添麻烦了,崔东升连忙还礼,两人客气了几句,马文尚便带着于捡金要走,而崔东升让李日知代替他,送马文尚出门。

    崔东升等马文尚出了门,心中不由得冷笑,到底是没有底蕴的家族,从马侍郎算起,这还没有出三代呢,就能出现个私奔的败类子弟,小家族就是小家族啊!

    可又想到小家族的第一代竟然是吏部侍郎,而他这个大家族出身的人,还要巴结马家,崔东升不由得又有些沮丧,感觉丢了大家族的脸。

    李日知送马文尚出门,马文尚冲着于捡金挥了挥手,把车夫支使离开,马文尚见左右无人,这才低声对李日知道:“李贤侄,我见你很会问案,日后必定是个有大出息的人,肯定要比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强上无数倍,我身边也没有象你这样见识明白的人,所以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说我那侄子,会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马文尚是不想用官府的力量去抓马绍季,但他可以用自己家的力量去抓啊,只要能推断得出马绍季在什么地方,他派出家丁,就可以把马绍季给抓回来,然后好好地管教一番,反正李日知已经知道这事儿了,也没必要遮掩了,那不如就问李日知好了。

    李日知想了想,道:“那要先弄明白两件事,一件事是晚辈去按着马兄走过的路线,再走一遍,因为他是临时起义出走的,所以从附近的道路上,是有可能看出些端倪的!”

    马文尚点了点头,这话说得有道理,如果马绍季是早就做好准备私奔的,那真是没法去找,可如果是临时决定私奔的,那看看事发地点周围的情况,是完全有可能推断出是往哪个方向走的。

    马文尚问道:“那第二件事呢?”

    李日知道:“第二件事就是,如果能弄清楚,那个漂亮女子是谁,那就更好了,这可以去查查最近的案子,看看有没有报妇人失踪的,如果有的话,那可以顺藤摸瓜,从那女子的家庭入手,也许可以很快确定方向,甚至地点也能确定!”

    马文尚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那,那如果没有人报妇人失踪的呢?”

    李日知皱了皱眉头,道:“那或者说那个漂亮女子是过路的,这点不太可能,单人女子上路的情况太少,或者说这个女子……这个女子非是良家,那么如果去附近的那种烟花之所找找,也许能查出些线索来,但这种方法,能不用,最好还是不要用吧!”

    马文尚顿时就呆住了,他心想:“这可真是,情况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啊,如果马绍季是同一个烟花女子私奔的,那可真成了天大的笑话,这个侄子真是没法要了!”

    李日知把马文尚送出门,等马文尚上了车之后,他这才隔着车窗说道:“马世叔,不如等我明日去府上拜访,小侄在郑州左右无事,如马世叔不弃,小侄倒是愿为此事尽一点绵薄之力!”

    马文尚笑了,他其实是很想让李日知帮忙的,点头道:“那便有劳李贤侄了,如能找到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子,我定会写信告之长安的父兄,我郑州出了李贤侄这样一位少年郎。”

    李日知送走了马文尚之后,又进了刺史府,去见了崔东升,崔东升笑着问他:“怎么送了这么半天,是不是马文尚和你说了什么,不会是让你替他找马绍季吧?”

    李日知笑道:“正是,看来马世叔还是很想找到侄子的,只不过不想通过官府找而已。”

    崔东升哈哈一笑,那是当然,如果这事儿出在崔家,崔东升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的,当然,崔家的能人很多,倒是不需要通过外力帮忙,这个外力指的就是李日知,马家很显然是没有这方面人才的,必竟是个新兴起的小家族。

    崔东升道:“李贤侄,在你来之前,老夫真的是为这个案子头疼,但你来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把这件头疼的事情给解决了,本事了得,老夫很是赞赏,你舅舅的暗示老夫明白,你恩师的推荐老夫也很认同,所以,这赴长安赶考之事,李贤侄可以提前告知他二人,老夫定可让他们称心如意!”

    这其实就是答应了李日知,可以在州里免试,直接去长安考进士吧,至于到了长安,如何扬名立万,那就是李日知自己的事了,当然,李日知的文章也是很不错的,这也是主要原因!

    李日知大喜,今天可真是没有白来,本来以为很难办的一件事,结果碰上马家子侄乱跑,他给崔东升帮了一点儿小忙,这事儿就解决了!

    李日知自然是连声答谢,又道:“其实小侄只是问了几句话而已,确定了马绍季不是被绑架,而是去游历四方,除此之外并没有再出什么力气,都是崔世伯抬爱!”

    说了这个之后,他又道:“小侄要是帮着马世叔找人,可能要去问问最近几天的案子,有没有妇人失踪的案子,还请崔世伯行个方便。”

    崔东升挥手道:“这种小事,老夫自然答允。好,李贤侄去帮忙找人吧,如果找到了,便来和老夫说一声!”

    李日知告辞出门,去了前面,找相关官吏询问,这并非是保密的事情,而且又是刺史亲自吩咐的,办事的官吏当然不会刁难,替李日知查了一下。

    结果,却发现最近几天并无妇人失踪的案子,甚至往前再查,一直查了半个月的时间,也都没有。

    李日知心想:“那位马绍季老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半路上遇到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就因为长得漂亮些,然后就携手私奔了,这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啊,莫名其妙得很!”

    虽然马绍季的行为让人费解,但李日知今天来刺史府的目的却达成了,而且非常之顺利,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开心得要飞起来,回客栈的路上,他骑在马上左摇右晃,差点儿就哼起小曲儿来。

    等回到客栈之后,李日知便把今天发生的事和傅贵宝他们说了,他们听完之后,都是又惊又喜,都说太难以想象了,刺史崔东升竟然如此的好说话!

    傅贵宝一拍大腿,道:“早知道崔刺史这么好说话,那我也应该去碰碰运气,说不定也能直接去长安考试呢!”

    陈英英呸的一声,道:“你连县里的考试都不能免,就更别提州里的了。崔刺史对日知好说话,那时因为日知会解决麻烦,可不是因为崔刺史好说话,其实我听说,崔刺史对别人不但不好说话,相反是很难说话的呢!”

    傅贵宝却道:“大哥,你是要去马府帮忙找人的吧,他家可是有人在长安当大官呢,吏部侍郎呀,光听这个名头就够吓人的,那明天你带我去吧,我也跟马家的人去混个脸熟,说不定能有什么机缘呢!”

    李日知点头道:“这个当然可以,我也希望你能有点儿机缘,明天师弟也跟着我去吧,也去混个脸熟!”

    成自在连忙点头,他是一个好师弟,反正师兄说什么,他都听都会照办的!

    陈英英见他们三个都要去,便急了,道:“你们都去,就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啊,那我多无聊啊,不如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放心,不会给你们添乱的,我女扮男装就行了!”

    李日知自然答应,反正只是去帮个忙,主要是混个脸熟,既然如此,当然是大家一起去混了!

    第二早上,四个人都骑上了马,陈英英穿着男人的衣服,打扮成了一个公子模样,然而并不太象,顶多也就只能装成是女公子的模样,希望马家的人不要问,蒙混过去也就是了。

    几个人在出门后,又经过了那个素果店,见点心西施又在那里卖素果呢,依旧是那么的妖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