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二十三章 竟想一起死

    有一天下午,张氏跑到树林里去玩,树林里野花遍地,非常美丽,尤其是树林里一块小小的缓坡上,这一小块缓坡上没有树木,却开着无数的杜鹃花,美丽的花朵,把整片缓坡都染红了!

    那时的张氏正是好玩好动的年纪,她跑到花丛里采摘鲜花,用鲜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越玩越开心,忘了看周围的情况!

    风景好的地方,往往人也少,而人少的地方,往往野兽就多,张氏没有发现,一只灰色的饿狼,正从树林里跑出来,想要把她当成食物!

    在离着张氏十几步远的时候,饿狼发出一声嚎叫,张氏这才转过身,看到了饿狼!

    那时的情景,张氏至今还记得,饿狼那碧幽幽的眼睛,张开的大嘴,那白惨惨的獠牙,她当时已经吓傻了,腿都迈不动了,完全丧失了逃走的能力,也许,饿狼的那声嚎叫,就是为了吓住她,让她再也无力逃走吧!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又传来一声吼叫,却不是饿狼,而是一个还带着些许稚音的男子的吼声,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大男孩的吼声!

    接着,空中一道闪光,一把大刀被男孩子投掷了出来,大刀飞出了几十步远的距离,准确地砍中了饿狼的后背,饿狼的脊梁骨被砍断了,可由于它奔跑的惯力,它仍然窜到了张氏的跟前,在张氏的身前翻滚嚎叫,抽搐了片刻,这才丧命!

    张氏至今还记得,饿狼临死前的挣扎,把身体周围的花草全部抓倒,还有那临死前的嚎叫,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

    张氏吓得魂不附体,正当她要哭却哭不出来时,那个大男孩却跑了过来,当张氏转过头时,才发现救了她性命的人,是一个少年僧人,是一个长相非常清秀的小和尚,这小和尚便是惠勇!

    惠勇在离桔庄不远的小寺庙里出家,因为师父成山主持是一个会武艺的僧人,所以惠勇也会武艺,这天他路过附近,碰巧遇到了张氏,出手救了他!

    再之后,张氏和惠勇认识了,惠勇每天都要出门去化缘,供养断了腿的师父成山还有他自己,那时,每当快日落时,惠勇就会来到张氏居住的村子,张氏会拿给他一些水果,有时候家里有好吃的,张氏还会给他留一点儿,看着他吃完,两个人才告别。

    又过了一段时间,惠勇不必天天出去化缘了,因为他的武艺学得差不多了,他会打猎,会砍柴,有时候还会劫道,他象是猎人、樵夫、强盗,但就是不象和尚!

    老和尚的腿脚不灵便,从来不知道惠勇在外面做什么,没有管惠勇,所以他可以为所欲为,但他却对张氏一直很好,很好!

    后来,有一次桔庄来了小偷,而当时张多羊又不在,那小偷不但想盗走钱财,见张氏一个人在家,竟然还想欺负她,幸亏,惠勇赶到了!

    惠勇把小偷一刀两断,这是惠勇最喜欢用的招术,成年后他力气很大,用刀砍人,向来是一刀下去,就把人砍成两截,砍猎物的时候也是如此!

    张氏帮着惠勇把那个小偷拖出去埋了,就埋在他俩当初认识的那个缓坡上,以后,每当杜鹃花盛开的时候,埋小偷的地方,花最红!

    张氏和惠勇慢慢长大了,张氏喜欢他,惠勇也喜欢她,可她是还没过门的有夫之妇,而他是出家的和尚,两个人是没可能的,但是,有时候越不可能的事情,少男少女们越要去试一试!

    张氏和惠勇好上了!

    张氏从来不后悔,直到现在也是一样!

    再后来,张氏嫁到了这里,她的丈夫比惠勇差得太多,不要说胆气和武艺了,根本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什么事都要听爹娘的,还有那两个让她讨厌之极的大哥和大嫂!

    张氏没有在婆家住多久,就回了一趟娘家,去看张多羊,当然,还有惠勇,这时候,张多羊已经知道她和惠勇的事了,但惠勇给了张多羊很多好处,虽然不可能象亲儿子一样孝顺他,但也时常来看他,所以张多羊也就默许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别的也没有用。

    当惠勇听说张氏在婆家受了欺负,便想去杀了亲家公一家,然后带着张氏远走高飞,可张氏却不肯,她怕父亲张多羊被人戳脊梁骨,又不忍心丢下父亲一个人,所以想等张多羊去世之后,再和惠勇做长远打算,惠勇同意了!

    如此,又过了几年!

    张氏回家的次数太频繁,而且住的时间也太久,婆家对她越来越不满,而丈夫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但他不敢说出来,他就是这么的胆小,他怕张氏揍他,张氏真的揍过他,不止一次!

    惠勇不但教给张氏打架的本事,还教给她做点心素果的本事,还说等以后两个人远走高飞了,可以开一家点心铺子,专卖这种素果点心,有这份手艺在,一辈子都不用愁吃穿!

    然而,就在前几天,张氏回家小住,忽然有事所以只能提前走了一天,来不及告知惠勇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张多羊会告诉他的,就算不告诉也没关系,因为晚上惠勇去她家时,见屋里没有人,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可万万没想到,第二天她父亲张多羊就跑来了,说出了大事了,少东家和一个漂亮女人在他家被杀了,就是死在她的房间里,都是被人一刀两断杀死的,很明显,杀人的凶手就是惠勇!

    张多羊骗走了马家的车夫,还把少东家和那个漂亮女人的尸体给藏了起来,还把她的屋子收拾干净了,但是张多羊认为马家不会善罢甘休的,可他无处可藏,所以只能跑到女儿的婆家来避避风头!

    张氏问清楚了当时的情况,原来,马家的少东家本来是不需要在桔庄过夜的,但少东家却勾搭上了一个骑驴的女子,然后少东家便到了张家,要求住宿,还非要住她以前在家时的房间,张多羊没有办法,只能答应,那是少东家啊,张多羊佃的是马家的桔庄,端的是马家的饭碗,哪敢不答应。

    之后的事情,张多羊没有亲眼看到,但张氏一猜就能猜中,一定是晚上时惠勇来找她了,却并不知道她提前回了婆家,又发现屋门内里上了门闩,他一定是从窗户里面往屋里看了,见床上睡着两个人,便会误以为是她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张氏完全可以猜想到当时惠勇的表现,他一定是狂怒,他的脾气向来不好,他认为她背叛了,所以极端愤怒之下,一定是直接就从窗户跳了进去,把床上的人给砍杀了!

    也许,直到现在,惠勇都不知道杀错了人吧!

    张氏一点儿都不怨恨惠勇,不认为他心黑手狠,而却认为他之所以会狂怒,是因为他太爱她了,所以经受不住她的背叛,所以拔刀就杀人,正是惠勇对她爱到极点的表现,她不但不怨恨,还会感到非常的甜蜜!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和普通人不一样,可为什么要一样呢,只要她爱惠勇,而同时也知道惠勇爱她,这不就足够了吗!

    张多羊祈祷马家的人会相信车夫的话,只单纯的认为是少东家走失,或者认为少东家是和那个漂亮女人私奔了,张氏也希望马家的人不会追究,所以才留父亲在此居住,想等着风头过了,再回家,或者去找惠勇,把事情说清楚,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远走高飞!

    可是,马家的人还是找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特别能逼人的年轻人,就是那个年轻人,步步紧逼,结果弄得他们父女心慌意乱,上了他的恶当,父亲说错了话,她怕连累惠勇,想要自尽,却又没有死成!

    看来,想要保住惠勇,已经不可能了!

    张氏很清楚,无论是她还是父亲张多羊,都是熬不住大刑的,只要进了衙门,早晚得被问出口供来不可。不过,没关系,张氏已经决定了,她会供出惠勇的,让官府抓住惠勇,然后砍了惠勇的脑袋!

    她这样做,是因为她爱惠勇,非常非常的爱,所以她要惠勇死,然后她再自杀,在人间他俩不能当夫妻,那死后到了阴间也要做一对夫妻鬼,她认为这是世间最美好的爱情,就象是那满山的杜鹃花一样,那么红艳,那么灿烂!

    张氏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墙角跪着的父亲张多羊,只是可惜,苦了父亲,要是自己当初能下决心,和惠勇早早的就远走高飞,也许,父亲也不会被牵扯进来吧!

    李日知见张氏睁开了眼睛,并且是看张多羊,便知她有可能说实话了,便立即道:“张氏,你要是合作些,那么不但不用受皮肉之苦,而且你父亲的从犯之罪,说不定也能减少惩罚,但如果你不合作,那么,我们也只能对你父亲用刑了,不怕他不招!”

    张氏心里想得明白了,也做了决定,剩下的事对她来讲,也就无所谓了,她连命都不打算要了,还会在乎什么,也就是担心父亲以后的生活罢了!

    张氏道:“在我家桔庄附近,有一座小小的寺庙,里面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那个小和尚就是凶手,你们去找他吧!”

    李日知哼了声,道:“我们今天白天已经去过了,没有看到惠勇,由于当时我们不知道,所以估计是打草惊蛇了,他回到庙里后,老和尚必定会和他说的,他哪里还会留在庙里,一定是逃走了,你要是说出他会在哪里落脚,那我会向官府说明,让你父亲少受些皮肉之苦的!”

    李日知的承诺并不值钱,因为看张多羊的样子,根本就不会再嘴硬不说了,只要他肯招供,当然也就不会用刑,所以少受皮肉之苦的承诺,和没有承诺是一样的,但张氏和张多羊没进过衙门,所以忽悠一下他们还是没有问题的。

    张氏忽然笑了,道:“其实,要是你们现在赶到那个小庙里去抓人,你们一定抓得到的,惠勇聪明得很,他知道你们一定是会认为打草惊蛇,所以不可能会立即返回,所以呀,他一定晚上睡了个饱,然后第二天才逃走的,他的胆子可是大得很呢!”

    李日知点头道:“是吗,他的胆子真的大得很么!”停顿了一下,他指着那盘素果,道:“这是你做的吧,给你爹吃的,这点心真好吃,我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当然,在小庙里那次不算。”

    张氏很得意地道:“那当然,这种素果点心,这个世上只有三个人会做,惠勇和他师父,最后一个人就是我!”

    李日知也笑了,道:“不一定吧,也许这世上还有第四个人会呢!本来我还不能确定惠勇会藏身在何处,但你这说他的胆子大,那我就能确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