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二十四章 埋伏

    听了李日知的话,张氏脸色大变,她叫道:“什么还有第四个人会,你胡说八道!”

    对于别的事,张氏完全可以不在乎,反正她也不想活了,命都不打算要了,别的事情还需要在意什么!但她唯一在意的就是惠勇对她到底是不是唯一,是不是对她独好!

    李日知说可能有第四个人会做那种素果,其实就是等于告诉她,惠勇不止她一个女人,惠勇没有收徒弟,没有师兄弟,所以怎么可能会有第四个人会做那种素果呢!

    有些事情对于某些人来讲一文不值,听都不想听,如果非得听不可,那也是会认为在浪费时间,比如说马文尚,他就认为没必要和张氏说这些,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马文尚在一旁逼问张多羊,到底把马绍季的尸首埋到哪里去了,这回张多羊没敢再嘴硬,老老实实说出了地点,其实倒也不是太远,是在一口废弃的枯井当中,两具尸体都被扔进了那里!

    那边,李日知看着张氏,他的表情是很冷静的,甚至可以说是波澜不惊,可他越是这样,那张氏就越恐惧,两人互相对视,谁都不再开口说话。

    傅贵宝和陈英英在一旁看着,都是大感钦佩,钦佩李日知还在绷着!

    别人不了解李日知,他们却是了解的,李日知极少会如此的严肃,现在想必是在给张氏施加压力,所以才故意做出这种表情,而且还坚持了这么长的时候,李日知脸上的肌肉,是不是已经快抽筋了?

    成自在叹了口气,看着张氏几乎要疯掉的表情,他道:“在州城里,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每天以卖这种素果为生,所以怎么可能世这上只有你们三个人会呢,她也会啊!”

    张氏叫道:“不,不可能,你们骗我!”

    李日知这才收起严肃的表情,他真是感觉嘴角有点儿抽抽了,这种表情装的时间长了,实在是不舒服,他道:“骗你有什么好处,你且说说,如果有好处,我就骗你!”

    张氏顿时语塞,是啊,她算老几啊,人家为什么要骗她,骗她有什么好处?

    李日知道:“你是很想知道那个漂亮女子是谁吧,可以啊,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也要告诉我一件事,那惠勇是会武艺的,那么他最怕的是什么?”

    张氏的心象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她又不想相信李日知的话,盼着他说在撒谎,可又极度想知道那个漂亮女人是谁,这种纠结的心态,让她嗓子发干,几乎没法发出声音来。

    李日知道:“那个漂亮女人在州里人称点心西施,做出来的点心特别好吃,不过,她却没有嫁人,实在不知,她是在等谁啊!”

    “他有眩晕的毛病,只要一打喷嚏,就会头晕目眩,远比常人厉害!”张氏迅速说了出来。

    成自在却心想:“那惠勇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儿去,我就不信我打不过他!”

    傅贵宝和陈英英也觉得没必要这么谨慎,没必和张氏废话,只需要把她交给衙门处置就可以了,他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打不过惠勇一个人么!

    可李日知却在想:“那个点心西施如此的漂亮,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招蜂引蝶了,可却没有人敢真的调戏她,没有地痞流氓去骚扰她,为什么?肯定有强有力的靠山,而这个靠山如果真的是惠勇的话,那他的武艺要只是很一般,那不可能镇住谁的,所以小心无大妨,问得仔细些有好处!”

    李日知听了张氏的话,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告诉张氏那个点心西施是谁,张氏大声质问,李日知道:“等抓住了惠勇,那时再告诉你!”说罢,闭上了眼睛,离天亮没多久了,要休息一会,养养精神。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众人就都出了屋子,亲家公一家人整宿没睡,商量了一整晚,却什么对策都没有商量出来,最后的结果还是要跟着李日知他们进城,去衙门走一圈。

    想到活了大半辈子,到老了还要去衙门里受罪,亲家公的眼圈儿就红了,不住口的咒骂,自己家怎么就娶了张氏这个丧门星呢,以前真是瞎了眼睛啊,可再怎么生气都没有用,必须和李日知他们走,否则等衙门里的官差上门,那麻烦就更大了。

    李日知让亲家公准备了早餐,他们吃饭了,这才一同上路,亲家公去村里借了一辆牛车,跟在李日知的马后,一起往城里赶去。

    马文尚的脸一直很阴沉,虽然知道了谁是凶手,但却还没抓到,而且就算是抓到了,一个区区和尚的命,又怎么能和马绍季的比,他真是不知该如何向远在长安的父兄交待。

    马文尚到了李日知的马旁,道:“李贤侄,我们不要先去小庙那里看看吗?也许,那个惠勇还没有走呢!”

    李日知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一定已经走了,而且就是在去城里的路上,我估计他连僧衣都不会穿,会装成是普通百姓的模样。”

    马文尚叹道:“那成山主持是多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教出这样凶残的徒弟呢,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骂他一顿!”

    李日知心想:“一样米养百样人,成山主持是失了管教,但惠勇又犯杀戒,又犯淫戒,想必成山主持并不知道。”

    傅贵宝跑了过来,道:“大哥,咱们现在进城,是不是要加快速度了,照这速度,怕是得快中午时才能进城门,那还能堵住惠勇那个贼秃吗?”

    李日知道:“现在进城也不见得能堵住,他现在可能不会在点心西施那里。嗯,你想想看,如果你是惠勇,你会怎么办?”

    “如果我是惠勇?”傅贵宝皱了皱眉头,然后便看向成自在,问道:“如果你是惠勇,你会怎么办?”

    成自在想了想,又看向陈英英,问道:“如果你是惠勇,你会怎么办?”

    陈英英却没他们这么磨叽,她说道:“我直接回家啊,把事儿告诉我爹,让他找人处理就行了!”

    众人一起切了声,有个好爹很了不起么?好吧,是真的很了不起!

    傅贵宝道:“我可能会进城,把那个点心西施带出来,不过,我进城时,不会直接去找她,那很容易被官差给堵上,所以我会先藏起来,看看情况,然后再决定去不去找点心西施。”

    成自在道:“我会直接等在衙门的附近,在那里看情况,不过,不管情况如何,我都得在日落之前,把点心西施带出城去,不敢拖延时间,那太危险了!”

    李日知点头道:“不错,惠勇一定明白,如果他在城里待得太久,就无法再带走点心西施了,所以他只能趁我们还没有查到点心铺子时,把人给带走,尽量是今晚关城门时!”

    众人一起看向李日知,等着他做决定,李日知道:“我们先去刺史府,大张旗鼓地把人交进去,然后我们从后门偷偷出来,去点心铺子埋伏,估计在关城门之前,那个惠勇一定会过去的!”

    连续赶路,走的都是官道,道路还算好走,等到快到中午时,便进入了城门,李日知仔细打量城门口的百姓,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估计那个惠勇没有守在这里,也或许没在这个城门。

    等进了刺史府,见到了刺史崔东升之后,马文尚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崔东升,崔东升很是惊讶,他可没有想到,竟然不是马绍季私奔了,而是在乱搞时,被一个和尚给杀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李日知等马文尚讲完了,上前道:“崔世伯,小侄以为,为了不打草惊蛇,别波及到太多的百姓,所以这时候派出一小队人,假装出城赶去那座小庙,让那个惠勇误以为我们还不知道他和那个卖点心女子的关系,这个是当务之急!”

    崔东升点头道:“不错,老夫估计那个惠勇恶僧,此时就应该是在……嗯,其实他应该是在县衙附近,而不是在老夫的刺史府附近。”

    郑州城里不但有刺史府,还有县衙,马家的案子本来应该是找县令的,不过,因为马文尚可以直接找崔东升,所以越过县衙这一级,但普通人却是不会知道的。

    李日知道:“不如这样,把张家父女两个绑了,送去县衙,然后再由县衙派人出门,在街上喊两嗓子,与此同时,小侄愿带人去那家点心铺子埋伏,一定把恶僧抓捕归案!”

    崔东升道:“好,就依李贤侄之计,不过,你还是要注意安全,老夫估计,那个恶僧是会一些武艺的,你带上府里的几个护卫,一起去和你抓人!”

    李日知大声答应,出门办事去了。

    马文尚等李日知出了屋子,这才道:“这位李贤侄在破案子方面很是了得,看样子他是精通律法了,前途远大啊!”

    “他是要去长安参加科考的,自然是要扬名,老夫倒是很想帮他一臂之力!”崔东升道。

    马文尚点了点头,道:“如果能为我那绍季侄儿顺利报仇,那么我也打算写信给长安的父兄,也为他扬一下名吧!”

    这两人倒是都很看好李日知,毕竟有本事的人,到哪儿都会受到重视的。

    李日知到了前院之后,把事情交待下去了,自有府里的差役押着张氏父女,还有亲家公一家去衙门,而他则又带上了四个刺史府的护卫,汇合傅贵宝他们,一起去了那家点心铺子。

    点心铺子离他们住的客栈非常近,而客栈又是陈英英家的,所以他们想要就近去埋伏,真是太方便了,甚至陈英英站在自家客栈的最顶层,都能看到那家点心铺子,监视点心西施。

    李日知则带着众人,去了点心铺子周围隐藏,那里地处闹市,倒是很好埋伏的。

    李日知和傅贵宝成自在躲在一家茶楼的二楼,隔着窗户,看着不远处的点心铺子,见点心西施还在招呼客人,看样子她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惠勇惹祸了。

    傅贵宝舔了下嘴唇,道:“这小娘子还真是颇有几分姿色,便宜了惠勇那秃驴,真不知他是怎么搞上手的!”

    成自在听他说的粗俗,便道:“怎么,你也想去试一试?”

    “这个倒是不必了!”傅贵宝笑道:“大哥,你在想什么,难不成你想去试试?”

    李日知皱眉道:“我在想,那个惠勇会不会舍弃点心西施,自己逃走,你们想,他既然能舍得张氏,就没理由舍不得这个女子啊!”

    傅贵宝和成自在都不吱声了,这种可能是有的,就看惠勇是不是真的舍不得点心西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