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二十五章 堵住

    就在李日知他们猜测惠勇会不会舍弃点心西施时,在县衙附近一座酒馆里,坐着一条彪形大汉,这大汉比常人高着一头,满脸都是大胡子,头上戴着顶软毡帽,身上穿的是宽大的布袍子,看上去象是一个要出远门的行商。

    这条大汉不是别人,正是成山主持唯一的徒弟惠勇!

    惠勇是个孤儿,从小被成山主持捡到小庙里,由老和尚抚养长大,少年时候的惠勇就出处化缘,供养师父,养活他自己,因为老和尚是会武艺的,他从小便也跟着学武,由于身高体壮,所以他的武艺是远远超过成山的。

    成山主持出家为僧,并非是他多么崇信菩萨,而是他的腿断了,做别的也做不了,还不如出家为僧,做些素果还能卖卖香客,日子只要能过得去就成,所以他对惠勇的教导也不是以佛学为主,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前朝的精锐士兵,所以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也不当回事儿。

    有这样的师父,惠勇也不可能是个虔诚的僧人,武艺有成之时,他便不甘心整天只吃些残羹冷炙,想吃香的喝辣的,过上好生活。

    能让自己过上好生活的方法很多,但最快的一种方法就是抢劫,惠勇便开始干这种事情了,不过,他主要是黑吃黑,主要是抢一些盗贼,并不如何抢劫普通百姓,当然,如果遇上财货极多的肥羊,他也还是会把脸蒙上然后再动手的,从不留活口。

    在郑州的地面上,惠勇也算是一号人物,不过,他是很小心的,城外回庙时当然是和尚的打扮,但在城里时,他一般会沾上大胡子,戴上帽子,装成是普通百姓的模样。

    所以,惠勇杀人越货不少,可官府却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他在黑吃黑时,强盗总不会跑去报案,而他劫普通富商时,又从不留活口,所以没本钱的生意干了好几年,竟然从没失手,也没有被通缉过,当大盗当成他这个样子的,也算是成功人士了!

    不过,惠勇也有弱点,这弱点主要是两个女人,一个是张氏,一个便是点心西施,张氏是他从小认识,并且一起长大的女人,算是一个小家碧玉,而点心西施则是他救下的一个小寡妇,她是有名字的,名叫赵轻罗,曾经是个大家闺秀。

    两个不同风味的女人,让惠勇日子过得挺舒心的,惠勇是打算等师父成山圆寂后,也就是去世后,他便还俗,带着两个女人还有这些年他积攒下来的财宝,远走高飞,不过,暂时张氏和赵轻罗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惠勇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俩。

    日子过得本来挺舒心的,可忽然有一天,惠勇发现张氏背叛了自己,那晚他去张家想与张氏私会,却发现房门反锁,他当然很诧异,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等他从窗户往里望时,几乎气炸了肺,屋里的床上竟然躺着一男一女!

    惠勇当时也没有想的太多,脾气上来了不管不顾的,从窗户跳进屋子里,手起刀落,将床上的那对狗男女杀死,怒气冲冲地把门踹开,返回了小庙!

    可他在庙里越想越不对劲儿,张氏不可能这样对自己啊,再说那晚她是知道自己要过去的,怎么还可能找别的男人?当时因为太生气了,他也没有去看床上那对狗男女的模样,现在后悔了,却又想不起当时的情况。

    不巧第二天他师父成山生了点小病,他只好留下来照顾,隔了一天,这才又去了桔园,想要看看情况,却发现张多羊走了,屋子也被收拾过了,他立即就赶去了张氏的婆家,远远的看到张氏没死,张多羊也借宿在此,他便放心了。

    但因为他误杀了别人,却是把别人当成是张氏来杀的,说起来有点不信任张氏的表现,所以没好意思立即和张氏见面,打算过几天再去相会,他便离开了。

    之后,惠勇又去了城里,和赵轻罗见面,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他也没往太多的地方想,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杀人了,他心里并没有什么太重的负担。

    可谁知昨天晚上他回了小庙之后,师父成山和他说了马文尚来了的事情,还说了马家的少东家死了,惠勇这才感觉不妙,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次他可能要栽跟头!

    惠勇之所以这么些年来,一直没有失过手,就是因为他谨慎,一有点风吹草动,立即就准备好退路,现在他钱财存的也差不多了,留下一部份给成山养老,他就准备离开郑州,去南边安家买田过财主的日子去了。

    他打算好了,先接走赵轻罗,然后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再返回来接张氏,如果张氏的婆家有人敢拦着,那全都杀光了也没什么。

    惠勇只能这么做,不可能两个女人一起带走,怕她俩路上打架,万一被官差发现,也还算是挺麻烦的事,而又只能先接走赵轻罗,因为赵轻罗要是没有他的保护,是很容易被人欺负的,至于张氏倒不急,她还有婆家,再不至张多羊也可以照顾她一段时间。

    所以一大清早,惠勇就化妆成行商的模样,进了城,躲在县衙的附近,想看看官府有什么动静,他不知道李日知他们去的是刺史府,还以为是县衙呢!

    足足等了一上午,也没有什么动静,以惠勇那急躁的脾气,他能等这么久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实在是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可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忽然有一队差役押着辆牛车进了衙门!

    惠勇认得车上的人,不但有张氏和张多羊,还有张氏婆家的一家人,惠勇大吃一惊,官差未免太厉害了一些,竟然顺藤摸瓜,把张氏父女抓住了,他相信张氏不会出卖他,但他可信不过张多羊,虽然张多羊怕他,但和官府比起来,张多羊必定还是更怕官府的!

    惠勇心想:“要糟糕,怕是张多羊会出卖我,估计官府很快就会派兵去庙里抓我吧!”

    他想到这里,把碗里的酒一口气喝光,正打算付帐离开,就见县衙里面跑出来一队捕快,吵吵嚷嚷着,说要出城,而去的地方正好便是他出家的小庙,足足有二十多个捕快,手持刀棍,一边抱怨一边跑着往城门那边赶去。

    惠勇立即离了酒馆,他知道不能再在城里待下去了,得先把赵轻罗带走,能带走一个是一个,等他安顿好了赵轻罗,再回头来救张氏,估计官府也不会难为一个女子吧,整件事情,又不关张氏太多的事,官府总不会知道自己是认错了人!

    走上大街,惠勇压了压帽子,低着头,往赵轻罗的点心铺子快步走去,差不多还有一下午,从时间上来讲应该够的,但还是要抓紧时间才行,得赶紧把赵轻罗带走,夜长梦多,谁知会出什么意外呢!

    惠勇到了点心铺子附近,他往四周看了看,这里地处繁华,位置相当不错,人来人往,他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虽然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向点心铺子走去!

    远远的,赵轻罗就看到惠勇了,不管惠勇如何乔装打扮,她总能第一时间认出他,其实也没什么难认的,惠勇身材高大,想认不出来也不太容易,除非是一群身材差不多的人站在一起,那她才有可能认错。

    等惠勇走过来,赵轻罗笑道:“来了,你怎么今天来了,还来得这般早?”

    他俩见面一般都是约好日子的,而且惠勇也不会来得这么早,大多数时间都是黄昏时分才过来,今天却是反常。

    惠勇道:“嗯,因为今天有事,我有话要对你说,咱们进屋去说!”

    赵轻罗答应一声,她向来温婉,从来不发脾气,见惠勇脸色郑重,她也不问为什么,立即收拾了摊子,和惠勇进了屋,把门关上了。

    惠勇道:“出事了,官府可能要抓我,我也得赶紧离开郑州,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赵轻罗立即点头,柔声道:“你去哪儿,我便去哪儿!”

    惠勇点头道:“好,那你快去收拾一下东西,只带细软,别的都不要了,等到了安全地方,咱们再置办不迟!”

    赵轻罗打开箱柜,开始收拾包袱,她也怕耽误时间,所以收拾得极快!

    可再快也没有外面来的人快,砰砰的外面有人敲门,有人叫道:“卖素果的,还有没有素果了,我要二斤!”

    赵轻罗看向惠勇,就见惠勇摇了摇头,示意她把人快点儿打发走。赵轻罗便说道:“卖光了,明天客人请早点儿来,今天抱歉了,明天一定给客人多留些!”

    她说话的声音一向柔声细气,甚至还有些发嗲,客人们向来最喜欢听她说话,从来不会对她恶声恶气的!

    可今天门外的人却不一样,那人道:“那小娘子你就现做一些给我带走吧,都说你素果点心做得好,我是特地来尝鲜的,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真没有了,现做也来不及的!”赵轻罗一边说话应付,一边还在快手快脚地收拾包袱。

    门外那人还在啰嗦,惠勇却忍耐不住了,门外的人太讨厌了,今天要不是有事,真得好好地教训他一下不可。

    当门外那人又叫了声小娘子后,惠勇猛地把门打开了,他打算把门外这人给抓进来,直接一刀砍了便是,反正他马上就要离开了,再多条命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远处,李日知等人已经快步跑过来了,成自在道:“师兄,刚才进去的那个人能确定就是惠勇么?”

    李日知道:“我没见过他,不过,这人身上的那把刀我却认得,就是在小庙里看到的那把,所以这人应该就是惠勇!”

    傅贵宝却道:“那些刺史府的护卫提前动手了,他们还真是一点耐心没有啊!”

    当三人快跑到点心铺子门前时,铺子的门打开了,而外面叫门的护卫呼地一刀就刺了进去!

    惠勇打开屋门,他刚想把外面的人扯进来,却见门外刀光一闪,一把长刀对着自己的脑袋就刺了过来!

    赵轻罗正好回头,想看看是什么人敲门,却见一把刀刺了进来,她吓得一声尖叫,差点吓得摔倒!

    惠勇身子一侧,便躲过了长刀,接着一脚踹出,正中门外那人的小腹,只这一脚,便把门外的护卫从门口给踹到了街上!

    惠勇哼了一声,心想:“今天,怕是不能带着她一起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