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二十六章 捉拿归案

    惠勇虽然年轻,但在江湖上早就不是初出茅庐的新手了,他一看外面的架势,就知道来的是官府的人,而且不止一个,他倒是不担心自己跑不掉,而是觉得不能带走赵轻罗,有一些遗憾罢了!

    外面那个偷袭的人被踹到了街上,可门旁又窜出一个,穿的衣服和刚才那个差不多,手里也挥着长刀,这人也不进屋,只是堵住了门口,不让惠勇出去!

    惠勇立即就明白了,他一定是被包围了,被堵到了屋子里,如果他不能硬闯出去,那么可能就真的没法逃出包围圈了,所以宁可拼着受一点伤,也要闯出屋子,只要到了街上,那就一切好办了!

    惠勇咬紧牙关,顺手抄起屋子里的一张胡凳,扔出了屋子,他紧接着就窜了出去,抽出师父传给他的长刀,奋力挥舞,护住头脸,两步就冲出了房门!

    可惜,外面的人哪能让他这么就跑出来,如果窜到大街上,让他随便抓一个百姓当成人质,那他们是顾及人质,还是不顾及?两难的问题啊!

    刺史府一共来了四个护卫,除了一个被踹到了街上,另外三个都堵在门口,见惠勇冲出门来,他们一起挺刀乱刺,三个人一起出手,让惠勇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把他又给逼退回了屋里!

    惠勇退回了屋里,呼呼地喘了两口气,他没法出去,可外面的人也知道了他的厉害,不敢过份紧逼,暂时也不敢冲进屋来!

    惠勇回头看了一眼赵轻罗,说道:“今天的事情,怕是不好解决,我怕是没法带你一起离开了!”

    赵轻罗理了一个鬓边的头发,微微一笑,她并不慌张,她道:“没关系,你只管自己逃走便是,他们又不会抓我,等风头过了,你再回来接我便好!”

    惠勇嗯了声,道:“好,那我和他们拼了,我一定逃得走的!”

    两个人一共说了三句话,时间极短,但外面的形式却又大变样了,李日知他们赶到了。

    傅贵宝上前扶起了那个被踹飞的护卫,而李日知则拔剑在手,叫道:“官府抓贼,百姓速退,不能让贼出来,这贼凶残的很,小心他抓你们当肉盾!”

    街上的百姓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打架要呢,有这样的好热闹,那当然要过来看看,从古至今,看热闹的从来不怕事儿大!

    可听李日知那么一喊,一个再敢过来看热闹的百姓都没有了,都离得远远的,就算是惠勇真的冲到了街,也休想抓住倒霉的,围观群众的智慧绝对是一流的!

    成自在见三个护卫堵住门口,和惠勇打得激烈,但却拿惠勇没办法,惠勇出不来,可他们同样也冲不进去!

    成自在叫道:“你们退后,让我来!”他把横刀一摆,冲到了门口。

    那三个激斗中的护卫立即后退,他们都算是好手,武艺不弱,但养尊处优得久了,又许久没有厮杀打斗过,冷丁遇上惠勇这样的硬茬子,他们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摆不平,不过,只要时间久一点,他们依旧是可以获胜的,但如果别人想上,他们也不拦着!

    成自在到了跟前,横刀连刺,他出刀的速度极快,他从小打猎为生,在遇到野兽时,搏杀的速度不快,那就是他死了,可别指望黑熊灰狼会和他讲什么先礼后兵!

    惠勇以一打三,并没有落下风,但和成自在一对一的单挑,他突然就感到了压力,门外的年轻人招式拼命,凌厉之极!

    惠勇心想:“看得出来,刚才那三个人和我对打,是想要抓我,而这个人是想要捅死我啊!”

    惠勇打起精神,使出成山主持教给他的武艺,奋力反击,他的本事可不小,而且打斗经验丰富,并不惧怕成自在!

    屋里,赵轻罗躲到了屋角里,她看着在门口厮杀的惠勇,现在的场景她想起来了,以前惠勇也是这么和别人厮杀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赵轻罗的家族吃了官司,家中长辈被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而她那时的丈夫也被流放了,她跟着丈夫一起上路,押着他们走的官差贪图赶路,错过了宿头,天黑之后见路边有一座孤零零的客店,便住了进去,结果住进了黑店,当天晚上两个官差和她的丈夫,就被开黑店的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因为她是个女人,长得又漂亮,所以黑店里的恶贼舍不得杀她,竟然想着要抢她当押店夫人,虽然不明白这个小小的黑店有什么值得押的,但她却知道自己会死掉,她打算自尽,落入恶贼的手中,那还不如死了呢,她可不想过生不如死的日子。

    就在恶贼们想要冲进屋子的时候,惠勇来了,他本来是想来住店的,却发现了店里有尸体,然后又发现了恶贼们想要抢她,于是立即挥刀去打恶贼!

    恶贼的人多,足足有七八个,把惠勇堵到了屋子里,而当时她就是躲在墙角里,看着惠勇和恶贼厮杀,就如今天这般!

    那天,惠勇赢了,把黑店里的恶贼杀得干干净净,然后一把火把黑店烧了干净,还帮着她把丈夫的尸体给埋了,官差都死了,她当然不用再被流放了,但却也无家可归。

    于是,惠勇收留了她,给她在城里找了房子,还教了她做素果的手艺,如果谁敢欺负她,惠勇就把谁打得满地找牙,她感激惠勇,慢慢的感激变成了喜欢,再之后,她就成了惠勇的女人。

    惠勇对她一直非常的好,她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延续下去,可惜,又有敌人来了!

    今天的敌人似乎很厉害,门口的年轻人虽然进不来,但却也堵住门,让惠勇没法逃走,时间拖得越久,对惠勇越不利,自己应该去帮一帮惠勇!

    赵轻罗看着惠勇的背影,心想:“他对我那么好,想要和我过完此生,如果他死了,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只有他能逃走,我和他才能有将来!”

    赵轻罗扔下手里的小包袱,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她叫道:“救命啊,救命啊,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她装成是惊慌失措的样子,冲到了门口。

    惠勇正在打斗,他已然落了下风,虽然他的武艺要高于成自在,但成自在的打法是不要命,招招都是两败俱伤,而他是要命的,他可不想以命换命,而且还说不定换不成,只是自己丢了命,对方有帮手,他可没有!

    可就在这时,惠勇发现赵轻罗冲过来了,他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是赵轻罗想要帮自己,可是这也太危险了,连忙挡住了成自在的刀,他叫道:“小心!”

    外面的成自在也吓了一跳,连忙住手,怎么搞的,这个点心西施疯了么,这种时候往外冲什么!

    赵轻罗并不停留,越过惠勇,冲出了房门,她假装冲得太猛,站立不稳的样子,向前扑倒,抱住了成自在,她叫道:“救命,救命啊!”

    成自在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点心西施是在帮助惠勇逃走吗?没用的,我这里一堆帮手呢,就算是抱住我一个人,又有什么用呢?这个方法实在是太不聪明了啊!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惠勇立即就冲出了房门,他刚要往街上逃窜,忽见眼前一片白茫茫,有人向他撒了一把东西,好象是地上的尘土!

    这把尘土不但把惠勇的眼睛给迷了,但这不是最主要的,而是惠勇开始打喷嚏了,他有一个毛病,就是一打喷嚏,就会迷糊,头晕目眩,这种症状很严重,情况严重时甚至会晕倒,一般人打喷嚏时也会有些头晕的症状,但绝对不会象他这么严重。

    惠勇几个喷嚏打完,身子一转,头重脚轻,忽然觉得脑袋巨痛,他瞬间倒地,晕了过去!

    李日知手里拿着一块方砖,站在惠勇的旁边,看着惠勇倒地,他哈了声,笑道:“这东西果然好使!”说着晃了晃手里的方砖。

    刺史府里的四个护卫,还有成自在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恶僧,竟然被一块砖头给摆平了,而赵轻罗则放开了成自在,哭叫着扑到了惠勇的身上,想要把惠能给摇醒!

    就在这时,傅贵宝跑来了,叫道:“蜀椒粉,我拿来了,咦,他已经晕了!”他两只手各抓着一把蜀椒粉,这是刚才李日知让他去找的。

    原来,李日知看成自在似乎一时半会儿的没法拿下惠勇,他便想起那个张氏说过的,惠勇有一打喷嚏就眩晕的毛病,这是惠勇的弱点,针对这个弱点下手,想要抓住他,应该不难!

    李日知立即便叫傅贵宝去找能让人打喷嚏的东西,傅贵宝便跑进了一家饭馆,抓了两把蜀椒粉,这东西容易让人打喷嚏,可当傅贵宝回来时,李日知已经用方砖,把惠勇给拍倒了!

    李日知把方砖扔到了地上,他刚才想用剑来着,但他自知上前和惠勇打斗,自己别说赢了,还很容易被惠勇抓成人质,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李日知认识到这一点,他当然就不肯上前了,离远了要想攻击惠勇,当然就是用砖头了,他便捡了这块方砖!

    可他没有想到那个点心西施会突然发疯,竟然冲出来抱住了成自在,眼看着惠勇就要逃脱,他只好在地上抓了把土沫,这路上脏得很,土沫里面还有些马粪沫子什么的,这一把尘土对准惠勇的脸扬了过去,然后惠勇便打喷嚏了!

    刺史府的那四个护卫并不知道惠勇有这个毛病,刚才他们的注意力也没在李日知的身上,只不过就是见李日知一扬手,然后便用方砖把惠勇给拍倒在地,他们还以为李日知武艺更高呢!

    至于傅贵宝跑过来喊蜀椒粉什么的,护卫们更是没有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上前,推开赵轻罗,把惠勇五花大绑起来,他们绑人的手段高超,就算是惠勇武艺再高,力气再大,也休想逃得掉!

    赵轻罗哭叫着去扯惠勇的衣服,徒劳无功的想要留下惠勇,护卫们见状,索性把她也给绑了起来,算成是从犯,一起抓回刺史府。

    成自在见状,有些不忍,但却也不好说出口,总不能让护卫们放了赵轻罗。

    李日知拍了拍成自在,低声道:“师弟,万不可如此,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可不能只凭外表,也许她是个好人,但她和恶僧牵扯到了一起,所以还是不要招惹为上!”

    成自在叹了口气,也只能如此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