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三十二章 混战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想当英雄,想要救美,而有一些人则特别喜欢揍英雄,尤其是爱揍救美的英雄,先替英雄创造机会救美,然后再揍英雄!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没必要去研究,但对于亭子外的章彪来讲,如果能揍一顿管闲事的人,那他就会心情非常愉快,会连着开心好几天!

    章彪路过古亭,本来想进来休息一下的,毕竟这古亭也算是一处景致,可看到里面有人,他就也没进来凑热闹,但走近了,发现里面全是读书人,是一些正在宴饮的书生,他立时大喜。

    揍读书人最有意思了,那些读书人最喜欢说东道西的,嘴皮子上的功夫可厉害了,可只要一记直拳打到他们的脸上,打得他们鼻血直流,那他们服软也是最快的,百试百灵,特别好玩!

    章彪没看到李日知他们,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想得起来,他光顾着高兴了,又可以揍读书人玩喽!

    当然,他是不知道这些书生是要去长安赶考的,如果万一有考上了,那倒霉就是他了,以他的智慧还想不到这么长久的事!

    章彪立即派出了他的女伴,让女伴去亭子里准备好,就等着那些书生上勾了!

    亭子里,全束方看了那个花枝招展的女子一眼,他感到有些不耐烦,他并非是好色之人,而且就算他好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能表现出来啊!

    那个女子往亭子里一坐,书生们再聊天就拘谨了,毕竟有了外人,而且还是个女子,他们也不好再高谈阔论,场面便稍稍有些冷场。

    全束方站起身来,走到那女子的跟前,说道:“这位娘子,我等今天在此宴饮,如果你方便的话,还请换一个地方休息?得罪莫怪!”

    说完,他感觉赶一个女子走,颇有些失礼,他回头看了眼,都大眼瞪小眼,谁也拿不出个主意来,他们都在拼命回忆,以前读的哪本书,有教过赶人走,尤其是赶女人走的,这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好象没有读到过啊!

    全束方心里骂了声书呆子,浑然忘了他自己也想不出办法,等他再次回过头来,却见这女人已然站起身来,可怜巴巴地道:“小女子是要回城去的,走得累了,路过此处想要休息,不成想打扰了这位公子的雅兴,实在是抱歉,奴家这就走!”

    她这么“善解人意”,全束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刚想要说话,却见不远处走来一大群的人,为首一个锦衣公子,手里还拿着把扇子,摇来摇去的,身后的家丁,有一个捧着罐子,而有一个家丁还牵了条狗,不过那狗的样子惨了些,半分看不出名贵之处,是一样很瘦的土狗。

    忽然,有一个家丁叫道:“那边有一个小美人儿!”

    那锦衣公子立即叫道:“小美人儿在哪里!”

    顺着那家丁手指的方向,锦衣公子和众家丁一起往那女子所站的地方看过来,而全束方就站在那女子的旁边!

    锦衣公子又叫道:“果真是个小美人儿,看起来就是一个良家妇女,小的们,把她抢回府去,给本公子上!”

    家丁们立即一拥而上,对着那个女子拉扯起来,动作仍旧是那么的敷衍,而那个女子倒是很投入,扯开喉咙叫了起来,并且可怜巴巴地看向全束方,还冲着后面的那些书生喊救命!

    可惜,书生们全都惊呆了,包括全束方在内,他们全都目瞪口呆地愣在当场,谁也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自然也就没有人上前帮忙!

    亭子里只有李日知摇了摇头,低声道:“那女子表演得太浮夸了!”

    陈英英连连点头,她也小声道:“看起来太假!”

    可傅贵宝和成自在却是很惊讶,他俩是不知章彪这种事的,李日知和陈英英都没有和他们说,实际上,那天看完街上的痛揍英雄的好戏之后,李日知和陈英英都把这事给忘了,谁能想到同样的戏码,在这里又能看到呢!

    傅贵宝一脸的难以相信,而成自在一按腰间横刀,说道:“看来是要我出手的时候了……哎呀!”

    话还没等他说完,后脑勺儿上便挨了一记巴掌,李日知道:“瞎起什么哄,这明显就是个圈套,谁出头谁倒霉,必有血光之灾!”

    终于,全束方有反应了,他指着章彪叫道:“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们竟然敢做这种事,你们可知强抢民女是何等大罪么?”

    亭子里的书生们终于也都从最初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他们纷纷指责章彪,这里可是中原大州,离城不过两里,竟然敢在这里行不法之事,难道不怕王法吗?

    这种反应实在是太让章彪高兴了,他立即窜到了全束方的跟前,脸对脸站着,满口喷唾沫地叫道:“怎么,本公子就这样了,你还敢动手打我吗?”

    忽然,亭子里李日知叫道:“全兄,这事有蹊跷,先弄清楚再说,不要鲁莽,以免吃亏!”

    全束方一个不小心,就被章彪用唾沫洗了个脸,他虽然不是有洁癖之人,但无论是谁,要是被别人有唾沫喷了满脸都是,谁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听到了李日知的喊声,但却没往心里去!

    很自然地,全束方推了一把章彪,而章彪则迅速倒在了地上,叫道:“打死人啦,打死人啦!”

    家丁们立即放开了那女子,一拥而上,把全束方从亭子里面抓了出来,拳打脚踢,这回他们可不象刚才拉扯那女子似的敷衍了事了,而是真下力气殴打,只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就把全束方给打得鼻青脸肿,连声呼痛!

    书生们大惊,一起冲出来救人,谁也没有想过危险性,他们平常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完全慌了手脚,只能凭着感觉,认为这时候应该出来,同仇敌忾,所以就都出来了!

    二十多个书生对上十来个家丁,混战刚起,胜负便就分出来了,如果是打嘴仗,那书生必是完胜,可现在是动拳头,那就是完败了,要不怎么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呢,因为动手打不过人家啊!

    家丁们顷刻之间,就把一半的书生打趴下了,而另一半的书生随时可能要趴下!

    李日知叫道:“都让你们弄清楚再动手了,怎么就不听呢!”

    他跑出亭子,直奔章彪。不要和家丁们纠缠,擒贼先擒王,先把章彪拿下,家丁们自然就老实了!

    陈英英没动地方,男人打架,她自然不会去掺和,而傅贵宝则撸起袖子,大叫一声,从亭子里窜了出去,成自在手提横刀,大步出亭!

    书生打不过家丁,而家丁可就打不过成自在了。成自在手里的横刀也不出鞘,他把横刀当成是棍子,对着家丁们连戳带砍,在他加入战团的瞬间,就打倒了最靠近他的四个家丁,救出了七个书生!

    家丁们打架,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向来是他们以多打少,象今天这样是遇到二十多个书生的情况还是头一回,但他们也迅速占了上风,正以为和平常没什么区别时,忽然杀出一个成自在,瞬间就打倒了四个,转眼又打倒了第五个和第六个!

    当然还有一个傅贵宝,不过,他单打独斗还可以,也就是说他正和一个家丁对打,拳来脚往,打得有声有色,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家丁们想要再次一拥而上,把成自在围起来打时,忽听身后一声惨叫,声音听起来象是他们家的公子,家丁们纷纷回头,就见章彪被打倒在地,脑袋被一个书生用脚踩着!

    这个书生正是李日知!

    刚才李日知冲出亭子,直奔章彪,章彪全无防备,以前他也从来没有防备过,身边连一个家丁都没有,无人保护他,而要说动手的实力,他可照李日知差远了!

    李日知读书厉害,破案厉害,动手打架也同样厉害,遇上武林高手他不行,可遇上章彪这样的纨绔子弟,他不可能不行的啊!

    李日知上前,刷地就抽出宝剑,对着章彪一比划,章彪就傻眼了,他手里只有一把扇子,可对方却是一把宝剑,这没法打啊!

    趁着章彪没反应过来,既没有张嘴叫人帮忙,也没有转身逃走之际,李日知一脚就把章彪给踹到了,然后便用脚踩住了他的脑袋!

    李日知用剑指着章彪的脑袋,对家丁们喝道:“都住手,谁再敢接着打,我就一剑捅死他!”

    家丁们见主人被抓住了,而且还有性命之忧,顿时就都傻了,自家的少爷怎么这般的废物,就这么被人给抓住了,他们只好后退,谁也不敢再动手了!

    书生们这才得救,互相搀扶着站起身来,全束方也捂着鼻子站了起来,他鼻子被打破了,鼻血流得满下巴都是!

    这场架打起来的快,胜负分出来的也快,结束的更快,不过后果却相当地严重,书生们人人带伤,十来个家丁被成自在打倒了一半,另一半自然也带伤,个个都哼哼唧唧的!

    可是大家这时候都忘记了一个人,就是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刚才她没动手打人,可也没人动手打她,这时她见章彪被抓,还被李日知踩着脑袋,她立时就急了!

    这女子冲了过来,对着李日知又打又抓,还尖声叫着,骂李日知是坏地痞,臭无赖,李日知不好打女人,但他一边应付,一边用力踩章彪的脑袋,把章彪疼得都快断气了!

    章彪在心中不停地咒骂,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她越闹,自己越疼,她能不能消停一下,先让踩自己脑袋的人,把他脚先拿开啊!

    忽然,那女子往后摔倒,原来是有人抓住了她的头发,向后面猛扯,而扯她头发的人正是陈英英,陈英英也加入了战团,只用了一招扯头发,便解了李日知之围!

    李日知松开了章彪,道:“你如此戏弄读书人,当真是太不象话了,咱们上衙门里说说理,好好打一场官司吧!”

    章彪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他叫道:“你可知道我堂兄是谁,你敢打我,你等着,你等着!”他气急败坏地叫道,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日知道:“你这种人最是可恶……”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呢,就见章彪撒脚就跑,跑得飞快,家丁们也都反应过来,也跟着跑了起来,除了那女子跑不动之外,所以家丁别管有伤无伤,全都跑了个一干二净!

    一句话只说了一半,李日知张了张嘴,当真是哭笑不得,这个章彪竟然玩打不过就跑的招术,他胆子也并不大啊,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色厉内荏的胆小鬼了!
Back to Top